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及利亚加快发展“丝绸之路” 法国和欧洲的影响力会下降吗?

中国在阿尔及利亚的投资构成了南欧经济圈 (盖帝图像)
中国在阿尔及利亚的投资构成了南欧经济圈 (盖帝图像)

最近,阿尔及利亚国家钢铁矿业公司与中国公司组成的财团签署了一项谅解备忘录,以开发廷杜夫省(首都西南1800公里)加尔·贾贝拉特(Gara Djebilet)的铁矿,该项目将由阿尔及利亚和中国共同出资20亿美元。

在与中方达成新的伙伴关系前,蒂帕萨省(首都以西50公里)的Hamdania港口的项目几个月前刚刚启动。2016年1月,阿尔及利亚与两家中国机构根据49/51规则签署了港口合作协议,但是,与前总统胞弟赛义德·布特弗利卡关系密切的承包商进入该项目在2019年2月22日引发了一场民众抗议运动,从而导致该项目被暂停。

阿尔及利亚交通运输部宣布,该港口成本将在33亿美元左右,由中国提供长期贷款,其开发商包括上海港务集团。

但是,现任总统阿卜杜勒·马吉德·特本于6月28日命令政府根据新的透明规则与中国合作伙伴重新研究港口项目。

中国丝绸之路新闻网站报道说,Hamdania港口属于“一带一路”倡议,是运输货物的重要项目,未来能使中国与非洲和欧洲进行贸易往来。

重大合同

中国此前曾在阿尔及利亚赢得重大交易,例如已竣工的喜来登酒店、耗资超过10亿美元的阿尔及尔清真寺、190亿美元的长达1216公里的高速公路和投资6.5亿美元的阿尔及尔国际机场扩建,以及成千上万套住房。

10月初,阿尔及利亚与中国国际发展合作署签署了一项经济和技术合作协议,而这恰逢阿尔及利亚根据其经济利益审查与欧盟的海关政策。

值得注意的是,欧盟是阿尔及利亚的主要贸易伙伴,根据财政部的2020年报告,双方贸易额达227.2亿美元。

但是,贸易部同期的另一项报告将中国排在首位,中国成为阿尔及利亚的第一大提供者,投资90亿美元,占17%。

阿尔及利亚的高速公路由中国投资建成,长1216公里,耗资190亿美元 (半岛电视台)

自然联盟

关于中国巨头进入阿尔及利亚市场的背景和前景,投资和企业发展论坛主席优素福·梅利表示,鉴于阿尔及利亚的历史地位和主权取向,与许多其他非洲国家相比,阿尔及利亚属于历史悠久的中心国家。

他认为,今天,在与中国的自然和历史联盟的框架内,阿尔及利亚可以领导经济发展的动力,而中国 “采取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原则,是完全不同的事情”,与西方国家以剥削为基础的经济干预主义文化完全不同

优素福·梅利说,鉴于其在非洲的战略位置以及与南欧相望的位置,今天的阿尔及利亚已成为世界经济大国的关注焦点,而Hamdania港口项目是对阿尔及利亚和中国合作政策的支持,使南欧与北非和中非相交。

在对半岛网作出的一份声明中,他强调,丝绸之路理论是对基于剥削而没有发展的旧经济概念的逆转,与阿尔及利亚政策一拍即合。

他指出,中国在阿尔及利亚的投资构成了南欧经济圈,因为欧洲市场将近在咫尺。

梅利说,阿尔及利亚决策者目前正在考虑的项目是在该国南部打造经济之都,并在塔曼拉塞特市(与马里接壤)建设具有世界一流水准的国际机场,与其他年老和发展缓慢的地区相比,非洲大陆更加年轻,这些项目将使非洲和整个世界的经济未来朝着一个拥有所有自然资源的年轻大陆转移。

中国的进步

关于这种影响可能对法国和欧洲产生总体影响的问题,世界银行金融专家穆罕默德·哈米杜奇说,在2020年的11个月中,中国与阿尔及利亚的贸易顺差达42.02亿美元,相较于在海关方面具有竞争优势的欧洲,这一数字使中国位居榜首。

同期法国对阿尔及利亚的出口额为33.64亿美元,失去了阿尔及利亚第一大供应商的地位,而意大利、法国和西班牙仍然是阿尔及利亚的客户,进口额分别为3.12、2.94和19.6亿美元。

哈米杜奇认为,法国以及欧洲国家不再是阿尔及利亚的第一大供应国的原因在于阿尔及利亚家庭的购买力下降,人们更倾向于选择价格,而非欧洲商品的质量和国际标准;除此之外,中国商品的价格更加灵活,以及美元在与亚洲国家进行贸易往来时相对于欧元的强势,欧元受到许多习惯于阿尔及利亚市场的商业企业的青睐。

7万中国工人正在建设阿尔及利亚的基础设施和大型设施 (半岛电视台)

特殊情况

中国公司在阿尔及利亚的招标非常特殊,外汇储备达到2000亿美元。

哈米杜奇认为,除非阿尔及利亚接受中国的贷款为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资金,否则这类公司的存在将不会再发生,而且只要阿尔及利亚承诺不借外债,不过这在短期内是不可能的。

他在对半岛网作出的声明中强调,中国对自然初级资源和粮食安全的农业用地持开放态度。

但是,这仍然是阿尔及利亚的环境政策;利用土壤的能力弥补出口赤字,正如他所说,农业是一个封闭的谈判市场,哪怕是以典型项目的形式。

总之,专家哈米杜奇认为,如果阿尔及利亚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依赖第纳尔的升值,而政府设法减少实际的通货膨胀,这将自动反映出欧洲国家的利益,如果其中一项因素缺席,阿尔及利亚便将转向中国、土耳其和阿联酋等亚洲国家。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如果麦加是穆斯林圣地,而梵蒂冈是基督徒圣地,那么阿尔及利亚则是自由主义者和革命者圣地。”非洲领导人阿米尔卡·卡布拉尔1968年说出了这个不朽的话语,这句话可能会削弱阿尔及利亚在独立最初几十年与非洲大陆国家的关系,因为这形成了极为重要的地缘政治空间。

就像来自发展中国家的许多人,特别是来自非洲国家的人,媒体竞相报道来自尼日利亚的恩戈齐·奥孔乔-伊韦阿拉(现年66岁)当选世界贸易组织首位非洲女总干事,在与发达国家的新一轮冲突中,似乎对于发展中国家或非洲国家而言,这是一次胜利。

2021年2月17日
更多经济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