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媒体和精英如何助长英国足球的种族主义

2018年12月1日,英超联赛,英格兰曼彻斯特城对战英国曼彻斯特伯恩茅斯,曼彻斯特城队拉希姆·斯特林控球。[Rui Vieira / 美联社]
2018年12月1日,英超联赛,英格兰曼彻斯特城对战英国曼彻斯特伯恩茅斯,曼彻斯特城队拉希姆·斯特林控球。[Rui Vieira / 美联社]
上周末,英国两家规模最大的报纸《太阳报》和《每日邮报》报道了曼城队前锋拉希姆·斯特林在比赛中遭受的种族歧视。两家都刊登了斯特林的沮丧画面,周围有十几个白人,主要是中年男子,尖叫着,指着他。
 
据称,其中一名男子,60岁的科林称这名足球运动员为“该死的黑粪”。除了斯特林本人之外,两家报纸都决定对照片中的其他脸部进行像素处理。
 
这是英国社会中种族主义(错误)的完美例证。受害者通常被推到前台,因任何不诚实,侵略或罪责迹象接受审查,而通过个人行为和结构层面使种族主义长期存在的那些人却无需接受审查,种族主义被随意地归因于工薪阶层的社会问题。
 
这也是英国脱欧的解释:正是有偏见的“白人工人阶级”投票支持脱欧,因为他们仇外和反移民。问题是,种族主义(如英国退欧)不是白人工人阶级的“罪”。这是流行的社会弊病,它已经蔓延至英国所有结构和机构,由受过教育的中产阶级和精英们传播。
 
视频中,这位冲着球员高声尖叫的白人男子提供了今天英国社会中更准确的种族主义画面。正如一位推特用户指出的那样,穿着蓝色外套,戴着眼镜的科林 “看起来像是政府的一部分”。
 
这与事实相差并非甚远。多年来,满是科林的历届英国政府一直以立法形式在民众中高喊种族主义。今年早些时候,联合国种族主义问题特别报告员阿什依米批评了一系列政府政策,包括针对移民的“敌对环境”措施,假定的反恐倡议“预防”,“警务和刑事司法中的种族主义”,以及特别明显的危害。针对有色人种社区,特别是黑人妇女的经济紧缩。
 
与英国脱欧一样,这些政策吸引了富裕白人的大力支持,他们仍喜欢假装种族主义是工人阶级的问题。
 
在宣传其种族主义信仰时,英国富人得到了大部分英国媒体的支持。在报道针对斯特林的攻击时,《每日邮报》和《太阳报》也未提及,他们对斯特林的报道一直是敌对和种族主义。斯特林个人批评《每日邮报》的歧视性报道,他说这种报道“助长了”他遭受的各种虐待。
 
2016年,两家报纸都抨击他为母亲买房,后者作为单身母亲抚养他成长。 “猥琐的拉希姆”是《太阳报》的头条新闻。《每日邮报》写道:“英格兰的挫败就是拉希姆炫耀新买的房子”。
 
嘲笑和耸人听闻的报道使斯特林在生活各个方面被妖魔化了:在谈判合同时“贪婪”,不洗车,吃早餐,向他“长期受苦的女朋友”求婚,在折扣店购物等。
 
他一直是针对种族,阶级和性别的白色男性焦虑的有毒和矛盾组合的目标。
在那些黑人富裕只是失常的人眼里,他太富有了。他消费的故事意味着,一个年轻的黑人不配拥有财富。
 
他与充满爱的家庭过得太幸福,媒体一直痴迷于审视他的个人生活,以寻找不忠或滥交的迹象。多起“报道”据称他在十几岁时就有了多个私生子女。
 
一种可能性是——针对斯特林的愤怒是对他明显未能遵守黑人男子种族主义刻板印象的回应。虽然,一些人攻击他,但更多人嘲笑他:“拉希姆·斯特林,像一个女孩一样奔跑。” 斯特林以独特,平衡的方式移动,得以优雅和难以捉摸的运球。他将这种不同寻常的跑步风格归功于他的母亲,后者曾是牙买加才华横溢的青年运动员。在比赛期间,他在球场上也显得情绪化,经常出现脆弱。他的“女性化”风格根本不符合人们对于身体素质极强的黑人运动员的偏见。
 
不出所料,直接或间接支持这种针对斯特林的持续攻击行为的大多数记者,编辑和媒体所有者都是英国中产阶级和精英阶层的成员。
 
尔后,一些自由派精英的回应是假装无罪和惊讶。诸如著名足球作家亨利·温特等自称评论员将科林对斯特林的辱骂描述为媒体的“警钟”。
 
现在媒体专业人士需要“醒来”,问题在于,针对斯特林的公然种族主义报道已持续了多年,其有害影响现在已很明显了。
 
一年前,29岁的卡尔·安德森因在街上对斯特林进行种族严重攻击而被判入狱。他曾四次踢斯特林,称他为“黑粪”,并告诉他“我希望你的母亲和孩子早上醒来就死了”。在法庭上,安德森的律师表示,他的客户无法解释他针对斯特林的行为。
 
为什么这一事件不是英国媒体的警钟?因为它似乎是英国媒体的一部分,而且一些英国人习惯性忽视我们社会中的结构性和公开种族主义。
 
就像卡尔·安德森袭击斯特林一样,我们许多英国白人似乎无法也不愿解释,为什么这位年轻而天赋异禀的黑人要忍受这种口头和身体的暴力。我们集体表现出的不理解是由国家课程和流行文化延续下来的,这种文化几乎没有教会我们英国殖民主义和跨大西洋奴隶制的悠久历史,这为我国的结构性种族主义奠定了基础。
 
斯特林对周六事件做出了个人回应,他写道:“我只是笑,因为我从不期待更好的。”英国白人需要听斯特林说他对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一点也不感到惊讶。我们需要接受的是,种族主义渗透到我们的社会和政治秩序中,我们需要承担责任并竭尽所能,以消除在我们的社会中继续存在的权力种族主义。

                   本文表达作者自身观点,并不代表半岛编辑立场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