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湾危机置身特朗普与国际司法机构之间

海湾危机置身特朗普与国际司法机构之间
海湾危机置身特朗普与国际司法机构之间

据卡塔尔官方消息称,阿联酋军用飞机擅自闯入卡塔尔领空事件再次升级,这已是阿联酋第二次擅闯卡塔尔领空。由于海湾国家国土面积小、各国边界互相接壤,阿拉伯海湾国家地理问题相互交错,在过去,这种事情的发生很可能只是海湾国家互谅的一部分。

在此之后,卡塔尔谢赫阿卜杜拉·本·阿里·阿勒萨尼在一段视频中自称遭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拘禁,并强调称,其一旦遭遇不测,与卡塔尔方面无关。

该消息蕴含着对阿布扎比及其他封锁国来说都非常重要的一个政治和法律问题,即谢赫阿卜杜拉·本·阿里·阿勒萨尼被拘禁、不能自由离开,对该视频质疑的原因是什么?视频之后的企图又是什么?

在此之后,阿联酋联合酋长国民航总局称阿联酋民航客机遭遇卡塔尔战机拦截——该消息被多哈及美国在海湾地区的军方消息予以否认,海湾地区局势恶化之后,阿联酋对卡塔尔的指控很可能是在试图推动对政治及法律的破坏,有迹象表明,阿布扎比应为引导利雅得、主导对政治及法律的破坏负责任,因为这将导致整个地区的完结,任何海湾国家都无法实现各自客观的目标。

自海湾危机爆发以来,该地区形势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封锁国曾宣称抵制卡塔尔,及完全封锁了其空中通道,并封锁了所有的人道主义援助通道,也不允许商品货物途径其领空,自2017年6月5日封锁至今,封锁国描述卡塔尔时所用语言也一直在升级,其中包括使用明确威胁卡塔尔主权和边界的话语,同时,封锁国官方媒体多次发表声明来报道有关卡塔尔政权的变革。

与此同时,美国官员,特别是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多次宣称,科威特埃米尔萨巴赫·艾哈迈德·贾比尔·萨巴赫在华盛顿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召开新闻发布会宣称,封锁国的意图是对卡塔尔发起军事行动。

自危机爆发以来,封锁国不断对卡塔尔进行舆论攻击,并对其实施封锁、将其妖魔化,事实上,这是一种宣战语言,在危机爆发初期,我们已经谈到了这一点。因此,必须认真对待这种军事侵袭–这代表了重要地理区域将进入中心地带,特别是阿布扎比和利雅得坚持要求取代卡塔尔政权,因此,多哈确信封锁国的意图就是入侵,并将这一意图公之于众。

本次危机紧张的局势令人回想起伊拉克入侵科威特的那段历史,当时,伊拉克在科威特边境采取军事行动,科威特将这一消息告诉了当时的调解人埃及总统穆罕默德·胡斯尼·穆巴拉克,但该消息并未被公布,以免引发争端,事实正相反,接下来的消息是,伊拉克坦克于1990年8月2日入侵了伊拉克与科威特两国的边境,并轰炸了科威特的机场跑道。

本次危机是否将重蹈上述历史的复辙?我们不希望事实如此,不希望目前的军事紧张局势转变成入侵意图,事实上,在危机初期,封锁国实施入侵的机会更大,至于现在,封锁国的立场则变得更加复杂,除此之外,在土耳其按照其与卡塔尔签署的军事协议在卡塔尔部署军队之后,特朗普本人–曾向封锁国发出入侵信号–逐渐退出了本次危机。

美国各机构–特别是五角大楼–不断对特朗普施压,由于本次入侵行动是利雅得和阿布扎比在征得特朗普的同意下迅速发起的,而土耳其的”干预”大大加重了该问题的复杂化,这也令五角大楼处境尴尬。

这种境况迫使特朗普与埃及总统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进行联络,塞西是反卡塔尔联盟的主要合作伙伴,在特朗普出席开罗会议之前,封锁国召开部长级会议,特朗普通过塞西了解到封锁国决定入侵的消息。

