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至死的时代,我们如何读好书?

[半岛电视台]
[半岛电视台]
 

“如果谁企图以一个狭小的空间,以一幢房屋甚或仅仅一个房间包容人类精神史,并且将其据为已有,那他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准备大量书籍…… [1]赫尔曼·黑塞

 

书和阅读,是我们理解世界的门户。”在当代,没有阅读就无法获取知识。如果阅读没有占据我们生活的一个角落,那么所有获取知识的活动都将是不完整的,而书的主人–也就是我们,将会沦为俘虏,我们获取知识的其他渠道将会减少或被异化[2]。

卡夫卡说,书籍是一把斧头,能够打破我们内心被冰封的海洋;詹姆斯·鲍德温说,书籍是变革的手段;而阿卡德则说:”老师总是会告诉我们要读有用的书,而我却认为,我们要从所读的书中获益[3]。”阿卡德的话引发我们深思,如何才能从我们所读的书中获益?

很多学者和作家以自身的文化和知识经验对此作出了回答,即在每一次阅读旅程中恰到好处地收获新的益处和理解。但在艾哈迈德·萨利姆这位学者和作家看来,”学者和作家提供的读书原则,并不是单纯为原则而定原则,而是为了用精炼的话语总结出我们认为的最有价值的实践经验”,但这种价值”最终是局限的–即读者只是因根据这种经验原则去完成阅读,才会觉得这些经验对其有用,但这种原则并不一定能保证每一位读者都能受益[2]“。那么,作家们到底提出了什么原则和建议?


开卷前

第一个建议是,读者在开始阅读的时候就要尽量”挤出时间,远离杂音”。 [4]而在此之前,则要”作出规划”。穆巴拉克·巴格纳说:”有效的阅读始于开卷前,好的读者会在阅读前制定目标,所以在问”如何阅读”前,要先问自己:为什么要阅读?我阅读的目的是什么[5]

读者总结其阅读目的后,要就如何达到这些目的作出安排。读书的目的,无非是要理解某个特点信息,寻找重要细节,或者研究某个问题,除此之外,很多读者还会为了兴趣和娱乐去读书。那么,”脑海里形成清晰的读书目标,对知识的吸收和理解至关重要”。但是,如果读者只是纯粹想阅读,那么巴格纳建议,可以为自己定一个别的目标来鼓励自己完成阅读。

在此过程之后,阿卜杜勒·卡里姆·巴卡尔阐述了读书高效节奏的重要性,并就此提出了建议。”制定一个简短的读书计划,仅仅包括月阅读计划和实施情况–哪怕是一天阅读一小时,就会达到‘积土成山,积水成渊’意想不到的效果。将阅读转化成生活习惯,并将其作为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是克服阅读障碍和摆脱障碍影响的主要途径[2]” 。然后,读者可以制定每日时刻表,并且要以美好的心情去遵循它。

至于书籍的选择,诗人马哈茂德·卡赫坦认为,读者先要对知识的各类分支产生兴趣[6],然后根据读者需要覆盖的领域来确定相应的书。例如,正如穆巴拉克·巴格纳说,”如果你想了解全球化,你会发现很多以不同角度讨论这一问题的书籍。因此,要再具体地确定,你想要什么了解关于全球化的哪一方面?”

他继续说道:”只是大概了解全球化的含义,而不需要仔细的分析吗?还是要深入拓展其分析、原因、目标、对世界的整体影响?如果是前者,那么一本简要概括其轮廓的书就足够了”;但如果是后者,那么你需要一本涵盖面广的书。”但是有时候,达成这一目标需要的不仅仅是确定一本书[5]“。在此情况下,巴卡尔[4]建议那些渴望回归传统的读者,去看看这本书所获得的最佳成就,因为这当中会包含此书的一些解释和补充,都会帮助当代读者深入了解此书。”

探索之旅

现在,你手捧着你选择的这本书,读完书的标题之后,你要做什么呢?查尔斯·范多恩和莫提梅尔·阿德勒尔在他们的《如何阅读一本书》中对此作出了回答。书中,他们制定了一套帮助读者的规则,例如,把这本书的主题归类,确定此书的研究领域及其试图回答的问题[7];在开始阅读前,遵循这些规则都有助于初步检查此书的内容是否是读者实际想要的。

