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术核武器扩大了威慑力和风险

据估计,朝鲜拥有足够的裂变材料,可制造约90枚核弹(法新社)
据估计,朝鲜拥有足够的裂变材料,可制造约90枚核弹(法新社)

尽管联合国实施了长期制裁,但朝鲜似乎正朝着成熟核国家迈进,此前,平壤3月底进行了能够携带战术核弹头的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测试。

在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领导下,朝鲜核发展得到显著增长,据悉,金正恩2010年从他已故父亲金正日手中接管政权。

华盛顿智囊团“核威胁倡议”数据库显示,朝鲜创始人、金正恩祖父金日成在1983年至1993年之间进行了15次弹道导弹试验。

金正日监督了两次核试验和16次导弹试验,金正恩主持了四次核试验和91次弹道导弹试验,以及巡航导弹的发射和火箭炮的发射。

卡托研究所国防政策研究主任埃里克·戈麦斯(Eric Gomez)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他们清楚地将这种武器开发视为其生存的关键,而且他们不会停止。”并暗示称,拥有一个窗口期,美国至少可以通过更大的努力和妥协来减少威胁。

戈麦斯表示,“如果美国想从中找到外交途径,那将是痛苦的。”

即使朝鲜受到联合国安理会的严格制裁,并就无核化进行了断断续续对话,但朝鲜的导弹开发仍在继续。

谈判已经停滞了大约两年,而且朝鲜拒绝了美国总统拜登新政府提出的谈判提议。

可预见模式

核计划和导弹计划的发展遵循了某种可以预见的模式。

首先,平壤开始着手研发通过洲际弹道导弹(ICBM)可到达美国的运载系统,然后,朝鲜测试并修改了可以放置在这种导弹上并可攻击目标的核装置,据悉,朝鲜可能在2017年就实现了这个目标,也可能在更早之前。

尽管朝鲜的最新进展和潜在的未来能力不是专家所说的革命性进展,但朝鲜仍然掌握一些核武器技术,这将大大增强其阻止敌人和发动核战争的能力。

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核政策计划的斯坦顿高级研究员安基·潘达(Ankit Panda)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最近的测试涉及用于战术核弹头的短程导弹。

这些战术导弹基于俄罗斯设计的伊斯坎德尔(Iskander)导弹,由固体燃料提供动力,能够在飞行中进行机动,这使其在地面上更难以发现,在空中也难以拦截。

根据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导弹防御项目称,分析人员对这种导弹是否在国外协助下研制的说法存在争议。

据韩国国防分析研究所研究员、朝鲜专家申胜基(Shin Seung-gi)说法称,朝鲜将其称为KN-23,旨在瞄准朝鲜半岛上的美国军队和韩国军队以及飞机场。

金正恩的愿望清单

战术核武器是金正恩愿望清单中最重要项目之一,尽管金正恩倾向于对朝鲜发射的任何核武器保持个人“主动控制权”,但战术核武器则有望发生变化。

安基·潘达解释说,“战术核武器在指挥和控制方面令人头疼……因为其易于向实地官员预授权。”

分析人士表示,这意味着战术核武器可能会在全国范围内更广泛地分配给更多的官员,以便能够在感知到攻击情况下发射核武器,这引起了更多的担忧。

安基·潘达表示,“朝鲜没有很强的态势感知能力——预警系统,因此,计算失误的可能性非常高。”

潘达解释说,随着任何潜在冲突的升级,金正恩会通知平壤对手称,他不需要下令进行报复性核袭击,但这是自动的,因为发射核袭击的权限已经下放给了战争指挥官。

《金正恩与炸弹》作者安基·潘达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为了发挥威慑作用,必须公开授权战术核武器。”

“斩首袭击”

这样的安排也将大大增加对朝鲜领导人进行“斩首袭击”的风险。

金正恩的另一个目标让美国安全分析师特别关注,即更先进的洲际弹道导弹。

潘达表示,“我认为,金正恩真正想要获得的是使用固体推进剂进行洲际弹道导弹和新有效载荷,MIRVS的发射。”

首尔电视画面转播了朝鲜3月进行的导弹试射(法新社)

N38史密森中心航空工程师约翰·史基林(John Schilling)表示,“朝鲜以前曾使用液体推进剂进行过洲际弹道导弹的远程发射,这需要数小时甚至数天时间才能将燃料注入导弹,在这段时间内,武器将成为易受攻击的目标,固体燃料导弹更安全,”他并补充说,“这更有可能用于战场,而且可以在几分钟之内就发射出来。”

与此同时,多弹头独立重返大气层载具(MIRV)是洲际弹道导弹,其中装有多个弹头,分别瞄准不同位置,并给反导防御造成严重问题。

潘达表示,“金正恩的首要议程是向美国证明他具有可信的、可生存的报复能力……可以阻止先发制人。”

