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选举能在多大程度上揭示伊朗的未来?

2024年5月22日,伊朗德黑兰的哀悼者举着伊朗国旗参加在直升机坠毁事件中遇难的官员葬礼,此次事故造成伊朗总统莱希、外交部长阿卜杜拉希扬等人死亡

伊朗的近代史充满了反差,并且一直在希望与绝望、传统与现代化、革命与反革命、保守主义与改革主义之间交替转换。

在伊朗总统易卜拉欣·莱希上个月在一场直升机坠毁事故中丧生之后,伊朗再次面临历史性时刻——该国正在为6月28日的提前总统选举做准备。

这场强加于该国的选举可能会揭示伊朗当权派对该国的未来规划。

政治当权派是否愿意缓解其国内的社会和政治紧张局势并进一步向世界开放,还是更愿意在国内维持伊朗民众与国家之间日益加剧的分裂,同时继续对国外采取对抗政策?

如果选择前者,那么在伊朗内部经历了几年的分裂之后,我们可能会看到一个专注于治理和正常化的时期。然而,如果出现后一种情况,那么伊朗所经历的合法性危机将会持续存在,并将因未解决的国内不满情绪而进一步加剧,从而迫使该国继续专注于管理危机。

通过这次选举产生的总统,将为上述问题提供部分答案。

伊朗选举:总统竞选拉开帷幕

在最高领袖以外

自1979年伊斯兰革命以来,伊朗的政治结构一直以“伊斯兰教法学家的绝对领导权”(Velayet-e Motlaqaye Faqih)为基础,这也是世界上最多层次的政治制度之一。

在这项制度下,伊斯兰教法学家监护者(现为阿亚图拉阿里·哈梅内伊)是国家的最高领袖,拥有对公共、国家和宗教事务的宪法权力。根据这一政治神学,最高领袖负责保卫国家,直至第12代伊玛目(“隐遁伊玛目”)穆罕默德·马赫迪的回归——大多数什叶派穆斯林认为,这位伊玛目自公元874年以来一直处于隐遁状态。

在伊朗,最高领袖理论上对国家事务拥有最终决定权,很多权力都集中在他手中。但这并不意味着权力被垄断——还有其他权力中心具有重大影响力。

该国权力结构的第一层是立法机构、司法机构和行政机构。这些权力中心都不能被仅仅视为“象征性的”。相反,每个权力中心都对其他权力中心拥有相当大的影响力,有时甚至会导致权力斗争。然而,由于权力结构的第二层——议会和各大委员会——发挥的作用,这些权力斗争并不会使系统陷入瘫痪。

议会和各大委员会的大多数成员都由最高领导人、立法机关、司法机关和行政机关任命,其余成员则由公众选举产生。这些众多的议会和委员会——例如专家会议、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确定国家利益委员会、宪法监护委员会等等,会像一个平行国家那样发挥作用,并在机构之间出现分歧或者危机的时候干预国家事务。

在这些机构中,国家接受的各种政治派别成员的分布决定了国家的权力平衡。在许多情况下,例如在国家安全和敏感的区域政策以及核活动领域内,相关委员会要比政府和议会更加活跃和负责——尽管他们的权力仍然低于最高领导人。

伊斯兰革命卫队是伊朗一支精锐的武装力量,它控制着先进武器和各个商业领域内的大型投资项目,是另一个能对伊朗区域和国际政策产生重大影响的机构层级。

伊斯兰革命卫队及其准军事志愿民兵巴斯基,在伊朗政治和决策过程中拥有巨大的权力。伊朗革命卫队退役将军经常涉足政界,并担任议会和银行内的行政职务,甚至竞选总统或支持特定候选人。在许多情况下,这种支持决定了一个人能否获得选举胜利。

