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的政党在2024年欧洲大选中失利意味着什么?

观察家证实法国总统马克龙在法国民众当中的支持率下降 (美联社)

距离定于6月9日在法国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还有3天时间,在此之前,美国总统拜登、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德国总理朔尔茨出席了庆祝诺曼底登陆80周年的活动,而法国总统马克龙也通过法国各大媒体向民众发表了讲话。

马克龙原计划在本周四晚间的讲话中将重点放在其竞选活动上,以吸引选民的注意力,但他又谈到了乌克兰与俄罗斯之间的战争,并且重申了他对巴勒斯坦国的立场,同时还抓住机会强调了让欧洲极右翼势力取得胜利的危险。

此时,民意调查结果显示,马克龙所在政党的投票意向在15%至20%之间,这是自欧洲竞选活动开始以来的最低水平,而在巴尔德拉的领导下,“国民联盟”(原“国民阵线”)已经不再势弱。

欧盟即将举行选举

选举事实上已于本周四开始,并且将持续至6月9日,届时,欧盟各国约3.6亿选民将被邀请选出本届议会的720名议员。

选举日期因联盟国家而异。荷兰的选举已于本周四开始,而爱尔兰的选举则于本周五举行,拉脱维亚、马耳他和斯洛伐克将在周六举行选举,而意大利和捷克共和国的选民将在周五和周六两天完成投票,而其他欧盟国家则将于6月9日举行投票。

人气下降

自2022年连任以来,马克龙一直遵循“消化危机与停滞,然后重新开始”的模式,但是民意调查结果以及在欧洲选举中选择瓦莱丽·海耶为复兴党名单中的领导人,却招致了大量的批评。

关于马克龙党内知名人士拒绝担任其提名名单领导人的问题,政治学教授托马斯·吉诺利解释称,他们不愿意冒险,因为他们并不认为结果会对他们有利。“在这样的情况下,他选择了海耶这个在选举之前并不在全国范围内为人所知的人选,而她只是该党内的二级成员”。

吉诺利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指出,马克龙无法竞选第三个总统任期,这意味着中央集团的领导人在总统权力之争中不再拥有同样的呼声和人气,从而自动削弱了他对这个目前还没有任何新的政治名称的党团的领导力。

另一方面,益普索研究所政策与研究部门主任斯特凡·祖姆施泰格认为,法国总统上个月在索邦大学发表的演讲,以及法国频道在周四晚间播放的对他的采访,“没有产生任何积极的影响”。

祖姆施泰格表示,马克龙在法国的人气已经不高,也无法支持其阵营的选举名单,尽管他试图将自己塑造成一位“欧洲领导人”,但他并没有在重要的欧洲选举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祖姆施泰格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补充称,马克龙最近专注于欧洲事务,并且经常在没有事先警告其欧洲伙伴的情况下单独采取主动行动,并在没有与其他人协商的情况下独自实施自己的战略。祖姆施泰格还提到了他关于向乌克兰派遣士兵的言论,以及德国和意大利对其言论做出的反对回应。

法国总统马克龙(右)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

对总统的惩罚

与法国总统所在的复兴党不同,由巴尔德拉领导(并处于玛丽娜·勒庞指导下)的“国民联盟”以大幅优势位居本周日的选举投票意向榜首位。

在这样的背景下,专门从事政治研究和民意调查分析的益普索研究所官员。并不认为马克龙此前的言论和错误会直接对他的竞选产生负面影响,或是成为导致极右翼势力获胜的原因,但是在他看来,其中最有效的影响是他失去了在法国民众之间的人气。

另一方面,法国民族团结党取得了重大进展,而民众在投票中对该党派的支持可能会构成对法国总统的惩罚,而这也符合勒庞的利益。

祖姆施泰格解释称,自勒庞担任党魁以来,“国民联盟”逐渐得到了民众的支持,他还赞扬了她的选举计划——“因为她放弃了离开欧盟的想法,并以同样的强硬态度谈论移民问题,此外还专注于她的法国选民想要实现的诉求”。

祖姆施泰格表示,“她还能够向各界民众发表讲话,并涉及公共服务和社会援助,这是对她有利的一步,并让她有机会吸引新的选民。”

但是政治分析家托马斯·吉诺利认为,法国人的声音在这些选举中根本没有作用,因为他们认为这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尽管欧洲议会拥有很大的权力来决定可以影响欧盟各国人民的法律。

法国民族团结党领导人勒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责马克龙通过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访问而“操纵舆论”——后者将于周五在法国国民议会的代表面前发表讲话。

勒庞认为,行政当局试图利用纪念诺曼底登陆的庆祝活动来“获得政治优势”,而这却应该是一个“民族团结时刻”。

右翼力量如何利用法国选举?

预期的失败

尽管法国总统马克龙与总理加布里埃尔·阿塔尔试图在竞选活动的最后一周内出现在当地媒体的显著位置上,但是人们的期望仍一个名为“失败”的恶性循环中徘徊。

有72%的法国人认为,复兴党在欧洲选举中的失败将会导致重大的政治后果,例如政府解散或者内阁改组。

这项假设得到了大多数反对党支持者的肯定,其中,在“国民联盟”的支持者中有87%的人认同,在让-吕克·梅朗雄领导的“不屈法国”党的支持者中则有74%的人认同。

在等待投票结果的同时,斯特凡·祖姆施泰格证实,“到目前为止,我们所掌握的只是民意调查结果,它显示国民联盟仍然领先,而马克龙所在的政党则一直处于下降趋势。”

他补充称,尽管马克龙和阿塔尔近几个月来采取了改善政府形象的策略和举措,但他们并没有感觉到内部问题和危机有任何的变化或改善。

政治学教授吉诺利认为,如果马克龙阵营在这些选举中失利,这将在法国被解读为该阵营自身的失败,“但稍后就会提出的问题是:在有关欧盟事务的问题上,我们未来真的要认真对待该国总统的看法吗?”

他还指出,这种预期的失败“对马克龙来说不会很丢脸,因为极右翼势力在许多欧洲国家内都将是强有力的存在,而不是仅限于法国”。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