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伊朗、特朗普与核协议终将去向何处?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 [半岛电视台]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 [半岛电视台]
国家的行为准则即谋求国家利益及保障国家安全,其外交政策则可被视为其在保障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的基础上,对内政的延伸。一旦周边环境发生了变化,或者突发事件影响到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该国的外交政策也会随之改变。

2015年7月,伊朗执政者基于对国家利益的考虑,同意签署并执行核协议。同样地,一向自诩为国际秩序维护者的美国,在考虑到其国家利益后,上届政府也对和平解决伊朗核问题给予了高度重视。

 

特朗普与核协议

核协议签署后不到两年,入主白宫的新总统不仅反对核协议,更将其视为最糟糕的协议之一。理解特朗普对核协议及对伊朗的政策,是预测未来形势的关键所在。不同于上届政府,特朗普倾向于通过威胁及施压的手段迫使伊朗让步。

美国上届政府将严厉的制裁作为迫使伊朗参与核谈判的手段,旨在限制伊朗核问题。

关于伊朗接受协议的原因虽有争议(是为了解除制裁还是因为美国不再坚持颠覆其政权的政策),但德黑兰仍同意通过谈判手段来达成目标,可以说是美国政策的调整促使德黑兰参与谈判并签署了协议。

然而,根据总统唐纳德·特朗普2017年10月13日宣布的美国政府对伊朗政策来看,新一届政府的政策并未带来任何吸引伊朗的内容,其有效性甚至无法令美国的欧洲盟友满意,也无法令国内团队相信对伊新政将有助于巩固美国的国家利益。

此外,该政策可谓是一个退步,无法再吸引德黑兰就核问题接受谈判。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公开表示会采取更迭伊朗体制的政策–而这是任何一届美国政府都从未公开宣扬过的政策。特朗普反对核协议,要求国会重新对伊朗进行制裁,还谈及要调整或者撕毁核协议。

由此看来,美国对伊朗的政策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虽然这种情况很少见,但毕竟特朗普已被选为美国总统,在美国对伊政策方面的国家利益上,他有着不同的理解。

但是,伊朗又应如何呢?伊朗应如何应对美国的这种新态度?又应如何制定政策面对这个敌对的美国政府?

伊朗的政治精英正在应对这些问题,寻求最佳解决途径的讨论如火如荼。欧盟的回应(驳斥了特朗普关于伊朗未能遵守核协议的说法)激励了这些政治精英,他们呼吁出台国际政策应对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并对其进行国际孤立。最为有力、最为清晰的回应则来自伊朗最高领袖阿里·哈梅内伊:”如果(美国人)违背协议,我们也将撕毁协议。”

德黑兰避免采取主动

显然伊朗将对美国针对核协议的新政策作出回应,但德黑兰此时将避免主动,以防止因任何差池而被宣布为协议违约方,这主要包括三方面的原因:

第一,伊朗签署核协议最大的好处在于国际制裁的解除,以及伊朗核问题被撤出安理会,德黑兰方面不愿因任何差池而被宣布为协议违约方。伊朗任何违背协议的行为都有助于本届美国政府将伊朗核问题再次提交安理会。

第二,特朗普总统因不认可伊朗遵守了核协议而遭到来自盟友及其他核协议签署国的强烈反对,这意味着伊朗在道义上取得了对特朗普政府的胜利。而德黑兰亦不愿在愈发强硬的新一届美国政府面前失去这一国际地位。

第三,美国新政府寻求将伊朗核问题与包括发展导弹力量与区域政策在内的其他问题联系在一起。伊朗的任何行动都将为德黑兰带来非难,并被指责为破坏协议的一方,届时将为国际社会接受美国的新政策提供充分的理由。而伊朗并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

到目前为止,双方均声称自己遵守协议,并力图指控对方为违约方,由此产生了对”协议精神”的争论,在伊朗遵守协议的事实面前,特朗普政府却指责伊朗违背了”协议精神”。

显然国际社会及其他协议签署国对此并不认可,因为协议本身非常清晰。所以,强调”协议精神”不太可能争取到国际社会的支持,那是伊朗早在特朗普之前就用过的借口,并无太大益处。

显然,是否遵守核协议是我们判断未来形势的主要依据。因为伊朗不会主动采取新政策或是对美国的行为作出回应,因此特朗普的政策将对形势的发展起到关键的作用。其中有两个因素对预测未来有着极为关键的作用。

第一是美国政府是否会遵守核协议。第二是美国是否会就违背协议而采取制裁。基于这两个因素,我们预测未来可能出现四种情形:

一是美国遵守核协议,不实施违背协议内容的制裁。虽然特朗普政府已离这种情形越来越远,但这对伊朗及其他协议签署国来说仍然是最理想的状态。

在这种情形下,尽管华盛顿方面反对伊朗的地区政策并企图削弱伊朗的地区作用及其导弹力量,但最可能出现的结果还是伊朗遵守核协议,并在地区内与美国政策抗争。而美国继续就伊朗国内、地区的其他问题对其实行制裁,但是协议将防止双方发生军事冲突。

最可能出现的情形:

第二种情形,即美国表面上遵守协议,但却执行违背协议内容的制裁。这种情形最接近美国当前采取的政策,但却肯定不是其他协议签署国希望看到的情形。

在这种情况下,伊朗将要求负责监督伊朗核协议履行情况的联合委员会举行听证会,指控美国的行为违反了协议规定。会议将宣布美国违反了核协议,并为德黑兰提供进行国际起诉的法律依据。在伊朗对华盛顿的指控继续得到国际社会持续支持的情况下,伊朗很可能将继续留在协议的框架下。

第三种情形是华盛顿方面拒绝继续遵守协议–正如特朗普所承诺的那样–并执行违背协议内容的制裁。这种情况意味着协议被撕毁,这对美国之外的其他协议签署国而言是不可接受的,但这对美国内部企图摧毁协议的势力而言却是最优选项。

在这种情形下,伊朗也会向联合委员会求助,在证实美国违背核协议并指控其撕毁核协议之后,德黑兰也将不再遵守核协议。

如果欧洲国家要求宽限一段时间以使美国重返协议框架内,或是降低因美国退出核协议而给伊朗的经济回报造成的影响,德黑兰方面也可以考虑这个选择。但是美国退出的可能性极大,其或会迅速退出,或是在上述的缓冲期之后退出。

第四种情形的可能性最小,在这种情形下,美国拒绝继续执行协议,但也不执行违背协议的制裁。但这会让美国受到国际社会关于其不履行国际义务的指责。而且此举与美国遏制伊朗的思维并不一致。

在这种情形下,伊朗的选择将接近于其在第三种情形下的选择,但也很可能导致德黑兰迅速撤出,以避免因此受到新的制裁。

总的来说,特朗普政府对伊朗及核协议充满敌意的讲话使其处境艰难,其既无力迫使伊朗违反核协议、形成谴责伊朗的国际共识,也无法不维护总统信誉而将对伊朗的敌视言论置之不理。同样,退出协议或实施违反协议的制裁也将影响美国在其盟友和敌人心目中的可信度。

同样,伊朗的处境也很尴尬,美国的敌意限制了签署核协议所带来的经济、金融回报,但德黑兰也无法撕毁协议而不考虑其严重后果。在这样的情形下,德黑兰正等待特朗普政府的错误举动以在地区或国际范围内获得好处。



更多作者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