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虚假信息时代的六大特征

虚假信息时代的六大特征
虚假信息时代的六大特征

虚假误导信息的传播已引发民众的普遍担心,对此,部分国家的政府提出了新的立法议案,但是这些解决方案却反映出我们对该问题缺乏了解,这或将导致其他的消极后果。


今年6月,德国通过了一项新法律,规定社交网站(如facebook和youtube)如若未能在24小时内删除包含”明确非法信息”的内容(如煽动仇恨及暴力的言论),则将被处以最高五千万欧元的罚款。同样,新加坡也宣布将在明年通过类似的法案来应对”虚假信息”。


今年7月,美国国会批准对俄罗斯实施全面制裁,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对俄罗斯进行的旨在干扰美国大选的虚假宣传的回应。在得到俄罗斯方面购买社交网络广告信息的确凿证据后,美国国会近期与脸书(facebook)、推特(twitter)、谷歌(google)等公司频繁进行对话。


如果我们想要打破误导宣传及政治极化的桎梏,防止其削弱民主政体发挥作用的能力,那么这些行动便极具重要性。与此同时,这些立法干预针对的都是数字信息平台,而当下误导宣传的方式与过去相比, 至少具有六大不同特征,因此这些立法干预在处理这些问题时便显得力不从心。


第一大特征是在信息的创作、传播过程中增加了民主色彩。就像过去曾在国防项目研究机构工作过的兰德·瓦尔茨曼(Rand Waltzman)注意到的那样,现在任何个人和集体都可以通过互联网与很多人进行交流,继而对其施以影响。


这一特征不乏优势,但也包含了巨大的风险。首先,在信息创作和传播过程中,新宣传方式并没有采用传统媒体所秉持的新闻甄别标准,在没有传统媒体把关的情况下,政治言论不再基于大量的事实基础。


数字信息时代的第二大特征可概括为信息的社会化传播,这也是民主化造成的直接结果。现在我们获取信息的途径不再是那些从本质上坚持编辑标准的媒体机构,而是在与其他个体交流的过程中获取信息。


这些网站可能会通过点击率或朋友间的互动来提高用户满意度,而不再关注网站内容的准确性和重要性。除此之外,这些通过朋友间网络传播的信息可能导致”回声室效应”,从而加深个人偏见,尽管其中体现的问题仍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这也意味着,一些正常的新闻读者可能会因此陷入政治性的争论之中,而且其立场不失极端、虚假及谎言,从而增加了对各层次群众的误导和极化的风险。


当今信息世界的第三大特征在于分化,即将新闻内容孤立于其来源。在过去,读者可以轻松地辨别出缺乏公信力的信息来源(如一些路边小报)与拥有公信力的信息来源(如地方性及全国性的主流报纸)。


而现在,与过去正相反,朋友或者亲人之间分享的文章与发表在博客上的宣扬阴谋论的文章并无太大不同。美国报业进行的一项新研究发现,任何一篇文章的初始来源都不如社交网站的分享更吸引读者。


第四大特征,也是我们在应对虚假信息时必须重视的一点,就是信息编辑者和传播者的身份匿名化,因为互联网上的信息通常不需要注明来源,也不需要注明日期及作者名字。


这样一来,潜在的利益冲突就被掩盖了,并引发了对政府力量有效介入外国信息语境的极力反对,同样,这也为机器人软件的蓬勃发展创造了肥沃的土壤。


2015年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机器人软件操控了近50%的互联网活动,其中五千万推特(twitter)用户及一亿三千七百万”脸书”(facebook)用户都呈现出非人类操作状态。


当然,”好”的机器人软件是存在的,比如提供代理人服务的软件,但同时也存在很多负面软件”操纵”互联网信息系统,传播极端言论和虚假信息,并使其形成大众性的主流意见,从而被民众普遍性接受。


第五大特征是当前的信息环境充满了个性化色彩。与传统的纸媒、广播台甚至电视台都不同,互联网内容的创造者可以精确地进行对照实验,并能进行即时消息调整。


根据最近的一项发现,像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这样的机构,可以通过”情绪操控、大量机器人软件、脸书(facebook)上发布暗帖、对照实验、虚假信息网站”等手段来创造出个性化的、可调整的宣传。


因此,唐纳德·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每天投放4至5万条内容略有差异的广告,然后对用户反馈进行评估,并根据这些反馈对投放内容进行分类和调整。


区分信息电子系统的过去与现在的最后一个特征,就是斯坦福大学法学教授内特·普雷斯利(Nate Presley)所提出的”领导权”。与电视、纸媒、广播等传统媒体不同,像脸书(facebook)及推特(twitter)这样的社交平台需要进行自我管理,而其本身对此并不擅长。


尽管在过去的几周,关于美国大选宣传活动的争论仍在持续,但这两家社交平台都不敢将问题交由专家研究,而是争取在内部解决问题。脸书(facebook)直至9月中旬才同意公开与大选宣传相关的信息,但其至今仍拒绝公开其他形式的信息误导数据。


这种数据缺乏影响了对散播误导信息及虚假宣传的反应,也掩盖了政治极化等问题。


脸书(facebook)在此应承担主要责任。该平台上的活跃用户平均达13.2亿/日,拥有巨大的影响力,尽管如此,该公司却拒绝向外部研究人员提供必要的信息,这导致其在研究将政治与网络剥离的问题上无法触及更深层的实质(推特公司与外部研究人员分享数据,但它只是个例外)。


非常遗憾,我们生活在这个充满误导信息的新世界里。我们需要一些数据来研究这个新的世界,但是,如果只有统治者们才能拥有这些数据的话,那么我们对此进行的所有回应都是不够的。倘若一味地限制这些要求,最终可能导致更大的损害,甚至超出过去所获得的任何好处。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