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技术如何威胁民主?

信息技术如何威胁民主
信息技术如何威胁民主

互联网和社交媒体曾因传播民主和自由倍受称赞。在2009年的伊朗、2011年的阿拉伯世界以及2013-2014年的乌克兰,Twitter和Facebook等社交媒体都在民众起义中发挥了关键作用,那时的推文似乎比剑刃更锋利。

但专制政权很快就开始打击互联网自由,这些政权对这个勇敢的新数字时代充满顾虑,因为它并不受传统安全机构的控制。而这些顾虑并没有任何事实依据。

事实上,大多数由社交媒体推动的民众起义都因缺乏有效的领导而失败,传统的政治和军事组织仍占上风。

实际上,这些政权开始控制社交媒体并利用它来实现自己的目的。

我们都知道,俄罗斯被指控利用这些手段暗中影响乌克兰、法国、德国及美国的选举结果。

根据Facebook的数据,俄罗斯方面在该网站上发布的内容(包括付费帖子和广告)已被1.26亿美国人阅读,约为美国总人口的40%。

俄罗斯曾指控西方煽动乌克兰、格鲁吉亚发生”颜色革命”。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似乎为操纵舆论提供了另一个战场。

如果技术先进的国家尚无法保证大选安全,那么对于技术落后的国家,其面临的挑战可想而知。换句话说,我们面临的威胁是世界性的。

在缺乏事实和数据的情况下,仅仅因为可能发生操纵民意的情况,就会助长阴谋论,公众对民主和选举本来就不高的信心将被进一步破坏。社交媒体使用意识形态的”回声室效应”加剧了人们之间的偏见,并减少了进行申辩的机会。

这种情况对现实世界产生了重大影响,因为它加剧了政治极化并削弱了领导人制定协调方案的能力,而这正是民主稳定的基础。 同样,网上散播的关于仇恨、煽动恐怖主义以及种族歧视的言论,都可能在现实世界中引发暴力冲突。

但社交媒体并不是政治体制面临的第一场通信革命,纸媒、广播、电视在出现时都曾是革命手段。这些媒体逐渐受制于政体,即便是在最自由的民主国家内。

现在我们必须考虑,如何让社交媒体也受到传统媒体所遵循的透明、问责制度的约束。

在美国,部分参议院议员提出《诚实广告法案》,该法案致力于扩大约束出版物、广播及电视的法规范围,使之能够约束社交媒体。他们希望该法案能在2012年中期选举前成为正式法律。

德国出台新的法律,要求社交媒体公司在24小时内删除仇恨言论和虚假新闻,否则将面临高达5000万欧元(6300万美元)的罚款。

即便这些措施有效,我也不相信这些国家法律足以规范互联网上的政治活动。许多贫穷的国家根本无法抵抗,此外,由于大量数据储存、管理在法制国家之外,法律在任何地方的执行都将非常困难。

无论新的国际法则是否必要,我们都应该小心谨慎,以免我们在遏制侵权行为时损害言论自由的基本权利。开放社会不应对此过度回应,以免破坏其合法性所需的自由。

但是我们不能处于被动状态,位于硅谷和其他地方的一小部分主要参与者控制了我们的命运,如果我们能够让他们参与进来,我们将可以解决当前系统存在的许多缺陷。

2012年,我通过科菲·安南基金会呼吁组建与选举、民主和安全相关的世界委员会,以处理选举安全和合法性所面临的挑战。公平和可信的选举才能受到大众的认可,而这种选举也是唯一能保证领导权民主、和平轮换的方式,当选者获得合法性,落选者也受到保护。

在基金会主持下,我现在打算呼吁成立一个新的委员会(包括社交媒体和信息技术的领头人以及政治领导人在内)来帮助我们解决这些新问题。

我们将努力找到可行的解决办法,为我们的民主服务并保护我们的选举安全,同时利用好新科技给我们带来的大量的机会。我们将提出一些建议,我们希望这将有助于调和科技进步与民主–人类最伟大成就之一–之间面临的紧张关系。

科技进步不会停止,民主也不应该止步。我们必须加速工作,因为数字方面的进步可能意味着我们在另一方面已经开始走下坡路,并走向乔治·奥威尔塑造的由 “老大哥”主宰的世界。我们智能手机中数百万个传感器以及其他收集数据的设备,将置我们于被操纵和利用的处境。

谁应该拥有我们手机和手表收集的所有数据?这些数据应如何使用?其他人对它的使用是否需要获得我们的同意?谁应该对我们数据的使用者进行问责?这些将是未来的自由面临的最大问题。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