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人士:俄乌战争与沙特的观点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右)和沙特国王萨勒曼·本·阿卜杜勒-阿齐兹·阿勒沙特 (AFP)

自从8个月前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来,支持基辅的西方政府倾向于以非黑即白的方式来谈论这场战争,并对横跳在西方和莫斯科之间的国家几乎毫不留情。

美国领导层认为,支持乌克兰就是捍卫“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而该秩序正遭到流氓独裁者的破坏。

而在阿拉伯国家,这种摩尼教的说法在很大程度上被不被认同。沙特和海湾合作委员会的其他成员基本上将乌克兰战争视为一场复杂的欧洲冲突。因此,这不需要轮到阿拉伯国家来反对弗拉基米尔·普京政府。

尽管除叙利亚之外,没有任何阿拉伯政府完全支持俄罗斯入侵、占领和吞并乌克兰领土的行为。但是,阿拉伯政治家认为,其政府不应该因这场冲突而与莫斯科断绝关系。

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左)和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 (美联社)

因此,虽然海合会国家都极大地支持联合国大会关于谴责俄罗斯侵略乌克兰的决议。但并无任何一个国家与西方大国一起对莫斯科实施制裁或其他旨在挤压俄罗斯的政策。

在10月份,华盛顿阿拉伯海湾国家研究所的高级常驻学者侯赛因·伊比什写道,“包括中东在内的亚洲和非洲的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都并不像西方那样,它们将乌克兰战争视为国际关系中的决定性和变革性的时刻。”

随着乌克兰战争进入第9个月,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沙特可能会继续无视西方的压力,并与莫斯科结盟。他们表示,于利雅得的领导层而言,保持相对中立的政策符合沙特的利益。而另一方面,沙特正利用这场战争及其对战争的回应来向美国传达一个信息,即沙特并不是华盛顿的附庸国。

前美国驻也门大使、美国中东研究所高级副主席杰拉尔德·费尔斯坦(Gerald Feierstein)告诉半岛电视台称:“近年来,沙特人一直在强调,他们致力于避免卷入美国所谓的‘大国竞争’。并且沙特也曾明确表示,他们的利益集中在,与主要安全伙伴美国保持牢固的关系,还有他们的第一大经济伙伴中国,以及他们在欧佩克+的主要合作伙伴俄罗斯。”

沙特与俄罗斯的伙伴关系依然牢固

自普京2月下旬向邻国乌克兰派兵以来,利雅得仍一直与俄罗斯保持合作关系。事实上,在战争之初,正值西方通过制裁惩罚这些俄罗斯能源巨头之际,沙特王国控股公司向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俄罗斯石油公司和卢克石油公司投资了至少5亿美元。

最近,10月5日,以沙特和俄罗斯为首的欧佩克+卡特尔宣布,其计划减少石油产量。世界上最大的石油生产国沙特坚称,它完全是出于其金融和商业利益以及市场稳定的考虑才做出的这一决定。

然而,这一声明激怒了华盛顿的官员。他们认为,欧佩克+的决定将有助于俄罗斯抵制美国和欧洲的制裁,并且还会破坏西方孤立普京政府的努力。

费萨尔国王中心高级研究员约瑟夫·凯奇奇安告诉半岛电视台称,“无疑,利雅得认为有必要与莫斯科保持友好关系,既要协调石油生产,又要就其伊朗倡议与俄罗斯保持固定的对话”。这里指的是莫斯科与沙特的地区竞争对手伊朗的关系。

“2022年,沙特官员急于将石油价格稳定在每桶100美元左右,其主要目的是为国内的各种发展投资提供资金。而这只能通过统一的欧佩克+协议来实现,而且还要保持沟通渠道的通畅以讨论各种问题。”

10月早些时候,以沙特和俄罗斯为首的欧佩克+卡特尔宣布计划减少石油产量 (通讯社)

分析人士称,沙特与俄罗斯关系持续加强,即使是基于便利和机会主义,也将加剧利雅得和华盛顿之间的紧张关系。而美国立法者发表了降低华盛顿与利雅得的安全关系以及支持所谓的“NOPEC”(禁止石油生产或出口卡特尔法案)立法的激烈言论,尤其是在OPEC+的发布最新计划之后。这充分说明了沙特2022年在华盛顿的形象和声誉受到了怎样的影响。

费尔斯坦表示,“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袭击使(利雅得)政策受到关注,并迫使其选择立场。而这恰好是他们不想做的事情”。他还称,沙特最近在欧佩克+做出的决定“反映了这样一个现实,即他们所有的决定在美国看来都将是:‘你是支持还是反对我们?’”

