评论

两国解决方案仍是唯一可行办法

一名抗议者手持巴勒斯坦旗帜,背景中可见哈拉米什犹太人定居点 [穆罕默德·托鲁克曼/路透社]
一名抗议者手持巴勒斯坦旗帜,背景中可见哈拉米什犹太人定居点 [穆罕默德·托鲁克曼/路透社]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于去年12月6日宣布承认耶路撒冷(Jerusalem)为以色列首都,这不仅震惊了巴勒斯坦人,也震惊了整个国际社会。

对许多人来说,这个决定让两国解决方案寿终正寝,并在其棺上敲进了最后一枚钉子。但特朗普发表此次极具争议的声明之前,已经有一些西方政治家认为,由于以色列在西岸实行扩张主义政策,两国解决方案在巴以冲突中已不再可行。

巴勒斯坦国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Mahmoud Abbas)对特朗普耶路撒冷的决定怒不可遏,并进一步表示巴勒斯坦人将不再把美国当作巴以和平进程的调解人。阿巴斯在访问该地区时,拒绝与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会面。

国际社会与阿巴斯一道谴责特朗普此番决定。联合国大多数成员国投票宣布,美国总统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此举”无效”。但阿巴斯和其他世界领导人最终都没有成功说服特朗普扭转其决定。

愤怒风暴消散之后,世界逐渐清醒。大多数领导人意识到,没有美国的支持和批准,中东的和平进程就无法推进。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费代丽卡·莫盖里尼(Federica Mogherini)明确提出这一点,她说:”没有美国,就什么都没有;单有美国一个,也什么都没有。”

尽管欧盟试图改变现有机制,并建立一个多边谈判框架,巴勒斯坦人却失望地发现这只不过是一厢情愿–特别是在特朗普耶路撒冷宣布之后,高级巴勒斯坦官员被派往莫斯科、北京以及几个阿拉伯国家首都寻找新的国际谈判赞助人却空手而归。 这意味着,尽管巴勒斯坦人认为美国是不诚实的中间人,美国在中东的和平进程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

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没有放弃两国解决方案

尽管巴勒斯坦权力机构(PA)表示在特朗普耶路撒冷决定后不再接受美国调解,但并未完全放弃两国解决方案。相反,巴勒斯坦领导层试图减低特朗普此番宣布带来的损害,并加强现有框架内的自身地位。

因此,曾认为特朗普耶路撒冷之决定意味着两国解决方案终结的许多人,现在也在纳闷为何和平进程的大多数利益攸关方仍希望采用这种方法。尽管在该构想后的几十年来,它未能带来可持续和平。

这个问题的答案很简单:尽管原因各不相同–但放弃这一解决方案–对于所有利益相关者,代价高昂,难以承受。目前,两国解决方案只有三种替代选择,一个是一人一票制的单一民主国家;形成一个类似于南非80年代的种族隔离国家;或者放弃所有的国家建设,而这无疑会导致政治真空。

显然,第一个选项意味着以色列的终结。这种情况下,以色列的人口结构将发生巨大变化,巴勒斯坦将成为约旦河和地中海之间的主要国家。以色列境内约有200万巴勒斯坦人,西岸和加沙地带还分布大约同等人数的巴勒斯坦人。因此,这一选择遭到以色列的强烈反对。以色列最右翼政党目前甚至极度不愿意接受巴勒斯坦人作为其平等公民,并极力将他们赶到以色列境外。

在巴勒斯坦方面,当前的巴勒斯坦领导层或其他政治派别也没有认真对待或讨论这个想法。巴勒斯坦自1960年代以来的战略一直是建立一个独立国家。部分巴勒斯坦领导人,如哈马斯,甚至不相信和平进程。

在欧洲方面,欧盟已经投入了大量的金钱、时间和精力,来实现两国愿景,但在其所有努力之后,发现方向难以改变。另外,对欧盟来说,试图实施单一的民主国家解决方案很难,因为以色列坚决反对这一战略。许多欧洲国家没有意愿或勇气与以色列全面对抗。我们不要忘记,欧盟不是一个政府,而是一个工会,它需要全部28个成员国的共识才能采取新的外交政策。这种必然性减缓了欧盟的决策过程。

第二种选择是种族隔离状态。虽然事实上,这一战略在西岸甚至在以色列国内已经得到实施,但没有人认识到,它是结束冲突并实现双方和平的真正选择。在道义和政治上,这种选择的代价是高昂的,并且必然会招致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

两国解决方案的最后一种选择是–什么都不做。但是,如果国际社会只是谴责两国解决方案,却不能提供替代方案,这必然会导致政治真空。毋庸置疑的,这种真空将充斥着IS这种”极端主义”非国家行为体。显然,没人能承受这种情况的发生。

总而言之,两国解决方案仍然是唯一可行方案。然而,在以色列的支持下,游戏规则似乎发生了变化。以色列和美国仍然在理论上接受这一解决方案,但他们希望能以一种更有利于以色列和进一步伤害巴勒斯坦人的方式来塑造它。他们已经在耶路撒冷问题上下了定论,为他们的两国解决方案奠定了基础。他们可能会继续废除巴勒斯坦难民的返回权,并永久在西岸实行政治上的种族隔离政策。所有这些都可以在两国解决方案的框架下完成。

对巴勒斯坦人来说,两国解决方案没有出路。现在人们并不需要关注替代解决方案,而是两国解决方案在特朗普领导下前路何在。

                               本文章表达作者自身观点,并不代表半岛编辑立场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