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朗西斯教皇开始对伊拉克的历史性访问

鉴于伊拉克基督徒在信仰史上的重要性以及他们的文化和语言遗产可以追溯到大约4000年前的古巴比伦,教皇的来访具有很高的象征意义(路透社)
鉴于伊拉克基督徒在信仰史上的重要性以及他们的文化和语言遗产可以追溯到大约4000年前的古巴比伦,教皇的来访具有很高的象征意义(路透社)

弗朗西斯教皇当地时间3月5日开始对伊拉克进行历史性访问,这是教皇首次对东部教堂发源地进行访问。在过去20年中,有超过100万基督徒逃离了那里。

一架载有教皇及其随行人员的意大利航空飞机,包括约75名记者,于当地时间3月5日凌晨2点抵达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安保工作十分严密。

弗朗西斯教皇在乘飞机时对记者发表简短评论称,“这是一次象征性旅行,是对已被蹂躏多年土地的一种责任。”

鉴于伊拉克基督徒在信仰史上的重要性以及他们的文化和语言遗产可以追溯到大约4000年前的古巴比伦,教皇的来访具有很高的象征意义。

伊拉克基督徒首先受到基地组织的系统性迫害,随后,在最近几年中受到ISIS组织的迫害,使成千上万基督教徒流散到海外,并威胁着该社区的生存。

伊拉克总理穆斯塔法·卡迪米欢迎抵达巴格达国际机场的弗朗西斯教皇(路透社)

弗朗西斯教皇将与尼尼微平原上伊拉克最大的基督教城市巴格达、摩苏尔和加拉古什日益萎缩的基督教社区会面,2014年,ISIS组织消灭了在基地组织暴力运动中幸存下来的基督徒残余,成千上万基督教徒逃离伊拉克北部,前往土耳其、黎巴嫩和约旦自治库尔德地区避难。

教皇将在埃尔比勒将与库尔德当局和来自伊拉克中部的15万名基督徒难民进行会晤,这些难民在伊拉克中部避难。

现任迦勒底天主教会牧首路易·拉斐尔一世·萨科3月3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们希望教皇的来访能够引起人们对东方基督徒悲剧的关注,并鼓励他们留下来。”

路易·拉斐尔一世·萨科并补充说,“这还将给其他伊拉克信仰带来博爱的信息——宗教不应分裂而是团结一致,我们都是伊拉克人,是平等的公民。”

散居国外的开始

在美国领导的2003年入侵伊拉克行动之前,伊拉克境内不同教派的基督徒约有160万人,根据迦勒底教会提供数据显示,今天还剩下不到30万人。自那时以来,58座教堂被破坏或摧毁,数百名伊拉克基督徒因信仰被杀。

在独裁者萨达姆·侯赛因领导下,尽管基督教徒受到了歧视,但他们被容忍,并且没有面临重大的安全威胁。

在2003年美国领导入侵伊拉克,以及基地组织发起针对牧师和主教目标的暗杀和绑架行动以及袭击教堂和基督徒集会混乱状态之后,散居海外行动开始。

2006年10月,一名正统牧师Boulos Iskander被斩首,2008年绑架并杀害了摩苏尔大主教Paulos Farah Rahho。同年,另一名牧师和三名朝拜者在教堂内被杀。

2010年,在巴格达的锡罗天主教大教堂中有48名信徒被杀,弗朗西斯教皇将于3月5日在该教堂举行公开集会。2014年,当ISIS组织占领摩苏尔和尼尼微平原时,该组织摧毁了30多个教堂,而其余建筑物被用作行政中心、法庭或监狱,其中许多教堂后来在美国领导的国际联盟与ISIS组织对抗过程中被炸毁。

ISIS组织到达摩苏尔之后,要求基督教徒依伊斯兰教,选择缴税或被斩首,成千上万基督徒逃往半自治的库尔德地区和邻国。

尼尼微特尔·埃斯科夫圣乔治迦勒底教堂的牧师卡拉姆·沙玛沙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当ISIS抵达时,人们只有几秒钟时间用来收拾东西逃离。”

弗朗西斯教皇将在伊拉克停留三天(路透社)

最初,尼尼微村庄的基督徒庇护了其他逃离ISIS组织迫害的基督徒、亚兹迪斯和什叶派穆斯林,直到该组织席卷平原,基督徒放弃了家园。ISIS组织在2017年失去了这片领土,但此后很少有基督徒重返这里。

