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乍一看,土耳其被蹬出F-35项目似乎是一个负面消息,但是,当我们回想土耳其在国防工业上取得的成就,以及它所取得的那些让所有人瞩目且无法否认的成功,我们就可以说,美国的这些制裁已经为土耳其打开了迎来巨大机遇的大门。

美国总统乔·拜登在就职演说中承诺要成为所有美国人的总统,但是,通过分析他雄心勃勃的立法议程以及他在国会内处理这些议程的方式——特别是从共和党人的角度来看,再加上他任命政府高级职位的性质,我们不难发现,在迄今为止的时间内,拜登对共和党人采取的无视态度。

十年之前,突尼斯、利比亚、埃及、也门、叙利亚和巴林爆发的反政府抗议活动在该地区内外孕育了希望——亲民主的泛阿拉伯运动终于开花结果。然而,除突尼斯之外,这场“阿拉伯之春”最后却以失败告终。甚至突尼斯的成功也相当有限:国民经济一片混乱,民主实践也相当脆弱。

伊朗指责以色列袭击纳坦兹核设施基地,并将这次袭击称之为“非常糟糕的赌博”,称这是对伊朗人民采取的绝望报复,因为伊朗人民在解除国际制裁道路上取得了成功。伊朗外交部长穆罕默德·贾瓦德·扎里夫重申,要竭尽全力勇敢应对这个羞辱局势,并威胁要“对犹太复国主义者发动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