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索契: 俄罗斯的叙利亚谈判注定失败

普京似乎是想在3月份俄罗斯总统选举前,以索契“突破”招徕他的国民 [路透社]
普京似乎是想在3月份俄罗斯总统选举前,以索契“突破”招徕他的国民 [路透社]

日内瓦(Geneva)、阿斯塔纳(Astana)和现在的索契(Sochi),是大多数叙利亚人从未踏入过的三座城市。

但它们中的每一个都可以指代对于我们国家未来的国际讨论。 俄罗斯海岸黑海度假胜地索契(Sochi)最近被添上名单,这增加了讨论的复杂性。 俄罗斯长期以来一直希望能在索契举办”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以讨论叙利亚的未来宪法问题。

对于我自己和许多其他叙利亚人来说,包容各方的全国对话确实是迈向持久和正义基础上的和平协议的一个重要转折步骤。然而, 1月30日即将在索契举行的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注定不能满足叙利亚人民的愿望­­–能得出这个结论,我有以下三个原因。

首先,在讨论叙利亚未来方面,俄罗斯不是一个诚实中间人或中立召集人。俄罗斯仍然是叙利亚政权的主要军事支持者,虽然索契是著名的黑海度假胜地,但许多叙利亚人在被告知必须在那里讨论国家未来时,都不禁寒战。阿萨德政权野蛮地摧残人民,而俄罗斯是给予其政权重要支持的国家。作为俄罗斯的客人,我们如何能够感到安全、如何能够自由地进行谈判呢?

俄罗斯蓄意劫持政治进程,甚至都懒得伪装中立的姿态:叙利亚全国对话会议的初步邀请是由俄罗斯陆军中尉派发的。 邀请卡上要求使用俄文或英文来确认出席,而不是阿拉伯语或库尔德语,而后两种语言是叙利亚人使用的主要语言。 这几乎让人感觉不到,叙利亚人可以控制自己国家的未来。

第二个原因–它不会真正具有包容性。并不是叙利亚的所有社会部分都受到了邀请。例如,据俄罗斯方面透露,库尔德代表于周一接收邀请,但是具体邀请了哪些库尔德官员以及他们是否出席,目前根本不清楚。否认库尔德社区参与塑造叙利亚未来的权利,将会延续数十年以来库尔德人遭受的不公正以及疏远,并将破坏每一个叙利亚公民向民主和包容过渡的愿望。

第三个原因是,索契会议完全不能和联合国主持下日内瓦方面多边斡以旋缓和危机的努力相协调。联合国支持下的日内瓦协商谈判没有取得多少成果,但这更多是因为叙利亚政府拒绝谈判,而不是调解本身存在系统性问题。莫斯科方面已经在阿斯塔纳启动了联合国主导的日内瓦进程平台,该平台召集伊朗、土耳其和俄罗斯讨论冲突”降级”和人道主义准入等问题。然而,俄罗斯在军事上对阿萨德的积极帮助导致该平台最终以失败告终。

俄罗斯方面认为,索契将为日内瓦注入新的活力。但是,俄罗斯希望摆脱联合国主导的进程,以便能对结果掌握更多的控制权,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俄罗斯把重点放在叙利亚宪法上,能更好地操纵结果。根据联合国第2254号决议,政治转型需要通过建立可信的、具有包容性的章程,来制定新的宪法,以实现自由和公平的选举。背离该决议将给政治过渡的可信性和可行性带来严重风险。不幸的是,普京似乎并不担心这一点,普京似乎是想在3月份俄罗斯总统选举前,以索契”突破”招徕他的国民。

出于上述这些原因,我对索契会谈持有极大怀疑,并呼吁–联合国以及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其他有影响力的国家–将迫切需要的”叙利亚全国对话”转移到联合国领导的中立地点来进行。

本文中表达的观点是作者自身观点,并不反映半岛电视台的编辑立场。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