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伊德利卜的对抗仍不可避免

2018年9月7日,土耳其,迪亚巴克尔,示威者反抗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的叙利亚军事行动,高喊口号 [Sertac Kayar /路透社]
2018年9月7日,土耳其,迪亚巴克尔,示威者反抗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的叙利亚军事行动,高喊口号 [Sertac Kayar /路透社]
俄罗斯和土耳其之间就伊德利卜制定的索契协议预计将于10月15日生效。

战斗人员和重型武器应从15-20公里范围的非军事区撤出,该区域将叙利亚政权与武装反对派Hay’et Tahrir al-Sham(HTS)战士分开,后者由基地组织的前叙利亚分支机构领导。然而,实施协议的挑战是巨大的,这些困难表明莫斯科和安卡拉争分夺秒。虽然攻势似乎并不迫在眉睫,但伊德利卜的对抗仍不可避免。

 
土耳其和俄罗斯当局正在最终确定非军事区的参数并准备就无人驾驶飞行器(UAV)进行联合巡逻,最近几周,在其各自控制的地区内,冲突已经增加。伊德利卜周围的闲置阵线正在促使战斗人员之间不稳定的对抗。然而,(叙利亚政权和武装派别中间的)四个主要边境口岸继续照常运行。武装各方继续受益于贸易,海关收益以及伊德利卜这种不正常情况造成的黑市,这是去年开始的阿斯塔纳进程的最后一个缓和区。
 
在叙利亚政权控制地区,无规矩的团体正变得暴躁。阿勒颇东部的巷战继续,Al-Berri 部落民兵下属和什叶派战士间的冲突仍未停止。叙利亚军队无法控制这些战斗人员,这再一次让人们质疑,这支军队的资源拉伸程度,以及它在多大程度上能够控制已收复的地区。俄罗斯和叙利亚政权官员都表示,索契协议只是暂时的,他们似乎没有长期计划来应对伊德利卜的挑战。
 
然而,索契协议的执行负担主要落在安卡拉的肩上,这是土耳其为阻止俄罗斯领导的进攻而必须付出的代价。到目前为止,在某些情况下,土耳其在伊德利卜的措施的确平衡了主要武装团体之间的竞争,而在其他情况下,却更倾向于那些最忠诚的。据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SOHR),今年早些时候成立的国家解放阵线(NFL)和叙利亚解放阵线由土耳其当局启用,以作为反击HTS的联盟,HTS控制着伊德利卜省近60%的战斗人员,并拥有3万名战士(其中1万名是外国人)。
 
过去几周,重要的HTS指挥官遭到暗杀,这显然是企图动摇与基地组织有联系的联盟,使其接受索契协议。 HTS根据意识形态和种族划分,以及叙利亚出生的战士与外国战士。 HTS于10月14日勉强发表声明,支持索契协议。随后,四个强硬派团体从HTS叛逃,组成了单独的战争空间来协调与叙利亚政权的战斗。
 
打击这些团体将对安卡拉构成挑战,安卡拉通常避免这种可能,这恐怕会进一步削弱其对伊德利卜对抗的控制。土耳其当局不希望代表俄罗斯和叙利亚政权直接与伊德利卜的武装团体作战。 HTS领导层必须保持中立。它还必须确定,它是否会坚持到底,或者解散并加入NFL,正如土耳其当局所希望的那样。这一点似乎不太可能。
 
无论是HTS内部还是HTS和NFL /叙利亚解放阵线之间,混乱和权力的斗争预计将在未来几周继续。土耳其军队可能直接与挑战索契协议的人发声冲突,以防止俄罗斯人在伊德利卜的进攻。最近几周,安卡拉已经在伊德利卜武装其盟友,为这种情况做准备。
 
土耳其防止伊德利卜进攻的唯一途径——要么加剧该省的内斗,要么发动进攻;后者可能带来巨大的政治和军事代价。土耳其最好的情况是强制执行非军事区,同时在伊德利卜保留HTS的影响力,因为该组织的战士已被证明在叙利亚政权的可能干预下,行动能力更强更有效。
 
目前,莫斯科和安卡拉的共同利益仍是避免伊德利卜的战争,但这些情况可能会改变。10月2日沙特评论员卡舒吉的遇害,导致一个意想不到的后果——美国与土耳其之间的和解。安卡拉与华盛顿重新建立联系将如何影响其与莫斯科的关系仍有待观察。与此同时,土耳其正在扩大其在伊德利卜的军事和政治角色,这将使叙利亚政权的进攻成为更加困难的目标。叙利亚冲突如果没有长期政治解决办法,解决伊德利卜的未决归属可能成为一个军事问题。

                        本文表达作者自身观点,并不代表半岛编辑立场



更多作者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