卡拉姆·沙玛沙神父表示,“安全局势不像以前那样糟糕,但是人们很难返回。”他表示,在特尔·埃斯科夫的1450个基督教家庭中,只有三分之一回去了。在2003年之前,摩苏尔的基督徒人数为5万人,只有大约150人返回。

卡拉姆·沙玛沙并补充说,“伊拉克基督徒一直是战争的沉默受害者,他们感到被抛弃了。”卡拉姆神父表示,“除少数例外,欧洲国家没有给予他们庇护,他们没有被承认为难民,这是最大的伤口之一。”

宗教间的对话

弗朗西斯教皇将在伊拉克与伊拉克总统巴拉姆·萨利赫会晤,并在巴格达与伊拉克官员会面,预计他将在此引发人们对基督徒面临的歧视和恐吓的担忧。

弗朗西斯教皇于2019年拉开了罗马教会与伊斯兰教之间宗教对话新阶段序幕,他还将访问纳杰夫,与伊拉克什叶派最高权力机构大阿亚图拉阿里·阿尔·西斯塔尼举行会晤,据悉,什叶派穆斯林占总人口70%。

预计包括逊尼派穆斯林和亚兹迪斯在内的其他宗教和伊拉克少数派的代表,将参加与伊拉克南部乌尔教皇的宗教间会议,乌尔古城被广泛认为是三神论教父之父亚伯拉罕出生地。

伊拉克民众在海报前走过,宣传弗朗西斯教皇即将进行的访问,并在伊拉克纳杰夫与尊敬的什叶派穆斯林领袖阿亚图拉·阿里·西斯塔尼举行会晤(美联社)

埃尔比勒的伊拉克政治分析家纳罗·扎格罗斯(Nahro Zagros)教授表示,“伊拉克各方都赞扬这次访问,标志着伊拉克开启了新的一页。” 他并表示,“但实际上存在着一个复杂的现实,恐怕对于基督徒和其他少数群体来说,这将产生不了很大改变。”

在摩苏尔,弗朗西斯教皇将寻找被摧毁和亵渎的古代教堂和圣地遗迹,其文物被抢劫或遭到破坏。

伊拉克当局加快了清除摩苏尔道路及其旧城残骸的工作,预计弗朗西斯教皇将在这里为教堂广场霍希·比阿(Hosh al-Bieaa)战争受害者祈祷。这个地区拥有四座教堂,分别属于不同的基督教派别,有些教堂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2世纪,但并没有一座教堂因战争而幸免。

与此同时,摩苏尔少数民族社区的重建步伐非常缓慢。

卡拉姆神父表示,“政府对此事无能为力,也没有为其他伊拉克人做任何事情。” 他并补充说,“人们没有住所可以重返家园,没有工作,也没有经济复苏前景,基督徒很难再回来。”

经济困难和不安全感

据世界银行称,油价下跌加上管理不善,腐败和不利的商业环境正在加深伊拉克的经济危机,高失业率和新冠大流行导致1200万人处于贫困风险之中。

但是,不仅仅是基督徒的经济困难使他们难以重返,安全局势也十分脆弱,少数群体在伊拉克不再感到安全。

尼尼微平原处于什叶派民兵军事控制之下,而ISIS组织仍在全国范围内活动。今年1月,ISIS组织在巴格达进行了两次自杀式袭击,造成32人死亡,这是自ISIS组织于2017年失去所谓的哈里发之后进行的首次大规模袭击。

基督徒发现库尔德地区相对平静,成千上万逃离伊拉克中部的基督徒定居在那里,建造了学校和教堂。据信大约有15万基督徒居住在库尔德地区,该地区的迦勒底教堂于2015年成立了埃尔比勒天主教大学,这是一所向所有信仰的学生和难民开放的学校。

伊拉克的基督教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一世纪,当时使徒托马斯在美索不达米亚地区宣讲福音,伊拉克基督教徒讲古典叙利亚语,这是礼拜仪式中常用的一种阿拉姆语,也是一种口头语言,阿拉姆语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0世纪,使其成为世界上记录生活的最古老语言。

几种濒临灭绝的阿拉姆语在近东基督教社区中幸存下来,主要是老一辈人在使用,基督徒社区的散居意味着这些古老语言可能在不久的将来灭绝。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