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的外交政策会在新总统上任后发生变化吗?

伊朗总统候选人马苏德·佩泽什基安(左)和赛义德·贾利利 (路透)

伊朗总统选举剩余的两位候选人赛义德·贾利利和马苏德·佩泽什基安为选民提供了对国家未来的不同看法。

然而,专家表示,他们的不同观点不太可能导致伊朗外交政策发生重大变化。

前卫生部长兼外科医生佩泽什基安在周五的选举中名列第一,但未能获得直接胜利所需的50%选票,因此他不得不与排名第二的贾利利进行决选,决选将于7月5日举行。

周五的提前选举是为了选出总统易卜拉欣·莱希的继任者,莱希于5月底在一次直升机坠毁事故中丧生。

佩泽什基安是唯一获准参选的非保守派候选人,因此在竞选中脱颖而出。

他得到了前外交部长穆罕默德·贾瓦德·扎里夫等改革派的支持,扎里夫的参与可能表明佩泽什基安将追求一项关键的改革派外交政策目标:重新谈判核协议,以减轻对伊朗经济的制裁,并缓解与西方的紧张关系。

2015年,伊朗与中国、欧盟、法国、德国、俄罗斯、英国和美国签署了一项协议,以削减其核计划,换取解除制裁。该协议是在哈桑·鲁哈尼担任中间派总统期间签署的。

2024年伊朗大选结果:无候选人获得多数席位,将进行决选 (半岛电视台)

但三年后,时任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退出了该协议,粉碎了那些相信该协议将为伊朗经济复兴铺平道路的人的希望。

相反,美国实施了严厉的新制裁,伊朗强硬派找到了新的借口,说西方不可信。此后,有关恢复该协议的谈判基本陷入停滞。

在政治光谱的另一端,贾利利被认为是保守派政治最坚定的代表。

分析人士称,如果这位坚定的强硬派在其他保守派首轮候选人的支持下获胜,将标志着特朗普对西方,尤其是美国采取更加对抗的态度。

贾利利在2007年至2012年期间担任首席核谈判代表,他反对伊朗应与其他国家讨论或妥协其铀浓缩计划的想法,这是他在2015年协议中坚持的立场。

并非唯一的决策者

无论候选人的立场有多么不同,伊朗总统的行使职权都是有限的。

最高领袖阿亚图拉·阿里·哈梅内伊和他领导下的伊斯兰革命卫队在外交政策方面拥有最大的发言权。

选举
伊朗2024年提前举行总统选举
两位主要候选人都没有获得50%选票,但佩泽什基安以100万票领先。他与贾利利将进行决选。 (半岛电视台)

国际危机研究组织伊朗项目主任阿里·瓦埃兹表示:“如果特朗普政府或拜登政府对美国总体发展轨迹做出180度大转变,那么在伊朗,随着总统职位的变更,会出现45%的差异,虽然这不是微不足道的,但影响不如在其他国家那么大。”

“有一些连续性的因素限制了人们可以看到多少变化。”

这被认为是周五选举投票率仅为40%的原因之一,这是伊朗自1979年伊斯兰革命以来投票率最低的一次,因为选民似乎已经失去了更换总统后情况会有所改善的希望。

一位改革派总统将不得不面对主导伊朗议会的极端保守势力,而他与西方接触的能力也将受到伊朗地区事务的考验,因为伊朗与西方盟友的关系已经陷入僵局。

今年4月,伊朗对以色列发动了导弹和无人机袭击,以报复以色列袭击叙利亚大马士革的伊朗领事馆,导致伊朗革命卫队高级指挥官死亡。

此次史无前例的针锋相对发生在地区紧张局势加剧的背景下,以色列对加沙的战争持续不断,而以色列与伊朗支持的黎巴嫩真主党之间爆发全面战争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大。

尽管伊朗革命卫队长期以来严格处理地区政策,但与世界大国的核谈判仍在进行中。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中东研究教授瓦利·纳斯尔表示,在这个问题上,总统可以定下基调和态度,即使只是做出微小的变化。

纳斯尔说道,“在核协议问题上,总统在探索不同结果的可能性方面可以发挥重要作用。佩泽什基安会提出与美国开始谈判的理由,而贾利利则不会。”

核外交对伊朗人来说至关重要,因为它直接影响该国的经济,这是大多数伊朗人最关心的问题。历届政府都未能解决货币贬值和通货膨胀问题,他们将其归咎于西方制裁制度。

纳斯尔表示:“要想解除制裁,就需要有兴趣与西方对话,无论你的总统是否顽固,这都会产生影响。”

2024年6月28日,伊朗妇女在德黑兰举行选举,选举易卜拉欣·莱希继任者,莱希在一次直升机坠毁事故中丧生 (路透)

强硬路线

贾利利出任总统将符合已故莱希的做法,莱希在其三年任期内承诺不将经济与与外国的核谈判挂钩。

相反,政府决定依靠伊朗国内的能力,同时将业务转向东方,加强与中国、俄罗斯和邻国的关系。

在所谓的“抵抗经济”的带动下,伊朗去年与沙特阿拉伯签署了一项由中国斡旋的协议,结束了这两个地区竞争对手之间长达数年的冷战。

莱希还推动伊朗加入上海合作组织,伊朗今年早些时候成为金砖国家集团成员。

但所谓的“转向东方”并没有在改善经济方面产生切实的成果,保守派阵营也承认了这一点,因此未来的总统都需要在方向上取得平衡。

研究外交政策的智库DiploHouse主任哈米德·礼萨·戈拉姆扎德表示:“贾利利无法完全避免与西方的谈判,因为佩泽什基安不会只关注核谈判。”

他补充道,伊朗的外交政策也将取决于外部因素,其中最重要的是11月的美国大选。

他表示:“挑战不是来自伊朗内部,而是来自外部,即取决于特朗普还是拜登获胜。即使佩泽什基安成为总统,他也将面临国外挑战,而不是国内挑战”

伊朗总统有什么权力?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