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尔、马里和布基纳法索军事领导人签署新协议,拒绝西非经共体

7月5日,尼日尔将军阿卜杜拉赫曼·奇亚尼与布基纳法索上尉易卜拉欣·特拉奥雷(右)在尼日尔尼亚美合影 (AFP)

布基纳法索、马里和尼日尔的军事领导人称赞新签署的条约是三国“朝着更大程度融合”迈出的一步,这是他们摆脱传统地区和西方盟友的最新表现。

周六,在尼日尔首都尼亚美举行的峰会上,三国领导人签署了一项联邦条约,旨在加强去年宣布的共同防御协定,即萨赫勒国家联盟(AES)。

此次签署是三国领导人尼日尔将军阿卜杜拉赫曼·奇亚尼、布基纳法索上尉易卜拉欣·特拉奥雷和马里上校阿西米·戈伊塔自他们在西非邻国发动政变上台以来首次联合峰会。

就在几个月前,这三个国家于1月份退出了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西非经共体)区域集团。

周六,奇亚尼在峰会上发表讲话,称成立50年的西非经共体“对我们国家构成了威胁”。

塞内加尔总统访问萨赫勒国家:新领导人首次访问马里和布基纳法索

西非经济集团暂停了这三个国家与政府的往来,此前这三个国家分别于2023年7月、2022年9月和2021年8月发生了军事接管事件。

西非经共体还对尼日尔和马里实施了制裁,但该集团领导人对这三个国家最终回归抱有希望。

奇亚尼表示:“我们将建立一个由人民组成的萨赫勒国家联盟,而不是一个由非洲外来势力指挥和指示的西非经共体。”

布基纳法索的特拉奥雷还指责外国势力试图剥削这些国家。这三个国家经常指责前殖民统治者法国干涉西非经共体。

他说道:“西方人认为我们属于他们,我们的财富也属于他们。他们认为他们必须继续告诉我们什么对我们的国家有利。”

“这个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我们的资源将留给我们和我们的人民。”

马里的戈伊塔则表示,加强关系意味着“对我们其中一个成员的攻击就是对所有其他成员的攻击”。

影响力的转移

半岛电视台记者艾哈迈德·伊德里斯周六在阿布贾报道称,三位军事领导人在西非经共体于尼日利亚首都举行会议的前一天举行了会晤。

伊德里斯表示,预计将讨论调解这些国家重返欧盟的努力。

他解释称:“许多人认为,尼日尔会议是为了反击西非经共体的所作所为,并阐明他们的立场:他们不会重返西非经共体。”

伊德里斯补充说,塞内加尔新当选总统巴西鲁·迪奥马耶·法耶最近以非正式身份访问了上述三个国家,以期修复关系。

他表示,“然而,目前还不清楚他是否得到了积极的回应。”

政治评论员、前西非经共体通讯主任阿达玛·盖伊表示,由三个成员国组成的萨赫勒国家联盟的成立“削弱”了该经济集团。

然而,盖伊告诉半岛电视台,“尽管西非经共体获得了实名认证,但在实现区域一体化、促进西非内部贸易以及确保该地区安全方面,其表现并不出色”。

他说道,“因此,这证实了西非许多人(普通公民甚至知识分子),他们对西非经共体的地位提出质疑,是否应该对其进行修改和重塑”,并敦促该集团进行外交努力,试图弥合分歧。

萨赫勒地区转向俄罗斯,美国同意从尼日尔撤军

暴力和不稳定

尼亚美峰会也在美国完成从尼日尔一个重要基地撤军的前一天举行,凸显出新军事领导人如何重新绘制近年来定义该地区的安全关系。

与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有关联的武装团体争夺这三个国家的领土控制权,引发暴力浪潮,并引起西方国家的担忧。

但在最近的政变之后,这些国家与西方政府的关系已经破裂。

法国军队于2022年从马里撤军,并于去年撤出了尼日尔和布基纳法索。

与此同时,美国空军少将肯尼斯·埃克曼本周早些时候表示,约1000名军事人员将于周日从尼日尔 101 空军基地撤出。

美国还准备在尼日尔中部阿加德兹附近建立一个价值1亿美元的无人机基地,官员们称该基地对于收集该地区武装团体的情报至关重要。

在排挤西方前盟友的同时,布基纳法索、尼日尔和马里的军事领导人越来越多地寻求与俄罗斯建立安全和经济联系。

然而,尚不清楚新方法是否有助于遏制困扰这些国家(约7200万人口)的暴力事件。

西非经共体在尼日尔政变后解除制裁,以维护稳定与团结

根据“武装冲突地点和事件数据库项目”(ACLED)的追踪数据,2023年,布基纳法索暴力事件大幅升级,造成8000多人死亡。

该组织表示,在尼日尔,对武装团体的轻微进展在政变后大幅倒退。

与此同时,“武装冲突地点和事件数据库项目”表示,与俄罗斯政府有关联的组织的“分子”在马里军队和瓦格纳雇佣兵的进攻中“参与滥杀数百名平民、破坏基础设施、抢劫财产,并引发大规模流离失所”。

约有300万人因全国各地的战斗而流离失所。

来源 : 半岛电视台+通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