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解的新迹象:安卡拉是否会与大马士革恢复关系?

埃尔多安(左)不排除安卡拉和大马士革之间建立关系,阿萨德确认他的国家对尊重叙利亚主权的倡议持开放态度 (欧洲通讯社)

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表示土耳其愿意与叙利亚政权实现关系正常化,但不愿与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会面,并回顾了2011年叙利亚革命爆发前的友好关系,引发了广泛争议。这引发了人们对安卡拉是否可能超越叙利亚政权为与其实现关系正常化的任何举措设定的先决条件的疑问。

埃尔多安表示,他认为两国之间建立关系没有障碍,并指出阿萨德的积极声明,阿萨德反过来又确认大马士革对尊重叙利亚主权和打击恐怖主义的倡议持开放态度,因为这些声明是在土耳其认真寻求重振这条摇摇欲坠的道路之际发表的。

与叙利亚政权关系密切的《国家报》上周日报道称,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很快将举行叙利亚-土耳其会议,预计会议将于本周举行,在土耳其和俄罗斯总统预计在于7月3日至4日举行的上海组织会议期间的会议之前或同时举行。

在国家情报首脑和国防部长举行一系列会议后,俄罗斯、土耳其、伊朗和叙利亚外长此前曾于2023年5月在莫斯科举行“四方方案”会议。然而,尽管做出了这些努力,土耳其的努力却因阿萨德的声明“埃尔多安的目标是使土耳其在叙利亚的占领合法化”而动摇。

共同利益

土耳其政治、经济、社会研究基金会(SETA)战略专家、政治分析师穆拉特·阿斯兰认为,安全问题是土耳其追求与叙利亚关系正常化的主要动机,与阿萨德政权达成协议将有助于“孤立库尔德工人党和伊斯兰国等恐怖组织,减少他们可获得的支持点,特别是在采取军事选择时”。

他指出,土耳其寻求确保叙利亚人安全、有尊严、自愿返回家园,与阿萨德达成协议是实现这一目标的重要一步。

至于叙利亚政府,政治分析家艾哈迈德·奥兹古尔告诉半岛电视台:“安卡拉的评估表明,不断变化的形势促使大马士革最近软化了立场。”他解释道,有四个突出的事态发展促成了这一转变:

  • 以色列侵略加沙地带及其向黎巴嫩扩张的危险日益增加,特别是因为以色列一再针对伊朗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
  • 关于人民国防军在美国的支持下,通过举行地方选举和制定新宪法来加强对叙利亚北部的统治。
  • 俄罗斯和伊朗对大马士革施加的压力,因为奥兹古尔认为,伊朗的消极做法,特别是在总统易卜拉欣·莱希去世后,可能会在一定时期内减少伊朗对叙利亚的兴趣,这让大马士革在决策时得到一些安慰。
  • 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任何潜在的权力变化都可能导致美军从叙利亚撤军,安卡拉评估称,在这种情况下,大马士革可能会选择与土耳其合作开展这项行动。
了解土耳其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地区 (半岛电视台)

俄罗斯的角色

土耳其媒体透露,鉴于土耳其拒绝在叙利亚东北部自治行政区举行地方选举的立场,土耳其外长哈坎·菲丹上个月在莫斯科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晤时提议恢复两国之间的会谈由叙利亚民主力量(SDF)控制,因为它们对叙利亚的统一和土耳其的国家安全构成了威胁。

在同一背景下,叙利亚通讯社在6月26日阿萨德会见俄罗斯中东问题特别代表亚历山大·拉夫连季耶夫的报道中称,官员们讨论了土耳其-叙利亚行动,阿萨德表示“对任何与叙利亚-土耳其关系有关的倡议持开放态度”。

报道指出,叙利亚总统强调,与土耳其的谈判需要基于保障叙利亚国家对其整个领土的主权的原则,重点是“打击恐怖主义”,并重申“任何举措的成功和有效性都与尊重国家主权和稳定有关。”值得注意的是,阿萨德没有为土耳其士兵的撤军设定条件,而是强调“尊重主权”。

叙利亚反对派的立场

在埃尔多安发表有关土叙关系和解并启动新一轮谈判的声明后,叙利亚反对派面临着艰难的战略选择和决定性的政治十字路口。

叙利亚北部和东部民主自治政府发表声明,谴责土耳其总统有关“和解”的言论,并将其描述为针对叙利亚各派人民的重大阴谋。

当局认为,与土耳其政府达成的任何协议都会对叙利亚人民的整体利益构成威胁,加剧该国的分裂,并破坏叙利亚及其人民的团结。声明证实,这些协议不会带来任何积极成果,反而会加剧叙利亚危机、蔓延混乱。

在相关背景下,叙利亚反对派联盟领导人哈迪·巴赫拉在土耳其外交部长哈坎·菲丹发表声明后表示,“叙利亚问题的可持续解决方案不在于国家和政权之间达成保护其利益和安全的谅解,而在于让国内外的叙利亚人相信,他们拥有一个宪法受到尊重和执行的国家,以及保障其个人安全和社会安全的法律。”

埃尔多安指责反对派的“有毒言论”引发了开塞利针对叙利亚人的暴力事件 (半岛电视台)

选举文件

记者兼三大洲中心主任艾哈迈德·哈桑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土耳其关于叙利亚政权的声明“仍然不切实际”,因为它将叙利亚问题视为“一个可以通过与阿萨德政府合作解决的问题,无论是土耳其反对派还是政府,这都是不准确的做法”。

他解释称,土耳其反对派以“叙利亚领土完整、不干涉内政”为原则,但现实却是多党分权、国际代理人冲突,叙利亚政权对部分地区的控制有限。

他指出,叙利亚政权并不控制与土耳其的边境,这使得解决土耳其国家安全问题的谈判徒劳无功,并表示土耳其反对派拒绝建立国家层面以外的关系,这违反了承认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存在的第2254号国际决议。

关于土耳其的叙利亚难民,他指出,他们在该国的存在是“该政权针对本国人民发动的灭绝战争”的结果,这使得他们不愿意整合或处理土耳其对阿萨德政权的政策。

他指出,过去几天的事实证明,在土耳其的400万叙利亚人与反对派地区的其他600万叙利亚人有联系,这可能会导致叙利亚北部局势爆发,这让土耳其政府走在雷区。

哈桑补充说,与叙利亚政权的关系旨在准备长期谈判,以获取一些共同利益,特别是一年半后可能提前举行总统选举,或2028年选举临近,而不对叙利亚政权或叙利亚北部采取实际步骤。

他强调,如果土耳其支持叙利亚政权并与其实现正常化,它将失去叙利亚北部民众的支持,这将把土耳其的存在视为一种占领,并赋予那些在国际社会攻击土耳其人的人合法性。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