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朝鲜半岛或将冰释前嫌

朝鲜半岛或将冰释前嫌
朝鲜半岛或将冰释前嫌

现代奥林匹克运动发起人皮埃尔·德·顾拜旦(Le baron Pierre De Coubertin)曾在一个重要场合表示称,”奥运会最重要的不是胜利,而是参与。”现如今,朝鲜已经同意参加韩国平昌冬季奥运会,皮埃尔·德·顾拜旦的上述名言也因此被赋予了新的含义。

纵观现代奥运史,将政治与奥运会分离开来是不可能的,或许人们并不期望将两者分开,最终,奥运会的主要目标之一是将奥运会为和平与人类尊严所服务。

总体而言,奥运会在政治世界中一直发挥着建设性作用。1971年日本主办的第31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期间,一名美国运动员搭乘中国队巴士前往比赛体育馆,该事件被媒体称为”乒乓外交”。

当时正值文革时期,此事件发生后不久,毛泽东在比赛闭幕前夕决定邀请美国队访华,这为1972年尼克松总统对中国的历史性访问铺平了道路。

1991年,日本再次举办世界乒乓球锦标赛,朝鲜和韩国组成联队,并在女子团体比赛中夺得冠军,在女子团队决赛中,朝鲜和韩国两国队员之间的亲密友谊击败了中国队,在那短暂的片刻,成功的喜悦之情令韩国人忘却了两国的分裂。

事实上,韩国实行民主制应归于——至少部分归于——奥运会,随着1988年韩国汉城奥运会临近,韩国在1987年成功推动其军事出身的总统全斗焕实行民主选举。

该事件发生了一个惊人的变化,因为全斗焕认为申办奥运会将是一个良好的机会,用以改善其在国内外独裁专政的形象,如果不是由于即将到来的奥运会,及迫于国际压力,韩国就不会从军政过渡到民主,至少不会和平过渡,也不会如此迅速地过渡。

但是汉城奥运会并没有陷入黑暗的一面,在就如何参与奥运会相关事宜未能达成一致后,朝鲜决定完全抵制汉城奥运会。

1987年,全斗焕独裁瓦解,同年,一架韩国客机坠毁,据悉,该韩国客机很有可能是被朝鲜政权击落的,朝鲜此举旨在企图破坏即将到来的民主选举,并试图阻止其他国家参加即将举行的汉城奥运会。

最终,1988年汉城奥运会加深了韩国与朝鲜之间的分歧,但1991年的短暂性胜利足以扭转这一局势,韩国已开始以开放的姿态走向世界,而朝鲜却保持孤立自闭——苏联解体后这种孤立自闭更加严重——朝鲜的孤立自闭为其核扩散铺平了道路。

当然,1988年朝鲜决定抵制汉城奥运会的决定并不是前所未有的,历史上,许多国家都曾抵制过奥运会,甚至将其作为一个平台来宣传反奥林匹克精神的价值观,1936年,希特勒政权在柏林主办夏季奥运会时就是这种情况。

1945年,乔治·奥威尔审视了1936年柏林奥运会,其并指出”奥运会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乔治·奥威尔表示,”奥运会与民族主义的崛起有关,也就是说,其与现代习俗有关,即将个人与巨大的势力及政权集团区分开来,并从尊重竞争的角度来看待一切事务。”

乔治·奥威尔是正确的,例如,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奥运会与民族主义的关系是显而易见的,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举办非常成功,全新的工程建筑风格令其熠熠生辉。

最终,中国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获得了多枚金牌–比任何国家获取金牌数量都要多–无疑增强了国家的自豪感,在奥运圣火在世界各地传递期间,爆发了游行示威,以抗议中国对待西藏的方式,但这些游行示威却滋养了中华民族主义精神。

今天,中国的民族自豪感仍然聚焦在当年主持北京奥运会的政治领导人、当时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如今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之上。

同样,俄罗斯索契冬季奥运会(2014年2月)也对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普京的政权精神进行了传播,在索契冬奥会闭幕式前三天,普京发起了对乌克兰东部地区的军事干预,并吞并了克里米亚。

现在,奥运会重新回到了动荡不安的朝鲜半岛,在休战65年后,韩国和朝鲜仍然处于”正式的战争状态”。

在朝鲜决定参加韩国平昌奥运会之前,很多人——根据自己的理解——担心1988年事件重演,或担心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借此机会举行一次阅兵。

2002年的韩日世界杯亦是如此,韩国在比赛中发挥了异乎寻常地表现,但在比赛临近结束时,韩国海军和朝鲜人民军海军在延坪岛海域爆发了武装冲突。

幸运地是,双方清醒、和解的姿态有助于冰释前嫌,我们应该欢迎韩国通过推迟与美国的联合军事演习来缓和韩朝的紧张局势,同时,我们也欢迎朝鲜参加韩国平昌奥运会的决定。

事实上,自从朝鲜决定参加平昌奥运会以来,我们听到了一系列的好消息:两国参赛者将参加平昌奥运会的开幕式,并将组建女子曲棍球联合队。

当然,人们势必会质疑金正恩的动机,在过去,朝鲜的友好姿态并未导致真正的让步,和平也未因此实现任何的进展。

自2000年以来,韩国和朝鲜同时参加了三届奥运会,谨慎行事是可取的,但是,我们必须抵制向宿命论屈服的意愿,与此正相反,我们应该继续支持朝鲜的开放举措。

事实上,朝鲜核威胁只能通过谈判来解决,为实现此目的,汉城奥运会30年后,平昌奥运会将是多年来开启这一进程的最佳机会。

我们希望,朝鲜运动员从平壤到平昌的旅行能够取得外交成果,我们同时希望,我们记住”和平奥运会”是因为朝鲜的参加,而不是因为奖牌的最终数量。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