易裂变材料库存

朝鲜购买和储存用于核弹头的易裂变材料,对美国及其盟国也构成了挑战。

潘达表示,据估计,朝鲜拥有足够的裂变材料,可生产约90枚炸弹,他并承认,这一数字仅是一个粗略猜测。

现在人们认为,朝鲜使用离心机来获取所需的大部分炸弹级材料,而这些铀富集在相对容易隐藏的复合物中。

国际原子能机构表示,朝鲜的核武器计划仍然“(引发)严重担忧,并……显然违反了联合国安理会的有关决议”。

独立制裁监察员上个月表示,朝鲜在2020全年一直在维持并发展其核计划和弹道导弹计划,通过网络黑客活动为其活动提供了资金。

3月30日,就在朝鲜最近进行导弹试验之后几天,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朝鲜信息专业网站“超越平行线”(Beyond Parallel)根据商业卫星图像分析称,朝鲜有在宁边启动核设施的迹象,一些分析家则认为这已经过时了。

宁边综合体对来自核反应堆的废弃燃料进行处理后,用于核武器生产,重新开展的活动被认为旨在重新恢复核武器生产,并向美国施压,以在谈判中赢得谈判筹码。朝鲜已经拒绝了于1月上台的美国总统拜登新政府的提议,后者要求重返第二轮反方向谈判。

反复外展

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曾多次试图与朝鲜进行谈判,以说服后者放弃其核武器计划。

这始于1990年代初的《框架协议》,然后是2000年代的六方会谈,最近事态发展是,金正恩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三次首脑峰会上进行的短暂讨论。

自2006年平壤完成其第一次核试验以来,联合国安理会一直对朝鲜实施制裁。目前,朝鲜受到联合国安理会大约12项制裁和决议的约束,不仅限制了平壤的武器采购,而且还限制了朝鲜许多其他产品和原材料的工业贸易,包括煤炭出口和石油进口。

美国及其盟国还对平壤实施了一系列其他单方面制裁。

即使面临压力,朝鲜也几乎没有放弃拥有核武器的意愿,因为平壤将韩国——美国盟友——视为主要威胁,而美国在韩国驻有28500名美军。

尽管朝鲜拥有数百万名常备军,但其常规部队与韩国规模较小的军事力量或韩国-美国联合部队无法匹敌,朝鲜认为核武器是一种抵消性的均衡器。

金正恩与特朗普交换了所谓的“友好信函”,并在三个不同场合进行了会晤,这让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遭遇了严厉批评,尤其是来自民主党人的批评,认为特朗普与金正恩的会晤,在声望和合法性方面给予了金正恩太多。

没有好的选择

当拜登团队与日本和韩国等盟友计划如何使谈判重回正轨时,他可能会对提供让步持谨慎态度,金正恩与特朗普交换了所谓的“友好信函”,并在三个不同场合进行了会晤,使得美国前总统特朗普遭遇了严厉批评。

但是,也几乎没有办法来就实现无核化问题向朝鲜施压。

戈麦斯表示,“你不希望被视为奖励朝鲜的某些行为,但与此同时,很难看到实施制裁会使情况好转一些的可能性,也很难看到外部施压会使朝鲜进行协调的可能性,这很难促使他们去做一些你们想让他们做的事情,这糟糕透了,美国就此确实没有很好的选择。”

朝鲜不希望金正恩与特朗普2019年河内峰会上局面重演,金正恩当时主动提出缩减其计划部分内容,以换取联合国缓解对朝鲜的制裁,但该提议立即遭遇了拒绝(美联社)

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的专家建议,最糟糕的选择是与平壤进行某种类型会谈,因为朝鲜的核威慑力量可能会继续发展,而且美国等待的时间越长,其讨价还价的立场就越弱。与此同时,朝鲜不希望金正恩与特朗普2019年河内峰会上局面重演,金正恩当时主动提出缩减其计划部分内容,以换取联合国缓解对朝鲜的制裁,但该提议立即遭遇了拒绝,金正恩认为这非常丢脸。

朝鲜事务专家Shin说,“朝鲜无法通过朝鲜与韩国谈判或通过美国峰会获得他们想要的结果,因此,他们提高了核能力。”

实践外交

但是,有迹象表明,拜登可能会从美国智囊团那里获得一些政治掩护,他可能需要行使更为实际的外交手段。

戈麦斯表示,“越来越多的声音要求采取军备控制方法,这将使拜登能够获得他所需要的知识分子支持。”

“这不是无核化,但仍然比替代方案更好——对韩国、日本和美国而言。”

但美国将不得不做出比过去更多的让步。专家们表示,解除制裁将引起朝鲜的注意,特别是在新冠大流行的爆发以及与主要贸易伙伴中国关闭边界而导致朝鲜经济恶化背景下。

卡内基基金会的潘达在倡导旨在降低风险的会谈时表示,这是“重要的杠杆来源……朝鲜希望打开的一扇门”。

拜登政府已表示,将很快结束对朝鲜的政策审查,这将使美国新总统对平壤的战略有所澄清。

驻华盛顿特区的Cato分析师戈麦斯表示,这还不能很快发生,他并表示,“对于朝鲜而言,如果我们继续把谈判道路封死,‘哦,太棒了,有更多时间来测试新产品了’。”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亚洲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