根据巴卡尔[4]的观点,对你手中的这本书进行探索性阅读说非常必要的,因为这个过程让读者能大致想象之后阅读此书会带来的景象,而且此过程非常简单,不会占用超过半小时的时间。在这一过程中,读者可以阅读包含本书背景铺垫的前言,然后阅读本书索引中的主要题目及其包含的思想,再阅读章节摘要(如果有的话),除此之外,读者还要看看此书作者所采用的来源以了解其大概思想和方向,并大概浏览一下行文以了解作者的写作风格和方式。

哲学家勒内·笛卡尔[8]在其一封以”如何读哲学”命名的信中说,初步阅读的主要目的,应只是像读小说一样快速了解书本的大概内容,在此之后,如果读者觉得这些内容值得探索并且有了解它的好奇心,那么对此书进行二读、三读甚至四读就是接下来的事情了。

根据巴卡尔[4]的观点,这种初步的阅读方法有助于读者回答自身的疑问,例如,此书是否符合读者对此书的期望,这样一来也有助于读者检测自身对整本书及其总体思想的理解。这样做的原因是,我们从书中受益的程度与我们所拥有的知识和认知是相符的,同样,我们从这些重要而基础性的书籍中所得到的益处与我们本身的知识获取程度、认知度多多少少是相适应的[2],而以上这些都是读者在开始深入看一本书之前要估量的,目的是让读者能够清楚了解其需求以及是否需要求助和咨询别人。

“花蜜和蜂蜜”……思想而非信息

在娱乐和获取信息之间,阿卜杜勒·卡里姆·巴卡尔[4]为我们介绍了第三种阅读的目的,即拓展理解的基础,这也是三种目的中最难达到也是最令人受益的,因为它旨在使读者在处理信息时掌握正确的方法,并让读者形成新的思维习惯,使”信息之树”生出”思想之果”。根据贝戈维奇的观点,”有些人的头脑里光是堆积知识,但其视野却未曾拓宽;只有通过思考才能达到视野的拓宽……而有些人则囫囵吞枣,没有停下来适当地思考,造成‘消化不良’。阅读需要读者在阅读中下功夫,而这是需要时间的,就如蜜蜂一样,需要把肚中的花蜜转变成蜂蜜。”[9]

艾哈迈德·萨利姆对此评论说,”仅仅进行持续的阅读和文化了解就足以获取信息,不需要学习方法来获取工具,但这种分布式信息绝对只能让读者在‘百万英雄’的比赛中受益,或在同伴中获得自豪感;相反地,不断的思考并与杰出读者交流和讨论,才是通向将信息与思想连结、形成连贯的思考模式的大门。”

因此,不要以看完整本书为目的,而要”让理解成为读书目的……如果你只是为了读完书而读书,那么你所做的都是无用功”;因为”良好积极的阅读必定伴随着思考、推理和实践;阅读的主要目的是理解你所读的内容,要理解就必须要思考、提问、在阅读中发现答案[5]“。

不善读书的读者的特质之一是,他不会提出问题或回答他想到的问题[5]。据此,穆巴拉克·巴格纳建议,”读者可以在书本的封面上贴一张纸,在上面写上读者的问题,如”此书总体上研究什么问题?作者所写的信息有多重要?此书在相关话题上是否涵盖广泛?作者如何表达其想法”等问题,然后提出与特定主题相关的问题并寻找所有问题的答案[5]

萨利姆认为,读者在读书前要先问自己,”我在这个话题上知道些什么?我对这个话题有什么我不会回答的疑问”,这种提问”就如建立一种知识结构,比人们习惯性的‘直接开卷’要有用得多[2]。”以上这些问题可以由其他三个问题补充完善,即”这本书提出并回答了什么问题?有哪些作者提出了但没有回答的问题?有哪些问题你曾经想过但没有找到答案”,如果读者能在大部分阅读时间里思考着以上这五个问题,”将在很大程度上帮助你从书中获益[2]。”

书卷间

现在你来到了实际阅读的过程,在经过选择、探索和了解理解和分析的重要性之后,查尔斯·范多恩和莫提梅尔·阿德勒尔[7]还向你介绍了一种他们称为思考”礼仪”的总规则,即不能一开始就批判书中的诋误,觉得写书人也不对,不能说自己完全同意或不同意他们,直到我们完全读懂了书的内容;但在此之前,我们要问,如何开始阅读?

