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不应忽视对土著维权者的攻击

2018年11月29日,洪都拉斯,特古西加尔巴,被控谋杀土著活动人士卡塞雷斯的男子被审判后,示威者聚集在法庭外 [Jorge Cabrera /路透社]
2018年11月29日,洪都拉斯,特古西加尔巴,被控谋杀土著活动人士卡塞雷斯的男子被审判后,示威者聚集在法庭外 [Jorge Cabrera /路透社]
作者:维多利亚·托里·考尔普兹/阿弗莱德·布朗尼尔

美国大选之前发生的政治暴力尝试几乎被遗忘,该国已经转向其他争议。几天内,出现了带有爆炸企图的肇事者。你看,在最富裕的国家,政治威胁和暴力得到了注意。

 
在中东,在沙特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华盛顿邮报》记者卡舒吉被谋杀引起了很多愤怒,西方政府正在讨论如何让沙特政府承担责任,故事各方面仍得到报道。
 
然而,几乎没有墨西哥奇瓦瓦州朱利安·卡里略被暗杀的报道,该事件发生在卡舒吉谋杀案三周后,人们甚至更少关注谋杀他的人。卡里略的人民—Raramuri(或Tarahumara)面临越来越多的威胁:来自毒品,非法采伐和抢占土地的采矿活动,以及气候变化引发的干旱。其社区抱怨国家当局未经他们的同意,在土地上授予采矿特许权,之后不久,卡里略被枪杀。
 
同样,8月,刚果民主共和国,马苏姆布克·比林德瓦(Masumbuko Birindwa)被谋杀的事件也很少受到关注。刚果民主共和国,南基伍省,为了被民兵绑架的四名人道主义工作人员被释放,比林德瓦前往进行协商,未能成功回国。
 
9月,胡安娜·拉米雷斯·圣地亚哥是被暗杀的玛雅社区领袖,是今年在危地马拉被谋杀的第21位人权捍卫者。这是一个惊人的政治谋杀案,特别是像危地马拉这样的小国。相比之下,卡里略是今年在墨西哥被暗杀的第17位人权捍卫者。
 
此外还有哥伦比亚,其中,有82起人权维护者或族裔社区成员被谋杀的案件。2018年上半年,哥伦比亚记者接受了89起死亡威胁,他们试图报道这些谋杀案。
 
总体而言,去年全世界有312名人权维护者被谋杀—巴西,哥伦比亚和菲律宾在这个可怕的类别中处于领先地位—而且步伐似乎并没有放缓。
 
这种暴力的核心是未能认识到土著人民和当地社区是其土地的真正所有者。
如果那里没有城市,并计划开采矿山,石油钻探,工业规模的农业种植园和大型水电联合体,那么业务遍布全球的公司及其政府合作伙伴往往认为这片土地“空无一人”。
 
但绝大多数这些土地都是有人居住的。居住在那里的土著人民和当地社区往往被视为不便;如果公司要盈利而人民却从中阻隔,人民的财产权就会被忽视。他们的辩护人—社区领袖,法律顾问和日常公民发出声音—越来越多地面临法律迫害和暴力冲突。
 
更糟糕的是,刺客很少面对正义。即使嫌疑人受到审判—就卡塞雷斯的暗杀一样,一名土著领导人反对建设一个水电大坝,这个水坝将淹没洪都拉斯社区的土地——审判充满了违规行为和死胡同。
 
本文的两位作者都在自己的生活中有过这样的经历,为了自己的安全,他们不得不逃离本国。
 
正如联合国土著人民权利问题特别报告员维多利亚·托里·考尔普兹在菲律宾棉兰老岛土著社区被推到一边,以为发展煤矿让路。几个月后,当她正在为联合国编写一份报告,描述政府将土著领导人和支持者定为刑事犯罪,她被自己的政府—以及其他几十名土着领导人和活动家——宣布为恐怖分子,不得不逃离。
 
阿尔弗雷德·布朗内尔(Alfred Brownell)是利比里亚社区的一名律师,该社区被驱逐出家园,以便他们的森林可以被夷为棕榈油种植园。他面临着死亡的威胁,有一次,愤怒的暴民几乎将他撕碎。他也不得不离开自己的祖国,现在服务于大西洋另一边的客户。
 
在工业化的世界中,警察政府发现了邮件炸弹,以保护政治目标。然而,在我们的世界里,运气和机会只是我们一些人活着的奢侈品。在没有得到保护或好运青睐的情况下,其他太多人在黑夜中被宰杀,得不到媒体的关注。由经济利益或腐败的政府官员赞助的杀手很少会受到惩罚。
 
这些被领导吸干的社区往往被迫离开自己的土地和文化。经济精英会从另一个视角观察,除非这太不方便——或政治暴力逼至门口。
 
但是,我们不必生活在暴力升级的世界中。经济发展不一定以牺牲土著人民为代价。公司不必采取践踏社区权利的捷径。政府不必忽视其人民的安全。暴力威胁—以及暴力本身—在今天的世界任何地方都不应该存在。

               本文表达作者自身观点, 并不代表半岛编辑立场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