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科夫是他们的首要任务”:俄罗斯对乌克兰东北部发动致命袭击

在哈尔科夫市中心一栋被俄罗斯导弹损坏的建筑内,一名男子拿着一块木板来替换破碎的玻璃 (半岛电视台)

就像超现实恐怖电影中的一把巨大手术刀一样,一枚俄罗斯导弹将一栋5层公寓楼的一部分整个切掉,并造成10人死亡、60人受伤。

在扑灭上周黎明前袭击造成的大火后,救援人员发现受害者被埋在曾经是公寓墙壁、天花板和家具的废墟之中。

“我们挖出了一个人,他还活着,但是他的家人——他的妻子和8岁的女儿——都死了”,一名悲痛的救援人员在上周三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他的双手和制服都被烟灰和灰尘染黑。

袭击命中了乌克兰第二大城市哈尔科夫北部普罗斯库里大街的7号楼,而这里距离俄罗斯边境仅40公里。

乌克兰官员表示,哈尔科夫市遭到了15枚俄罗斯导弹(包括三种类型)的袭击,这也是自23个月前俄乌战争开始以来,针对该市的最大规模的袭击之一。

其中包括改装的S-300导弹——拦截和摧毁空中其他导弹的防空系统部件,以及旨在摧毁军舰的X-22高超音速导弹。

最大、最致命的武器是“伊斯坎德尔”导弹,这是一款长7米、价值300万美元、重近4吨、可携带480公斤炸药或核弹头的庞然大物。

当俄罗斯加强炮击时,哈尔科夫的乌克兰人躲避玻璃碎片以求生 (半岛电视台)

乌克兰官员尚未具体说明击中7号楼的导弹类型,但一位军事专家表示,俄罗斯“最有可能”使用的是S-300导弹。

乌克兰武装部队前副总参谋长伊霍尔·罗曼年科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它们并不精准,这是进一步摧毁这座城市的道义和心理压力。”

他还表示,“哈尔科夫是他们的首要任务,因为普京总统无法原谅一个讲俄语的城市却不想成为俄罗斯世界一部分的事实。”

俄罗斯一贯否认有关其袭击平民的说法。

克里姆林宫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表示,俄罗斯“不会像基辅政权那样袭击民用基础设施和住宅区”。

塔斯社报道称,俄罗斯“对雇佣兵的住所实施了精确打击”。

打击哈尔科夫

这座战前拥有150万人口的城市是乌克兰最脆弱的城市中心。

俄罗斯位于其北部和东部,被莫斯科吞并的卢甘斯克地区的边界位于其东南约150公里处。

官员称,在1月23日,该地区有222座建筑物的近5000扇窗户被爆炸和冲击波打破。

在受损的7号楼,社区工作人员快速高效地工作,他们去除锋利的玻璃碎片,并用黄色、蜂窝状的长方形刨花板覆盖每个缺口,以抵御刺骨的寒冷。

他们检查了每间公寓是否发生天然气的泄漏,并修复了受损的大门,并开始清除被炸成两半的砖块、玻璃碎片、塑料碎片和其他碎片。

一切如常,但已精疲力尽。

地区公共服务负责人维拉·费多罗夫娜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他们的工资为每月5400格里夫纳(约合145美元),但他们的工作量巨大,他们需要收集所有这些碎片,将之装载到卡车上并带走。”

两台挖掘机正在7号楼附近搜寻碎片,这距离2022年4月另一枚俄罗斯炸弹落下的地点仅有30米。

自俄罗斯对乌克兰发起军事行动的第一天起,俄罗斯军队就试图占领哈尔科夫,其派遣的武装运兵车几乎到达该市中心。

莫斯科部署了战略轰炸机、弹道导弹或巡航导弹,以及由伊朗或俄罗斯制造的无人机,只需几分钟即可从边境的另一边到达该城市。

与乌克兰首都基辅在几个月内就接收了先进的西方防空系统不同,哈尔科夫至今仍几乎没有防御能力。

当地居民和当局必须迅速适应,因为任何延误都意味着生命的损失。

该市的地铁系统发挥了24小时防空洞的作用,部分车站偶尔会成为等待空袭结束的学童的教室。

长期以来,哈尔科夫的地铁系统一直发挥着防空洞的作用 (半岛电视台)

公共集会、博物馆展览甚至社区中心的课程都已被禁止。

健身房和游泳池会在每次空袭时向顾客发出警告,但却让他们自己决定是离开还是留下。

乌克兰大胆的导弹和无人机袭击迫使俄罗斯将战略轰炸机转移到距离边境数百公里的机场。

它们不再进入乌克兰领空,但它们的速度为它们发射的导弹提供了额外的推动力。

每当卫星发现这些战斗机起飞时,哈尔科夫的居民都会通过Telegram或Viber频道收到警告和有关其潜在轨迹的信息。

老式的空袭警报也开始鸣响,但是许多居民已经习惯了这种高亢的声音,甚至根本就不会因之醒来。

这就是为什么塔玛拉·卡瑙霍娃(Tamara Karnaukhova)只有在阳台的门掉到床上时才会醒来的原因。

退休老人塔玛拉·卡瑙霍娃在其受损的厨房内拍照 (半岛电视台)

这位76岁的退休老人不知道是留在其位于7号楼的简陋一居室公寓内,还是选择逃跑。

冲击波震碎了大部分窗户并损坏了前门。

她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我并不害怕,我只是很困惑。”

在爆炸发生后,她跑下楼,烟雾从破碎的窗户中涌出,碎裂的玻璃散落在她脚下。

当她在邻居家时,劫匪潜入她的公寓,并在厨房里翻箱倒柜,但却没有拿走任何贵重物品。

卡瑙霍娃仍然无法理解俄罗斯为何要发动战争。

“他们需要土地吗?资源吗?”她大声质问道,“他们已经拥有了一切。”

“记不清了”

在俄乌战争开始后,瓦莱里·伊瓦赫诺加入了一个志愿者小组,并乘坐小型货车到处为炮击受害者分发热饮、零食和粥。

在2022年,他85岁的母亲位于哈尔科夫市中心的公寓遭到严重破坏,他花光了所有积蓄对其进行了翻修。

但在上周二早上,全新的窗户再次被打碎。

幸运的是,他的母亲知道“在两堵墙之间”的安全规则,并在玻璃碎片洒落到她床上之前的几秒钟内冲到了走廊。

伊瓦赫诺表示,他很高兴他的父亲没有活着看到这场战争。他的父亲于2022年2月23日,即这场战争开始的前一天。

“亲爱的上帝把他带走了,这样他就不会看到这种耻辱和恐怖的场景了”,伊瓦赫诺一边说,一边把粥倒进纸杯里,并把它递给哈尔科夫市中心的一名救援人员。

对他的团队来说,每次访问另一个被炮击的地点都是一场反复出现的噩梦。

“我已经记不清我们这样做了多少次,帮助了多少人”,他的同事斯夫特兰娜·斯特森科站在因上周二的袭击及其引发的火灾而受损的法学院历史建筑旁边这样说道。

他们所在的街道以俄罗斯19世纪最著名的诗人亚历山大·普希金的名字命名,大多数乌克兰人将对这位诗人的崇拜视为一种“文化帝国主义”。

在袭击发生当天,哈尔科夫当局决定以乌克兰哲学家和教育家赫里戈里·斯科沃罗达的名字重新命名该街道及其附近的地铁站。

志愿者斯夫特兰娜·斯特森科向哈尔科夫的急救人员递上一杯热粥 (半岛电视台)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