伦敦国王学院副教授大卫·罗伯茨也表示,欧佩克+的决定在美国的评价“非常糟糕”。

他告诉半岛电视台,“但最重要的是,这基本上加深了沙特与美国关系中长期扩大的裂痕。而这可以追溯到2019年布盖格油田(Abqaiq)遇袭”,这里指的是据称在2019年也门胡塞叛军对沙特阿美公司设施发动袭击。罗伯茨还表示:“因此,长期以来,把沙特和美国维系在一起的绳子一直被拉到了接近临界点的位置。”

对乌克兰的援助

随着东西方的分歧加剧,大国竞争升温,同时保持与美国和俄罗斯的密切关系对沙特来说将是一项挑战。然而,利雅得已明确表示,它将继续寻求实现这一艰巨的目标,而这需要仔细掌握世界不断变化的地缘政治格局。尽管沙特与俄罗斯在能源、投资和其他领域的合作自2月24日以来仍一直在继续。但另一方面,沙特也一定程度表现出了对乌克兰的支持。原因是该王国试图将自己定位为一个有用的调解人。

9月,沙特和土耳其在促进基辅和莫斯科之间的囚犯交换一事上发挥了关键作用。一些西方公民(包括两名美国公民)在为乌克兰作战时在战场上被俘后因此而获释。此事也有助于沙特向美国和欧洲表明其在冲突中的立场,即其立场对西方利益有利而非有害。

10月早些时候,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进行了通话。萨勒曼承诺,沙特将向这个饱受战争摧残的国家提供4亿美元的非致命援助。而许多分析人士认为,这一举动的真相是,沙特努力在利雅得西部留下一种在冲突中保持中立的强烈印象。

华盛顿特区阿拉伯中心研究与分析主任伊马德·哈布告诉半岛电视台称,“在欧佩克+决定激怒美国之后,很难将沙特的人道主义援助视为一种态度。利雅得曾表示,它始终支持和平解决冲突,但并未直接谴责入侵乌克兰这一行为。如今,乌克兰肯定会对上述援助声明表示赞赏。但是,很难将该声明与石油减产决定的刻薄本质区别开来。”

核武器大大增加赌注

预设一下未来,并无立即解决乌克兰战争的迹象。而全球受到的影响是非常可怕的,特别是考虑到粮食安全面临着的风险,以及在冲突中使用核武器的可能性。

凯奇奇安表示,重要的是,要考虑延长战争是否会促使利雅得转变其外交政策。

他还表示,“尽管如此,也不会发生直接卷入冲突的情况。因为沙特已经呼吁结束冲突,并向不幸的乌克兰民众提供人道主义援助。此外,它还在联合国各项决议中投票支持乌克兰的领土完整,并努力说服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结束俄罗斯对乌克兰人的袭击。”

凯奇奇安还称,“最开始出现的转变很可能是发生在持续的战斗加剧对抗之后,比如使用战略核武器。在这种情况下,利雅得将被迫与莫斯科保持距离。而这样的升级很可能会引发各种后果。”

他认为,在海湾地区,发生上述情况背后的逻辑将取决于伊朗是否可能获得和使用核武器。尽管德黑兰坚称其核计划是绝对和平的。

凯奇奇安称,“如果发生了这种情况,那么利雅得将不可避免地寻求类似的目标,即启动一项以获取此类武器为特定目的的核计划,以保卫自己及其地区盟友。这就是为何沙特官员要对乌克兰战争持谨慎态度,并对导致双方交战的长期对抗保持警惕。因为其中一方可能在某个愚蠢或完全陷入失望的时刻诉诸于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