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舒吉案:土耳其如何凸显宣传能力?

جمال خاشقجي لحظة دخوله السفارة السعودية في أنقرة
卡舒吉案:土耳其的宣传技巧如何突出?
在沙特记者贾迈勒·卡舒吉“失踪”之谜中,土耳其的宣传能力尤其突出,特别是在质疑沙特阿拉伯方面、间接控制所有与卡舒吉一案有关的行动与陈述方面;其宣布的各种果断立场,就像是媒体陷阱,引诱沙特走向了土耳其预设的棋子。
 
如果关注土耳其在卡舒吉危机期间的宣传努力,则不难发现一系列天衣无缝的行动,以及土耳其的安全、政治和媒体之间的高度配合。土耳其让沙特阿拉伯处于尴尬境地,并在没有触发任何外交紧张局势的情况下,推动沙特逐步走向如今这一步——暗示自身对沙特国内外政策反对者卡舒吉一案负有间接责任。
 
否认的陷阱:
 
自卡舒吉失踪、土耳其作出反应的那一刻,关于卡舒吉下落的消息几乎没有。在事件发生后的三天里,土耳其政府宣布了卡舒吉的失踪,并称其获得的消息指出卡舒吉进入了沙特领事馆,但没有公布土耳其有相关记录能够证明这一说法。
 
由于土耳其的举动看似是基于卡舒吉未婚妻的说法,因此,沙特当局采用了“否认清楚卡舒吉下落”的原则,声称没有关于卡舒吉的任何消息,同时表达对这个公民命运的关注。
 
这个绝对的立场是沙特阿拉伯自愿跳下的陷阱,没有受到其他人的施压。在沙特看来,土耳其当局没有足够的信息,这使它感到放心,将“绝对的矢口否认”作为最好的回避方法。
 
纠葛和质疑的陷阱:
 
在沙特采取完全否定原则之后,事件发生的四天后,土耳其媒体故意、有计划地发布视频录像,显示卡舒吉进入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大楼,正式确认这个说法的真实性。
 
从这里,土耳其的攻击性宣传方式开始显现了,目的是将沙特阿拉伯直接与卡舒吉的“失踪”联系起来,从而避免沙特不惜一切代价去隐藏。
 
土耳其似乎希望尽早让沙特阿拉伯难堪,尤其是它清楚一个能够证实卡舒吉进入领事馆的消息,将会横扫各大国际媒体的头条,伴随的是各种情景和假设,迫使沙特阿拉伯作出反应,从而避免在沙特忽略或保持沉默的情况下,土耳其会受到任何损害。
 
果不其然,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很快作出了回应,但他并没有入坑。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本·萨勒曼明确证实了卡舒吉前往了沙特领事馆,并否认他有任何进一步的消息。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沙特说法的矛盾性在世界面前崭露无遗。土耳其的宣传努力,成功转移了全球注意力,专注于“沙特可能参与卡舒吉失踪案”的迹象。
 
消失抑或是被谋杀—泄密和结论的游戏:
 
土耳其的宣传努力并没有停留在沙特与卡舒吉案件之间的联系,而是走向了具有政治宣传性质的泄密游戏,这在土耳其媒体、司法与安全机构之间的不断协调中得到了明确体现。
 
可以肯定,这种有组织的角色安排,揭示了土耳其事先计划利用当局掌握的信息,以便引导全球媒体得出一些有利于土耳其外交政策的具体结论。
 
支持该论点的证据之一是,土耳其日报《沙巴》和《新曙光报》发布的泄密官方消息来源,称卡舒吉有可能被谋杀并在领事馆内遭遇分尸;同时发布录像片段显示沙特外交车辆的可疑行动,并附上15名人的照片,称他们直接参与了谋杀过程。
 
这些泄密信息——随后广为人知且遍布全球——已明确支持卡舒吉的死亡推定,并减弱了声称卡舒吉被捕并被转移到沙特的说法,这似乎是土耳其从一开始就寻求的结果。
 
沙特方面意识到了这个说法的重要性,意识到这种说法能够引发沙特遭受司法和法律指控和敦促国际作出政治和媒体反应,使沙特阿拉伯处于极其尴尬的两难境地。
 
持续的宣传攻击:
 
尽管土耳其努力遏制任何不利的媒体反应,沙特宣传机构试图转移人们对土耳其论点的注意力,歪曲说法并指出其中可能的矛盾,以便重新获得宣传主动权,从而将结论引导到与事实相反的其他方面。
 
然而,这些尝试并没有成功。土耳其的宣传运动仍然持续,并卯足火力阻止了沙特的任何对抗。事实证明,土耳其媒体已公布有关当局手握声音甚至是图像证据,可以证明卡舒吉被杀,使沙特阿拉伯处于防御地位。
 
对于沙特来说,最痛苦和最尴尬的事情是接受土耳其要求允许其安全部门检查领事馆和领事住所的正式请求,只要沙特采取了拒绝承担责任的回应方法,这种要求是不能拒绝或藐视的。
 
此外,“苹果手表”说法的出现,引起了人们认为“土耳其有可能主要依赖这一工具而宣传谋杀推定”。
 
无论如何,土耳其进行的持续宣传活动,没有给沙特阿拉伯留下任何回旋余地,而是让沙特遭受了沉重而持续的压力,迫使沙特后来回应与土耳其调查合作的要求。
 
破案:
 
土耳其对沙特有组织的引诱,在我看来,在此案中取得了重大的成就和突破。
 
埃尔多安成功揭露了事件的大部分细节,其安全部门对沙特发起了“尴尬”的一击,尤其损害了沙特在全球的形象以及王储作为接班人的未来。
 
这一论点的有力证据是萨勒曼国王的出现。他宣布进行沙特内部调查,并同意土耳其当局检查领事馆和领事住所。
 
此外,CNN从国外消息来源所援引的报道,称 “沙特阿拉伯可能承认对卡舒吉死亡负责”,可被视为 “破案”。而如今的所有尝试,只不过是试图挽救沙特的面子,让其以最小的损失离场罢了。
 
最后可以说,不谈及土耳其的关键角色,我们就无法呈现卡舒吉一案。任何相关的结果,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土耳其人的精明的宣传,他们所采取的策略和方法,使事情走上了必然的路径。
 
客观上来讲,他们所做的、以及正在做的事情,在历史上应该被铭记为“二十一世纪里全球最重要的宣传工作(媒体、政治和安全)之一”,超越了俄罗斯在美国大选期间的宣传运动,或者以色列对抗BDS的努力。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