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金钱帝国:黄金时代与黑暗的殖民历史

在荷兰殖民主义时期,该国通过剥削和奴役其他民族而获得了大量的财富 (盖帝图像)

从东印度群岛的海岸到加勒比海的金色海滩,从生机勃勃的非洲深处到新大陆,荷兰船只来回航行,以执行长达近4个世纪的殖民任务,并在此期间与其他国家共同塑造了现代世界的主要特征。

荷兰的殖民统治正式开始于17世纪初,随着1602年荷兰东印度公司和1621年荷兰西印度公司的成立,一直持续至20世纪末,期间曾经历过扩张和收缩。

在17世纪,荷兰帝国在东南亚地区迅速扩张,并控制了爪哇岛、香料群岛(摩鹿加群岛)、苏门答腊岛和婆罗洲的部分地区、马来西亚、台湾岛、斯里兰卡和锡兰的部分地区。荷兰人在加勒比地区建立了殖民地,例如阿鲁巴和苏里南,并在一段时间内控制了巴西的部分地区,还在北美洲建立了新的荷兰殖民地,其中包括现在的纽约州、新泽西州、特拉华州和康涅狄格州的部分地区。

在非洲,荷兰人在今天的南非建立了殖民地,并成为其往返亚洲以及荷兰黄金海岸(加纳)的船舶的重要补给站。除了伊朗和世界其他地区的商业中心之外,他们还在西非沿海建立了多个商业中心。

18 世纪末,印度治里的东印度公司建筑 (社交网站)

支柱

东印度公司和西印度公司在荷兰的殖民主义历史中发挥了关键的作用,东印度公司垄断了与亚洲的贸易,并在整个印度洋建立起了贸易中心和堡垒网络,而西印度公司的目标则是在美洲和非洲地区建立荷兰殖民地,尽管该公司在获取土地方面不如东印度公司成功,但它仍在北美洲和非洲部分地区的殖民化过程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东印度公司是世界上最早的跨国公司之一,也是当时最大的雇主,拥有强大的海军力量。到1670年,荷兰商船运输总量约占欧洲运输总量的一半。

在18世纪末,荷兰殖民代理人直接控制的总人口约为1000万,而他们的主要殖民动力就是经济收益,也可以通过这一点来从总体上理解荷兰的殖民行为,他们还在不同国家建立了许多的战略要地和殖民地,以实现这种收益。

其经济严重依赖香料(被誉为印度群岛的黄金)、糖(被誉为白金)、肉豆蔻(被誉为褐金)的贸易,此外,荷兰人还从奥斯曼帝国走私了咖啡豆并种植在印度,从而在爪哇(现在的印度尼西亚)收获了第一批咖啡。

另一方面,农业项目需要非洲劳动力,奴隶贸易也因此开始活跃,在最初,新教荷兰人对进入这项贸易犹豫不决,因为一位牧师声称这是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对天主教的“背离”,但是,随着殖民主义扩大其运作范围,人们的态度开始发生变化,这也导致教会传播的信息发生转变,并开始在圣经中寻找故事来使奴隶制合法化。

印度尼西亚要求荷兰归还被盗文物 (半岛电视台)

黑暗的殖民历史

诚然,历史学家将17世纪称为“荷兰黄金时代”,在此期间,荷兰积累了前所未有的财富,阿姆斯特丹等城市的思想生活蓬勃发展,伦勃朗·范·莱恩等艺术家创作了大量的艺术杰作,但在这些繁荣 的背后,却是一个黑暗的事实,即通过剥削和奴役其他民族而取得大量的财富。

三百多年来,荷兰商人在世界各地奴役了数百万人,并将他们强行运送至所需之地,因此,在极其恶劣的条件下,非洲各地的成人、儿童都遭到了奴隶贩子的绑架,并被强行运送至荷兰的各个殖民地——他们被迫在那里的种植园内做奴隶,就连荷兰殖民地内的原住民也难以逃脱这样的命运。

大西洋上的奴隶贸易对荷兰经济的影响是巨大的,在1770年,以奴隶为基础的经济活动占到荷兰国内生产总值的5.2%,奴隶生产的荷兰商品的进出口比例至少达到了19%。

荷兰人征收土地税,并决定农作物的类型和数量,他们要求爪哇农民将五分之一的农作物交给荷兰人,以换取与土地价值无关的小额固定现金补偿。在一些年份内,荷兰政府从爪哇殖民地获得的总收入约占其总收入的33%。

种植园内的死亡率上升,再加上热带气候带来的传染病蔓延,如果治疗受伤的奴隶需要花费很多的钱,主人就会选择抛弃他——让他等死,或者直接枪杀他。在一些令人绝望的情况下,他们还会被带到森林里以供奴隶主及其朋友“休闲狩猎”。这些种植园往往拥有非常浪漫的名字,例如“玫瑰之城”、“美好和平”。

至于在磨坊或厨房里工作,那就更危险了。将奴隶送到那里工作,被认为是对他们的一种惩罚,因为他们会掉到磨轮上或者掉进正在熬糖的锅里,再加上在尘土飞扬的谷仓内工作并饮用受污染的水,肺部疾病会在奴隶之间蔓延,并且增加了他们之中的死亡人数。

荷兰殖民地的原住民遭到奴役 (盖帝图像)

印度尼西亚大屠杀

1621年,在荷兰对印度尼西亚班达群岛进行殖民统治期间,负责荷兰东印度公司运营的简·皮特斯佐恩·科恩发现,如果荷兰人能够疏散班达群岛的居民并取代他们,那么肉豆蔻贸易就将更加容易。科恩的士兵们奴役了近15000名班达岛居民,并杀死了其中许多人、驱逐了其他一些人,到战役结束时,这里已经只剩下大约一到两千名原住民。

