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将迎来“戏剧性”的决选 勒庞的极右翼党派紧盯权力

人们在法国巴黎共和国广场抗议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 (路透)

法国民众正准备再次前往投票站进行国民议会的第二轮投票。

在现任总统马克龙的政党在最近的欧洲议会选举中被极右翼力量击败之后,马克龙就解散了法国议会并要求举行两轮提前选举。

在第一轮投票中,极右翼的“国民联盟”(RN)以超过29%的选票获胜。

抗议活动再次席卷全国,示威者们呼吁选民在本周日投票以反对这个前“国民阵线”党。

7月3日,巴黎的人们从共和国广场游行至位于法国首都的“国民联盟”总部。

“气氛非常紧张”,伦敦大学学院法国和欧洲政治教授菲利普·马利埃尔表示,“这是所有那些不希望国民联盟获得多数席位甚至赢得选举的人所动员的情绪。”

马克龙的复兴党在第一轮选举中只赢得了约20%的选票。一个名为“新人民阵线”的左翼政党联盟得票率高达28%,而该联盟旨在团结那些反对由玛丽娜·勒庞领导的民族主义和反移民党派“国民联盟”。

丹妮尔·巴伦是在20多年前从美国移居法国的——当时,雅克·希拉克在总统决选中击败了玛丽娜的父亲让-玛丽·勒庞。

她的孩子就出生在法国,她的全家在4年前都成为了法国公民。从那时起,巴伦一直在法国投票。

“在2002年美国大选结束的6个月后,我满怀希望地移民到法国,我坚信自己是在逃离一个根深蒂固的制度化种族主义的破碎民主国家,那个国家正在迅速走向极右翼政权。但我从未想过,在22年后,我会在我的移居的国家内面临同样的恐惧”,巴伦这样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

虽然第一轮选举的结果并不令人意外,但左翼选民担心他们在与“国民联盟”的对抗中已经没有其他选择。

“动员左翼、组建联盟和激增选票等手段已经不够了。极右翼仍然获胜,这有点令人沮丧”,来自里昂的29岁戏剧制片人巴普蒂斯特·科林这样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我仍然很高兴看到新人民阵线和团结起来的政党或者已经下台的候选人没有分裂选票。”

第一轮的投票率很高——接近68%,而2022年议会选举的投票率为47.5%。在第一轮的选举中,超过70名获得多数票的候选人直接当选。其他人将与每个选区的前两三个政党进行决选。

“面对国民阵线,现在是时候在第二轮选举中建立一个庞大的、明显的民主和共和联盟了”,马克龙在第一轮选举结果公布后的一份声明中这样说道。

但许多支持马克龙所在的复兴党的人,却不愿意在第二轮选举中支持“新人民阵线”的候选人,即使总统的政党处于落后地位。

科林表示,“马克龙的选民可以决定选举结果。他们有机会阻止国民阵线,但我担心这为时已晚,马克龙的选民还没有准备好投票给左翼党派。在极端主义政策方面,仍有言论将左翼与极右翼等同起来。”

在决选中,中间派可以与现有的左翼联盟联合起来,这样就不会出现三方竞选,以避免分散非国民联盟的选票。

菲利普·马利埃尔教授表示,“退出是必不可少的。如果没有退出,如果存在三位候选人,选民就不会具有策略性地投票。选民往往会忠于他们的候选人”,“但这不是投票给对手的问题。这是一个利用选票击败国民联盟的问题。”

“当你把权力交给极右翼时,你永远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才会把权力还给你。”

虽然第一轮选举结果无法预测577个空缺议会席位的最终分配,但“国民阵线”似乎有望赢得国民议会的相对多数席位。这样的结果将使极右翼政党首次在法国历史上通过选举掌权——维希政权曾在80年前与纳粹战时结盟。

图卢兹大学比较法研究员里姆-萨拉·阿卢安告诉半岛电视台,“我们从来没有如此接近让一个基于仇外心理、种族主义并且从源头就与纳粹合作者存在联系的政党掌权。第二轮选举至关重要,因为它将为这个国家的未来几年甚至是下一代人指明方向。”

“我毫不夸张地说,我们共和国的基础非常不稳固”,“极右翼不是一个正常的政党。当你把权力交给极右翼时,你永远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才会把权力还给你。”

如果“国民阵线”赢得绝对多数的选票支持,那么勒庞的门徒乔丹·巴德拉就可能会成为法国总理。

在巴德拉的帮助下,极右翼赢得了大量的年轻选民;根据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结果,有25%的18至24岁年轻人在第一轮投票中投给了“国民阵线”,而这一数字是两年前的两倍之多。

科林表示,“国民阵线被炒作得沸沸扬扬。巴德拉很年轻,而且喜欢玩TikTok,人们认为投票给国民阵线很酷,而在之前,这曾被认为是过时的。”

48岁的布列塔尼法语-匈牙利语-英语文学与翻译教授丹尼尔·萨博表示:“人们甚至没有投票给候选人。他们投票给巴德拉当总理,希望他们的选票能让他获得绝对多数。但大多数当地候选人都不太好。”

在当地,萨博观察到极右翼在本轮选举中的立足点不断扩大。

“布列塔尼一直比较开放,投票给国民阵线的人数较少”,他还表示,“但是国民阵线首次在很多选区中名列第一。我认为这是马克龙的错。他太傲慢了。他很聪明,但他做得不好。”

在法国,总理指导着国内议程,这就意味着巴德拉将有充足的机会以将“国民阵线”的强硬议程转化为政策。

马利埃尔表示,“他们将能够通过几乎所有类型的立法。”

巴德拉提出的一些建议包括,拒绝囚犯入住公共住房、停止对无证移民提供免费医疗(紧急情况除外)、终止非法国父母在法国生下的儿童在18岁时自动获得法国公民权,以及将法国对欧盟的贡献值削减20亿欧元(约合21.6亿美元)。

萨博指出,“国民阵线正在使用简单的政治伎俩作出人们想要听到的所有承诺,以将责任归咎于移民——尤其是阿拉伯移民。”

44岁的翁丁·德布雷往返于卢瓦尔河谷和巴黎之间,她说,如果“国民阵线”赢得多数席位,那么她很担心国家会陷入何种境地。

“法国许多人怀疑极右翼能否掌权,但是现在我们意识到,在现行的政治体系中,很多人觉得自己的声音没有被听到。我希望左翼和中间派政党也能意识到这一点。我们需要富有凝聚力的人文主义和民主价值观”,她还强调,“国民阵线对许多公民自由构成威胁,不仅是对跨国公民,而且对所有法国公民都是如此。”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