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党替换拜登的不同情景

拜登在总统辩论中的糟糕表现导致民主党人呼吁其让出总统候选人资格 (法国媒体)

当拜登在6月27日与特朗普的辩论中表现糟糕之后,《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日报》的编辑委员会罕见地达成一致,要求这位现任总统退出总统选举的竞争。

与民主党关系最为密切的自由派媒体《纽约时报》在一篇社论中呼吁,有必要以一位更加年轻、更有活力的候选人取代拜登,以击败特朗普并阻止后者在四年之内重返白宫。

而与共和党关系密切的保守派运动最重要的媒体《华尔街日报》则强调了让拜登退出总统选举的必要性,因为中国、俄罗斯、伊朗、朝鲜等所谓的“美国劲敌”都看到了拜登身体虚弱、口吃的形象,并在令人难以想象的衰老迹象中丧失了原本的演讲思路,而这会有损美国的形象和利益。

美国现任总统拜登(右)与前任总统特朗普举行辩论

由“CBS News”和“YouGov”在上周日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近72%的登记选民认为总统在心理和认知方面的健康状况并不适合担任总统。

与要求拜登退出总统竞选的呼声相反,民主党高级领导人团队正在为让拜登留在总统竞选中辩护,其逻辑是:一个糟糕的夜晚并不会影响拜登之前取得的成功。

这股强劲的潮流正在努力忽视民主党选民和独立选民关心的重要问题,而这仅仅与拜登健康、精神和认知能力的下降有关——正如超过5000万美国人在这场直播中所见证的那样,即拜登真的有能力在86岁之后完成其第二个总统任期吗?

在要求拜登留任和要求他退出总统竞选的呼声之间,民主党评论员竞相提出有关拜登未来的不同情形,其中部分人还提出了一些可能跃入总统候选人提名并击败特朗普的名字。

民主党评论员强调了时间因素、民主党大会将于今年8月19日至22日在芝加哥举行的时间节点,以及在这场会议日期之前解决这一争端的必要性。

拜登与特朗普对加沙战争的立场

第一种情形:拜登留任

拜登受益于一些美国现任或前任民主党领导人的公开声明支持,其中包括: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前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众议员詹姆斯·克莱伯恩、加利福尼亚州州长加文·纽瑟姆、密歇根州州长格雷琴·惠特默。

拜登在民主党初选期间没有任何竞争,并且在4000名代表中获得了3900名代表的支持承诺,约占代表总人数的99%,而这也支持了这种情形的出现。

出现这种情形的基础在于这样一个事实:任何其他选择都会损害民主党及其凝聚力,背景是该党的进步运动和传统运动之间对以色列侵略加沙地带的不一致立场已经揭示了其脆弱的凝聚力。

第二种情形:拜登自愿退出

这种情形假设拜登本人决定退休,而且该党的程序性任务在理论上非常简单,那就是如何找到另一位候选人以参加总统竞选。

拜登的自愿退出意味着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将继续开放,并对其他潜在候选人进行投票,直至其中一名候选人获得多数代表的选票。这也可能会引发民主党内争夺候选人提名的激烈竞争。

这种情形会让人回想起1968年的美国选举,当时的总统林登·约翰逊因民众反对越南战争而出现支持率下降的情况,他也因此决定不再参选,甚至是在民主党选出副总统休伯特·汉弗莱作为新的总统候选人之后,民主党代表大会仍是一片混乱。

民主党内高级官员担心,如果民主党在拜登退出选举舞台后开展公开竞争,并且有不止一名候选人参与竞选,那么就将出现彻底的混乱。

第三种情形:针对拜登的政变

这意味着拜登在非自愿的情况下被迫退出选举,而这将是一种不太可能的情形。除了获得多数代表选票的候选人之外,没有任何政党试图提名任何人选,而且目前事态似乎还没有任何要朝这个方向发展的趋势。

没有证据表明民主党会在未经拜登批准的情况下考虑变更。但是,即使发生这种情形,也缺乏在民主党大会之前更换候选人的机制,当然也没有办法任命一位经过精心挑选的继任者。

只有当民主党的大部分人对拜登失去信心时,这种情形才会发生,因为从理论上来讲,全国代表大会的代表们可能会发生集体叛变。当然,他们被选为代表正是因为他们对拜登的忠诚,并且承诺会在这场大会上支持他。

民主党的章程包含在紧急情况下更换候选人的条款。但是该程序旨在应用于总统候选人突然死亡、辞职或者丧失工作能力的情况,而不是要强行换掉不愿退出的候选人。

拜登在初选中并没有面临来自民主党内的强劲竞争对手——他的对手是来自明尼苏达州的一位不知名的众议院议员丹·菲利普斯和作家玛丽安·威廉姆森,而他们只获得了极少数的代表选票。

尽管如此,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规则仍存在一些漏洞,可以在理论上促使拜登退出;该政党的规则允许代表们“凭良心反映其选民的感受”,从而意味着他们可以考虑其他人选。

这也意味着民主党代表之间可能会发生叛逆,甚至可能会出现损害该党形象的激烈争论,而且当没有候选人拥有多数代表选票的支持时,就可能会发生混乱。

替代机会

从宪法上看,如果拜登在总统任期内辞职,其副总统卡玛拉·哈里斯将自动接替他而成为总统。但如果拜登退出今年11月份的总统竞选,那么同样的规则并不适用,并且没有任何机制可以让副总统在公开大会上占据上风,因为她必须像其他任何寻求获胜的候选人一样竞争党内总统候选人之位,并且必须像其他任何一位候选人一样赢得多数代表的支持。

决定拜登的继任者可能会引起党内分歧和混乱,而代表们将在一系列的投票中决定最终人选。

民主党还因“超级代表”制度而闻名——这是一个由约700名党内高层领导人和民选官员组成的团体,他们根据自身的立场而自动在大会中拥有代表选票。根据民主党的规则,他们不能在第一轮投票中投票选择该党的提名人,但是当提名人选发生变化时,他们可以在后续阶段自由进行投票。

有人呼吁加州州长加文·纽瑟姆、密歇根州州长格雷琴·惠特默或宾夕法尼亚州州长乔什·夏皮罗表达挑战拜登的愿望,但到目前为止,这些候选人都没有宣布任何要取代现任总统的意愿。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