在19世纪末,荷兰殖民者入侵了苏门答腊岛的亚齐苏丹国,并导致当地数万居民丧生、数万人流离失所、数百个村庄被摧毁。根据一些资料记载,在1904年,荷兰军队还在库塔里村杀害了5621名印度尼西亚平民。

在后来的1945年,在日本占领军宣布投降、印度尼西亚宣布独立之后,荷兰人试图重新控制雅加达,而且两国之间的战斗以“警察行动”之名从1945年一直持续至1949年——这种命名是为了将这场战斗定性为与法律和秩序相关的印度尼西亚内部事务,而针对叛乱分子的杀戮行动,则长期被视为合法军事行动期间发生的附带事件,并在公开辩论中被视为“过分之举”,而这些行动导致了150000名印度尼西亚人和5000名荷兰人的死亡。

通过焦土政策镇压反对派和叛乱运动,在从1946年底到1947年初的近3个月时间内,由雷蒙德·韦斯特林上尉领导的荷兰军队在南苏拉威西岛杀害了数千位平民。

1947年12月9日,荷兰军队进入了西爪哇村以清理该地区,据报道,伤亡人数从150人(荷兰方面提供的人数)到431人(印度尼西亚当局公布的人数)不等。这场屠杀引起了外界的高度关注,联合国委员会也对此进行了调查,而其得出的结论是,此举是“蓄意且残忍的”。

在2017年,荷兰媒体发布的一篇研究文章指出,根据荷兰军方的报告,在1945年至1949年期间被杀害的印度尼西亚人总数至少达到了97421人。此外,双方对荷兰殖民主义受害者的总人数的评估存在很大的差异。

荷兰在印度尼西亚实施其殖民主义

“荣誉债务”与面对过去

20世纪初,在内部批评和政治舞台的影响之下,荷兰殖民主义形成了自己的“道德政治”理念,其最重要的倡导者之一是自由民主党成员康拉德·西奥多·范。荷兰议会表示,荷兰人因为从东印度群岛榨取财富而欠下了需要偿还的“荣誉债务”,并建议荷兰从严格的政策转向推行积极的计划。在1901年,随着政府的更迭,这一尝试开始了。

拟议的荷兰道德政策代表了向一种更加家长式的殖民主义形式的转变,其道德是基督教慈善和优越感的混合体,并被包装在发展和提高原住民水平的话语之中,但是,尽管这一政策在印度尼西亚实施了30年的时间,但是研究人员表示,几乎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以改变这种不幸的现实。

在数十年后,有关殖民历史的批判性讨论才开始出现,一些人将其归因于荷兰官员不愿道歉,因为这可能会冒犯那些曾以国家名义而冒生命危险的荷兰退伍军人。此外,正如其他人所指出的那样,还存在一些真实的威胁阻止他们这样做,此外,对道歉可能造成的经济后果的恐惧,也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在2012年,荷兰国家媒体《人民报》首次刊登了在印度尼西亚独立战争期间,荷兰士兵在乱葬坑内残酷射杀手无寸铁的印度尼西亚受害者的照片,而这些照片令这个以正直和人道主义为荣的国家深感震惊。

为殖民历史道歉

直到2011年,荷兰才为其殖民历史道歉,当时,有8名印度尼西亚寡妇和一名男性对荷兰政府提起诉讼,并指控荷兰政府于1947年在爪哇村拉瓦吉迪处决了他们的伴侣,但是荷兰政府却以诉讼时效为由提起上诉,后来却被海牙一审法院驳回上诉,并责令其支付赔偿金。此案为针对荷兰政府在殖民时期所犯罪行的连续案件敞开了大门。

在大多数涉事荷兰人退出历史舞台后,荷兰的殖民主义暴行问题变得不再那么敏感,2012年,在拉瓦吉迪事件发生后不久,有3家研究机构呼吁政府资助对“1945年至1949年期间的军事行为具有争议的层面开展调查”,而在4年后,政府终于同意为这项调查提供超过400万欧元的资金。

在2013年,荷兰驻印度尼西亚大使首次就荷兰军队在印度尼西亚独立战争期间犯下的大规模屠杀和过度暴力行为做出严正道歉,荷兰国王威廉-亚历山大在2020年3月正式访问印度尼西亚期间,也就荷兰军队在1945年至1949期间于印度尼西亚犯下的大规模杀戮和过度暴力行为作出道歉。

荷兰为其殖民行径道歉

在这场访问期间,荷兰国王发布了印度尼西亚独立声明,但却引发了一些政府成员的反应和不满,因为他没有就其内容和时间节点征求他们的意见。许多荷兰退伍军人——尤其是战争退伍军人——认为这项道歉是在他们“背后捅刀子”,并对此回应称,他们完全凭良心在为荷属东印度殖民地作战,而印度尼西亚的叛乱分子在那里犯下了“更加严重”的战争罪行。

印度尼西亚前外交部长哈桑·维拉尤达批评这一道歉称:“如果荷兰人真的诚实,并且认真地想要与他们在印度尼西亚的黑暗历史和解,他们就应该为350年来的殖民统治道歉,而不是只对二战后试图重新控制印度尼西亚的短短时间内的行为道歉。其次,他们必须效仿德国和比利时提供赔偿的做法。”与此同时,他还认为印尼总统的反应非常冷静且具有前瞻性。

根据历史学家的说法,荷兰的殖民历史——特别是1945年至1949年期间——曾经一度是禁忌话题,而在过去10年内,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出版物反对有关该国过去的公认观点,而且荷兰民众对于该国的殖民主义过去及为之道歉的立场存在很大的分歧——2022年11月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只有38%的受访者赞成请求宽恕,从而反映出民众对该国殖民历史的看法存在巨大的差异。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