阿卜杜勒·卡里姆·巴卡尔[4]在他的书中用一整章篇幅,通过作者和读者两个角度阐释分析性阅读。在关于作者的部分中他说,作者可以通过撰写内容概括来加强读者的理解。关于书的概括,穆巴拉克·巴格纳强调作者写概括时有必要从读者的理解角度去写,而不仅仅引用书中的内容,并要包括”参考名称和页码……最好在每一章的后面设有备忘录,使读者能把详细内容与重要事件联系[5]“。

关于概括,巴卡尔[4]分为以下两种:一种是不用概括的典籍,因为人们经常引用,另一种是故事书、娱乐性的书或介于这两者之间的书,这种认知类的书可以通过概括的方法来处理。至于读者这一部分,他认为,读者要有耐心和毅力享受阅读的过程,然后灵活处理读者和作者的关系,并努力缩小表层字眼和深层意义之间的距离。

好的读者能够发现内容背后的深层意义、作者的写作方法以及作者的目的,并能区分词汇的语言意义以及这个词背后所含的作者的意图。关于这方面,巴卡尔把写作分成两类,一类是就法律、信仰和法理学等等这种主题而进行的明确直接的写作,另一类是如文学和哲学这种基于想象力和隐喻的写作,这类写作往往需要读者做好阅读的心理准备。

根据穆巴拉克·巴格纳,这种对书籍分类、标记的讨论对于阅读理解非常重要。他接着阐释:”有些读者拒绝以这种方式阅读,但我认为这是有助于理解而且高效的方法,它能够证明读者可以在多大程度上与书本进行互动 [5]。”在这方面,他认同笛卡尔的观点。笛卡尔建议读者在完成书本的探索性阅读并进行二读的时候,要”更加关注书里提出的最大的争议”,并”以自己的话语”与作家进行对话[8]

闭卷,意味着结束?

“不要急于下结论”,这是萨利姆的建议,他说,读者对书本和阅读要有耐心,不要因为急于获得成就感而产生厌倦心理,因为阅读是”一种文化和思想建设,是一个不断为理解提供材料、为实践提供工具的过程,这种过程可能只有经过几年的磨练才能生出成功的果实[2]。苏尔曼·奥达描述”阅读”为人生中的重要导师,并称,阅读就像一种你不能直接品尝到其甜味的果实,”但它滋养你的身体,炼就你的”钢铁”,直到多年后建成高楼大厦,那时候你会尝到这种甜味,即使你会忘了这种甜味来源于当初的味道[2]

读完一本书并不代表你与这本书的缘分就此结束。”安装”这些”知识零件”要求读者温故并了解自己的优缺点等等,”在回顾的时候,通过讨论和分析相关话题的想法,读者应该回答在阅读中所提出的所有问题”,有时候,还要求读者再完整读书本的某些章节以便清楚地理解所读的内容。

萨利姆建议,如果读者已经理解得比较透彻,那么他可以”做一个思想的勇者和说话的胆小鬼[2]“,即不要把自己当成失败者,不要把自己的头脑当成一个碗,把别人的话当成水,装什么就有什么,认为别人的观点是高自己一等的,而是尝试去思考,反对,以平衡的方式在各类观点中评估自我,但”不要为此而去争辩[2]

他还建议,如果读者并不需要立刻下结论,那么他不要急于构建相关的感知,直到他的思考方式有了一定的水平,并拥有足够的相关话题的知识,因为”持续的批判性思考活动和不断完善其方法,才是造就批判性思维;在完善其方法之前,谨慎的表达能造就一个有谨慎的学术态度和害怕别人说其观点不完整的可靠的学者。以上两种特质才能造就创造性思维。

但是,阅读的指导性建议仍然带着某种程度的相对性,即读者在这些建议的基础上收获的益处是不尽相同的,因此,读者应努力形成自己独特的阅读风格,正如亨利·米勒所说,”每个人都应有独立的基础”,因为”无论是什么因素正深刻地影响我们的文化,每个人都必须自己决定将哪些因素编进自己的衣裳里[2]“。

 

引用:

[1]赫尔曼·黑塞,《书的魔法》

[2]艾哈迈德·萨利姆,《阅读的原则》

[3]阿巴斯·阿卡德名言

[4]阿卜杜勒·卡里姆·巴卡尔,《卓有成效的阅读:概念与机制》

[5]穆巴拉克·阿米尔·巴格纳,《如何吸收你所读的?》

[6]马哈茂德·卡赫坦,《正确阅读的秘密》

[7]查尔斯·范多恩Charles Van Doren,莫提梅尔·阿德勒尔Mortimer J.Adler,《如何阅读一本书》

[8]勒内·笛卡尔(Rene Descartes),《如何读哲学》,由半岛Midan法拉赫·伊萨姆翻译

[9]阿里·伊扎特·贝戈维奇(Rene Descartes),《逃亡自由》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