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主义能走多远?

美国总统特朗普
美国总统特朗普
国际关系从来就不会完全忠于价值观,但是,也不会完全走向其对立面,而这正是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试图做到的事情。建立在对原住民(印第安人)的镇压之上的美国,物质利益对其构建过程密不可分,同样也塑造了所谓的“美国梦”。
 
因此,自其成立以来,美国一直处于两个派别的争夺之下:一是追求幸福的功利主义派,他们希望实现物质利益与增加财富,二是坚持维护人权重要性的价值观派。因此,美国的政治家们长期服从这种价值观构成,哪怕他们发动了最为残酷的斗争,造成了最为惨烈的人员损失与道德堕落,他们也坚持声称是在为自己而战,为美国而战,是在捍卫世界的安全与和平。
 
简短说来,他们推动冲突向前发展,目的是维护美国的利益,他们重视塑造敌人形象,正如被他们称为“邪恶力量”或“邪恶轴心”或“流氓国家”的苏联及其盟友。之后,他们又提出了“恐怖主义”的概念,为在我们地区发动战争制造借口,正如2001年的阿富汗战争与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
 
“美国优先”
 
自特朗普入主白宫以来,“美国优先”的口号就高高在上。这种优先的意义体现在各个层面上,意味着将美国的利益置于全体利益之上,甚至连美国的传统盟友——欧洲、加拿大的利益都不在美国考虑的范围之内。而且,特朗普的野心还进一步扩大,并破坏了美国的主导话语标准,扫清了美国在获取直接物质利益的路上的所有障碍,并将这种实用主义体现得淋漓尽致。
 
特朗普的这种观点,还体现在叙利亚政权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命运上。阿萨德对叙利亚人民及国家造成了所有的破坏与暴行,但却没有受到问责与惩罚。
 
很多人仍然震惊不已,纷纷猜测巴沙尔将如何在这场持续多年的叙利亚革命中获救并继续他的政权,而不出现任何根本性的改变?而他又将如何在犯下这一切罪行之后,再次获得执政的权力?
 
当奥巴马接受埃及的塞西政权在人民革命的废墟上崛起,并带领他们重归穆巴拉克政权之后,特朗普则以更为清晰的形式,使之走向更为残酷和丑陋的模式,监狱内的所有反对派都遭到了镇压,所有人的话语——无论何处说出或发表,都将受到严厉的监控。当年的穆巴拉克政权饱受美国的批评,要求其给予公民更多的民主,而塞西的待遇却截然不同!
 
 “付出代价”
 
当沙特记者卡舒吉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中遭到暗杀之后,这种观念的反面就越来越明显,并让我们看到,特朗普想要世界与美国走出这件事情,他最近所做到的就是,将这血腥而极具象征意义的一页直接翻篇,而不对该案进行认真地调查和研究,不从法律上追责,也不从道德的层面上进行追究,并且公开明确地宣布:对案件保持沉默、对凶手追究责任,相比而言,我们的利益更为重要,还有以色列的存在(特朗普抓住了美国人民、精英,特别是国会内心的敏感)。
 
但是,对犯罪保持沉默也并非免费的馈赠,相反,这是需要付费的,费用应该明确而具体,就像沙特执行特朗普的命令那样:提高石油产量、降低石油价格。特朗普在保护沙特及其政权的存在方面,与沙特讨价还价:“我们保护着中东国家,如果没有我们,他们无法得到长期的安全,而他们却将石油价格越抬越高。你们要记住,你们现在应该降低石油价格。”
 
卡舒吉在沙特驻土耳其领事馆遇害的案件,虽然特朗普因此获得了一张重要的筹码,但是,这个案件也暴露出了美国内部的斗争深度,这种斗争不仅仅局限于党派间的选举,还给我们提出了一个问题:政策与利益对价值观的打压究竟能达到何种程度?
 
然而,这场战争尚未结束。特朗普在“美国优先”的口号下,导致了美国软实力的剥除,或者是对这种实力中最重要的元素的剥除,并将在未来剥夺或削弱美国在国际关系与冲突中的很多重要工具,即人权与民主。
 
同样,特朗普还将美国制裁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的法律边缘化。正如2016年美国国会批准的、可以“应对恐怖主义行动中的公正”的《对恐怖主义资助者实行法律制裁法案》。我们需要注意到在这些法律规定中,法律与人权方面的联系,还有利益层面的联系。法案第一条规定,“国际恐怖主义”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它威胁着美国的重要利益,第二条则认为,国际恐怖主义对美国的国内外贸易都会产生负面影响,它将损害美国的对外贸易,并破坏市场稳定。
 
立法机构边缘化
 
同样,由前总统奥巴马2012年批准,并得到国会民主与共和两党通过的“马格尼茨基法案”,允许美国政府的法律以与侵犯人权相关的罪名对涉案人员实施制裁。而特朗普的这些言论以及立场,则将美国立法机构边缘化,甚至将美国的宪法制度边缘化。所以,问题已经不仅仅是一名记者生死的问题,还清晰地反映了美国的深层矛盾。
 
阿拉伯有一个著名的重要结论:阿拉伯的统治者越切断与人民之间 的联系,双方之间的信任越为动摇,他就越依赖外部力量,特别是那些准备无限制勒索的政府。
 
不难看出,特朗普的言论,毫无人道主义价值观可言,这种言论所依赖的背景,正是经济危机与市场经济主权的背景,在这种背景之下,没有不能进行交易的东西;在这种氛围下,欧洲和美国的民粹主义与极端民族主义的倾向也进一步加剧。
 
现在的问题是,特朗普可能会成功将这些阿拉伯统治者们保住,至少是到现在。 但是,在这位被资质与廉洁问题困扰的总统手中,数百年来的国际规则与人道主义价值观,在各种动摇与打击面前,是否会在这场历史危机中灭亡或是完全停滞呢?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