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止气候变化,需要我们开放边界

等等
气候变暖导致全球每年约有40万人死亡—其中很多是极端天气事件造成的—但大部分归因于气候变化引起的饥饿和疾病 [基兰·多尔提/路透社]

欧洲正面临着自二战以来最大的难民危机。与以往危机不同的是,许多流离失所者是因为气候变化的破坏性影响才逃离家园的。而这仅仅才是个开始。

海平面上升,海水吞噬岛国并淹没孟加拉国(Bangladesh)大部分地区。伴随干旱导致的南半球大部分地区粮食短缺,难民危机将只会进一步恶化。我们可以预计,欧洲的右翼政党将通过进一步加强反移民言论来推动边界的封锁。

左派权威人士斥责上述举措,他们认为对于气候危机中遭受最多痛苦的人们来说,这种立场是怯懦且卑鄙的。他们是正确的:向气候难民开放边界是基本的正义问题。我们需要制定政策,以确保所有人都有权访问地球上安全和宜居的区域,因为我们共享地球。

但更重要的是,边境开放政策可能是阻止气候变化的关键。

科学家告诉我们,以目前情况看,无休止的经济增长和消费正迅速将我们在技术和再生能源上取得的成就消耗殆尽,因此,将全球变暖程度控制在2度的危险阈值以下,可能性只有5%。正如纽约时报最近的一篇专栏文章提到的那样:”气候危机?是资本主义,蠢货。”我们需要一个新的经济体系 –一种不需要这种疯狂崛起的指数曲线的体系 — 但我们的领导者却不愿采取措施。我们对此采取的微不足道的措施与气候崩溃带来的真正威胁之间如有弱水之隔。

这是一个谜。为什么我们愿意拿人类文明的命运作为筹码,以95%是灾难的确定性来进行赌博?这是因为我们否认现实吗?抑或是我们在压抑着太过悲惨因而无法面对的现实?应该是。但它也更为简单:地理问题。

全球变暖的原因和结果是反过来的,这是其讽刺之处。北半球富裕国家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占总量的70%,但这些国家却只承担18%的代价。反而是南部在承受打击:据相关监测机构称,由于干旱、洪水、山体滑坡、风暴和野火,南半球每年损失近6千亿美元。随着气候恶化,到2030年,其每年损失将高达1万亿美元。

然后还有人员伤亡。气候变暖导致全球每年约有40万人死亡-其中很多是极端天气事件造成的-但大部分归因于气候变化引起的饥饿和疾病。这些死亡中,只有2%发生在北方,其余的则是在南方。

是的,英国也在发生水灾,南欧也会遭受干旱,美国还会发生飓风。但是,尽管这些灾害对于普通人的生活来说是毁灭性的,但其政府却吸收代价,保持现状 –即更多的增长、更多的消费、更多的排放、更多的资本主义。他们没有采取行动来应对气候变化,因为他们没有真正的理由去关心。其工业过度消费的危害只存在于千里之外的他国土地。

这是关于道德风险的教科书:他们愿意承担风险,是因为有其他人来承担代价。当然,这终将改变。当他们自己的沿海城市洪水泛滥,进口食品枯竭之时,他们会认真对待的 –只是,到那时就太迟了。

解决方案其实很简单,至少在概念上是这样:打开边界。拆除气候变化原因与后果之间的隔离墙,这会迫使我们更诚实地去面对现实。一旦气候变化的受害者有权在欧洲和北美避难,它将消除全球变暖的道德风险。随着富裕国家终于开始感受到热潮,你可以打赌他们会迅速行动,竭尽全力来确保自己的家乡地区适宜居住。即使这意味着他们需要推动一种新的、更生态化的经济模式。

在反移民情绪升温之际,这似乎是不切实际的。但是,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有序的方式来整合气候难民,让我们自己面对这无法逃避的痛苦,或者在未来,我们将面临更严峻、更剧烈的难民危机,那将比我们能想象到的任何东西都可怕。现在我们还有选择的机会。

                           本文表达作者自身观点,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