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鲁多的沉默意味着他时特朗普的同谋

加拿大
米特罗维察(Mitrovica)写道,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可能自特朗普就职以来一直处于间歇性的昏迷状态 [路透社]

这是一个承认的瞬间。抑或是理解的瞬间,因为公共论坛必须保持私密,指责人的手指隐藏在一个空白的眼神背后,正指着罪犯。

本月早些时候举行的司法委员会听证会期间,参议员科里·布克(Cory Booker)发表了激动人心的八分钟独白,而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国土安全部长克尔斯特恩·尼尔森(Kirstjen Nielsen)坐在他面前,一言不发。

尼尔森在她的证词中告诉委员会说,她不记得特朗普是否在最近一次移民会议上称海地和非洲为”屎坑”。纵使她和几位参议院都出席了该次总统办公室会议。

布克没有尼尔森这种”说来就来的失忆症”。在”难以压制的愤怒”下,他说道:”当偏执和愚昧与权力联合在一起,就会成为一种危险的力量”。毋庸置疑,美国人将这些全然收于眼底。他提醒尼尔森说:”我们知道,当人们作为旁观者,什么都不说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布克的情绪激动到无法压制时,他无法保持优雅,不得不发出严厉的控诉:”你的沉默和失忆就属于同谋。”

尼尔森在镜头里看起来像泄了气一般被打败了,她变成了一个无权发声的小跟班,这只是为了换取在种族歧视的总统旁边能有一个临时的席位。

当然,尼尔森并不是一个人。她有的是陪伴。美国境内外有许多强大的人也是同谋,有些人如尼尔森那样毫不掩饰。

特朗普的家庭是同谋。他在媒体和国会里的那些忠实代理军团也是同谋。他的内阁是同谋。他的高级顾问,那些据称会压制他可憎的冲动的人们,也是同谋。那些选举他做总统并继续忠于他的6千3百多万美国人也是同谋。

当然,目前,我们正在纪念特朗普蜚声全球的一周年。

但是,如果这个尚未麻木的世界能够接受并大力赞扬布克参议员的观点,即沉默和失忆在特朗普时代属于共谋行为的话,那么就有一些 “政治家”不仅能容忍,而且还会助力这个偏执的总统去追求他们狭隘的外交和商业利益。

按照布克的定义,这些政治家也属于同谋。

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对于这种共谋的构成形式显然缺少探索和认知公认。

在今年早些时候被问及如何特朗普在推特上就是否会引发朝鲜半岛的核战争发布的言论时,特鲁多选择了沉默。

“唐纳德·特朗普已经证明,他是一个具有颠覆性的力量,他会做无法预测的事情,这些事情有时会产生积极的影响,有时会产生负面的影响。我不会去指责他,这是他的选择, “特鲁多告诉采访者。

尽管如此,在同一次采访中,特鲁多提到,他认为特朗普作为交易撮合人的信誉令人放心。 “他是一个能促成交易的人,一个谈判家,”特鲁道说。 “但是我的意思是,从根本上让我放心的是,他是凭借要帮助人们的承诺而被选举上的。”

鉴于特朗普一连串有害的暴行,特鲁多令人震惊的言论证明他不是患有短暂性”失忆”,他可能在特朗普就职以后,就一直处于间歇性的昏迷状态。

后来当面对其他记者谈到特朗普对周邻,一整块大陆和数以百万计的黑的侮辱性言论时,特鲁多  像能赶上完美节点一般,选择了沉默,并重复着他一直以来的立场–他不会”就总统可能说过或可能没说过的事情发表意见”。

正如布克参议员所说,特鲁多总理像尼尔森一样,决定成为沉默寡言的”旁观者”,尽管情况他需要他站出来维护正派、宽容和尊严。

可以预见的是,特鲁多的支持者和辩护者声称,面对特朗普的偏执,总理不得不参与长期的现实政治游戏,尤其是当加拿大处于与美国处于一系列关于双边问题的棘手的争议性谈判中。

这些人会记得马丁·路德·金的告诫:”有时,我们必须采取一种立场,这种立场既不安全也不受欢迎,但他必须把握,因为良知告诉他,这是正确的。”

遗憾的是,迄今为止,特鲁多和英、法、德、德等伙伴都没有听从金的劝诫,反而多次与这位种族主义者息事宁人,而不是站出来谴责他。

然后还有那些精明的专家队伍,他们在表示对特朗普的反感同时,还大肆宣扬他的”成功”,赞扬他重新组建国内与国际秩序的能力,尽管这种秩序存在已久。

这个微妙的共谋表演可以称作最为关键的一件事,因为它假想智慧的成熟,这种成熟不能为粗鲁的演说家共享,因为他们只能把种族主义者成为种族主义者。

特朗普从多方面得到帮助,这使他不仅能成为总统还能继续担任总统。显然,如果他要被击败,需要–正如已故的美国历史学家霍华德·辛恩(Howard Zinn)所写的那样–“来自数百万人的小行动”。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