此后,各种情况加剧了卡塔尔内部政权的更迭,封锁国不断声称,以谢赫阿卜杜拉·阿勒萨尼领导的卡塔尔政权家族分裂,或卡塔尔各种部落的冲突,但事实上,所有这一切都与卡塔尔国内现状是不相符的。

由此可见,各方对卡塔尔持何种立场成为了一场真正的危机,最重要的是,自从决定对卡塔尔采取军事行动以后,封锁国就无法摆脱这些问题了,而这些问题很容易被海湾观察员监测到。

这里要说的更重要的一点是,封锁国对卡塔尔提出的要求不仅侵犯了其主权,而且,封锁国提出结束本次危机的条件是卡塔尔出让其领土,但这是绝不可能发生的。

自此之后,科威特埃米尔致力于试图说服封锁国——特别是利雅得和阿布扎比——回归政治现实,试图说服其与多哈通过进行谈判与对话来解决双方争端,其并试图采取对可调节的矛盾进行调解,对不可调解的矛盾暂停搁置的解决方案,但科威特的努力无济于事。

很显然,封锁国无法克服危机带来的巨大冲突,在这方面,阿布扎比对利雅得决策的影响是关键性的。因此,多哈的所作所为是可信的,是对未来地区及国际性任何紧张局势的暗示性警告,卡塔尔观察到了事态在其领土上的进展。

由于地区及国际社会不希望1990年事件重演,因此,本次危机绝不可能转变为实际的军事冲突,各方利益是不同的,但是新的事态进展体现在,本次海湾危机开始影响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华盛顿的举动,特朗普的言论和政策因此受到影响,特朗普的言论和政策与美国各大机构及政党的政治进程也相互矛盾。

本身的不合理性及封锁的氛围将这一问题复杂化,这个关于海湾危机的政治问题令封锁国感到极度困扰,阿布扎比和利雅得赌注于特朗普女婿库什纳对此所持的立场,但库什纳自身已经在美国内部引起了争议。

总体而言,在华盛顿,越来越多的机构团体因为自身的利益而开始对那些针对卡塔尔的计划表示反对,维持海湾地区的基础、政策、外交和军事的信心概念越发凸显,特朗普卷入海湾危机之后,华盛顿地位便受到了损害,特别是特朗普所获取的财富决不会重返海湾国库,这可能使得特朗普向封锁国施压,以尽快结束本次危机。

这不仅与卡塔尔面对其边境及领空问题所遭遇境遇时所持的坚定立场有关,而且与两个极度敏感的问题有关:

第一个问题,国际司法机构对封锁国官方人士发表的声明表示反对,该声明曾呼吁对卡塔尔高级官员进行直接杀害或暗杀,第二个问题,即封锁国公开地或正式地通过部落集团进行跨境战争,旨在改变卡塔尔国家政权。

这两个问题囊括在多哈提交的国际司法诉讼之内,并导致了封锁国的紧张局势。尽管多哈舆论攻击集中在该问题决策者–阿布扎比身上,但该问题涉及的却是沙特阿拉伯,即使阿布扎比与该问题有关,但阿布扎比对利雅得进行的宣传持更为谨慎的态度。

因此,该问题回归到:本次针对卡塔尔的危机是以封锁国与卡塔尔之间的分歧有关,还是沙特政权的有意安排?阿布扎比又在其中发挥了怎样的作用?

然而,令人费解的是,沙特王储的利益因为本次危机已开始受损,继续对卡塔尔实施封锁将不再有利于沙特王储在国内的地位,特别是,多哈在危机初期就发出信号称,在沙特前王储被罢黜以前,卡塔尔决不会参与沙特王室的纠纷。

沙特王储团队为何如此执意延长正在消耗其地位的本次危机?面对生存危机的威胁,卡塔尔对利雅得发起了舆论回应,同时,卡塔尔已完成了另一计划,以避免与封锁国发生任何其他危机,其并试图摆脱与利雅得保持任何海湾、地区及国际关系,谁应该对利雅得的损失进行评估,并对其进行阻止:沙特王室还是阿布扎比的独家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