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俄罗斯在阿夫林帮助土耳其?

Why is Russia helping Turkey in Afrin
1月28日,土耳其士兵和叙利亚自由军战士在叙利亚阿夫林北部地区的Barsaya山上挥舞国旗。[Reuters/Khalil Ashawi]

1月20日,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库尔德人控制的飞地发动名为”橄榄枝”行动的空中和地面袭击。

随着攻势的迅速发展,显而易见,如果没有俄罗斯的明确批准,这种雄心勃勃的行动是不可能实现的。

首先,这项行动要求土耳其空军进入叙利亚领空–这是安卡拉在没有与俄罗斯商议的情况下无法做到的事情。此外,在土耳其支持的叙利亚自由军改道去阿夫林前,安卡拉需要俄罗斯的担保,即巴沙尔·阿萨德不会利用此机会企图夺取土耳其在伊德利卜省控制的位置。

美国支持的库尔德和阿拉伯武装联盟叙利亚民主军也知道,如果不与莫斯科协调,土耳其就不可能启动”橄榄枝”行动。因此,叙利亚民主军代表就俄罗斯在此问题上的立场对其表示非常失望。

叙利亚民主军中的库尔德人民保卫部队的总指挥官赫蒙将军称,俄罗斯已经”背叛了库尔德人”。他补充说:”总有一天俄罗斯会因为其缺乏原则向库尔德人道歉。”

随着行动的开始,在库尔德人眼中,俄罗斯显然成为了土耳其的帮凶。很难不同意库尔德人的评价,但据一个关于去年事件发展的仔细审查,这项以牺牲库尔德人为代价的、莫斯科和安卡拉之间关于阿夫林未来的合作,早在土耳其开始其针对飞地的行动前就开始了。

去年夏天,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盖·绍伊古和土耳其首总参谋长胡卢西·阿卡尔在伊斯坦布尔的会谈已经埋下了”橄榄枝”行动的种子。作为会谈的结果,莫斯科同意土耳其空军使用叙利亚的部分领空,为土耳其对阿夫林的进攻铺平了道路。

一个月前,在安卡拉与莫斯科就伊德利卜省的降级区的边界达成一项协议后,安卡拉开始在库尔德飞地附近建立其军事基地。

在该战争行为开始的那一天,当俄罗斯国防部长宣布俄罗斯军队从阿夫林撤出时,莫斯科对”橄榄枝”行动的支持变得愈发清楚。

此外,1月20日俄罗斯外交部长就此行动发布简短声明,称其义务仅限于”关心”,这被解释为对土耳其行动开”绿灯”。

俄罗斯的结束游戏

除了叙利亚库尔德人的愤怒,相比较对抗,就阿夫林问题与土耳其人合作更有利可图。

俄罗斯与库尔德人的关系从未建立在长期的、战略合作的基础上。与之相反,在整个历史进程中,莫斯科只有在与中东国家,特别是土耳其达成和解时,才使用”库尔德”这张牌。

就阿夫林而言,莫斯科并不亏欠人民保卫部队太多。在整个叙利亚危机中,该集团与美国结盟,事实上也就是把自己置于冲突的另一面。库尔德人拒绝了俄罗斯提出的将其在阿夫林地区的控制权转移给叙利亚政府,以换取安全保证的建议。华盛顿无法帮助其盟友人民保卫部队,这给了莫斯科一个额外的机会,再次证明了美国安全保证的虚幻本质。

此外,就目前而言,与安卡拉合作对莫斯科极为重要。一月29日至30日在索契举行的叙利亚人民大会,土耳其是协办方之一。

对克林姆林宫而言,该论坛在俄罗斯国内具有政治意义,因为它不仅体现了弗拉基米尔·普京的个人主动性,同时也正值其竞选活动的开始。俄罗斯总统想以一名和平调解者和胜利者的身份迎接2018年三月的总统大选。他想提供给他的选民们叙利亚军事冲突胜利的结论,然后将其政府定位为给这个饱受战争摧残的国家带来和平的关键人物。

同时,通过在阿夫林与安卡拉的合作,莫斯科为自己创造了一个不需要军事升级来解决伊德利卜省形势的机会。俄罗斯知道,伊德利卜的军事对抗对大马士革及其盟友而言花费巨大,因为它会导致一个新的人道主义灾难,正如一年前阿勒颇经历的一样。更不用说,这样的冲突将导致本已薄弱的叙利亚军队精疲力竭,迫使俄罗斯重返叙利亚战争前线。

相反,俄罗斯对”橄榄枝”行动的默许,导致安卡拉在伊德利卜省的互惠让步。土耳其展开其行动的同一天,叙利亚政府宣布其在没有任何障碍的情况下占领了反对派所控制的Abu Duhur机场。

最后,土耳其对俄罗斯还有另一个重要的谈判筹码:土耳其输气管道。莫斯科对该项目寄予厚望,且不希望任何因素阻碍其建设。

莫斯科在同意土耳其在阿夫林行动的同时,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CEO阿列克谢·米勒发表声明,确认一份期待已久的协议,在土耳其领海建设第二条天然气管道。

正如2015年一样,这使得安卡拉不可能在近期中止这一项目。如果工程没有阻碍继续顺利进行,土耳其的管道按计划将在2019年完工。

本文表达作者自身观点,并不反映半岛电视台立场。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