伊朗权力结构中的另一个层级则是商界。这个群体中的大多数家庭都在哈什米·拉夫桑贾尼担任总统期间得到了提升和特权,当时正值上世纪80年代两伊战争爆发后不久——这场战争摧毁了该国的基础设施和制造业能力。人们主要依靠这一阶层来领导国家的战后重建、重振崩溃的经济、刺激工业生产。它对伊朗政治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

然后再是穆斯林领导人——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都从该国最大的伊斯兰神学院(位于库姆市)接受教育并获得宗教学位,并在决策过程中享有一定的影响力。

伊朗总统候选人

引领总统竞选

几位来自不同政治派别的重量级人物已经提交了竞选总统的申请。但是最终将由宪法监护委员会(由12名法学家组成,其中一半由最高领袖任命,另一半则由议会任命)在6月11日之前批准候选人资格。上述机构和团体之间的共识和权力斗争将会影响宪法监护委员会的决定,因此很难预测其结果。

阿里·拉里贾尼是领跑者之一,如果投票率高且改革派参与投票,那么他被认为有很大的机会获得成功。

作为一名温和的保守派,他经常被视为一名务实主义者。拉里贾尼来自一个著名的穆斯林学者家庭,该家庭的成员自1979年伊斯兰革命以来一直在该国担任具有影响力的职位。他本人毕业于库姆宗教神学院,并且拥有理学学士学位和西方哲学博士学位。拉里贾尼目前担任咨询机构“伊朗确定国家利益委员会”(Expediency Discernment Council)委员,并于2008年至2020年期间担任议会议长,同时还在安全机构内担任职务。

宪法监护委员会取消了他在2021年竞选总统的资格,但是许多人认为最高领袖这次已经批准了他的参选。拉里贾尼被广泛认为是一位灵活的政治家,可能会重新参与该国同西方之间的核谈判。如果拉里贾尼参选,那么他将同时对保守派和改革派的选民产生吸引力,这将使他成为一名强有力的总统候选人。

但是拉里贾尼在保守派和改革派中相对受欢迎的处境,可能会导致他难以平衡局势,因为他一方面必须忠于当权派,另一方面又要承诺实施变革以吸引改革派,而自2022年的抗议活动后,该国的反政府情绪至今仍然非常强烈。

伊朗确定国家利益委员会的另一名委员赛义德·贾利利——一位强硬的保守派政治家,也希望参加此次选举。如果他在总统大选中获胜,那么这将意味着一条与拉里贾尼获胜截然不同的道路。这位前核谈判代表在保守派中很受欢迎,并与最高领袖及伊斯兰革命卫队关系密切,被视为坚定的保守派忠诚者。

贾利利此前曾在总统竞选中失败——他在2013年败给了哈桑·鲁哈尼。2021年,他退出选举转而支持保守派同僚莱希。如果贾利利当选总统,预计他将继续推行莱希的政策,因为两人关系密切,而且人们普遍认为贾利利对前总统的决定存在一定的影响力。

投票率低的选举将对贾利利有利,因为这可能意味着改革派决定不参加选举,而保守派——贾利利的主要选民基础——则会占据投票站。

数千人参加伊朗总统莱希的葬礼

除了拉里贾尼和贾利利之外,还有两位候选人值得一提。

穆罕默德·巴盖尔·卡利巴夫:他是一位温和的保守派人士,也是伊朗议会议长。他曾于2005年至2017年期间担任德黑兰市长,被视为一名技术官僚,同时还与伊朗安全机构有着广泛的联系,曾被任命为伊斯兰革命卫队空军司令和警察局长。

在总统竞选期间,卡利巴夫被认为是与伊朗革命卫队关系最密切的人士。众所周知的是,卡利巴夫与哈梅内伊关系密切。这些关系大大提高了他赢得本届总统选举的机会。然而,他的总统竞选远非一帆风顺,因为他经常成为与贾利利和与极端保守派圈子相关的媒体的攻击目标。

埃沙格·贾汉吉里:唯一一位提交总统竞选申请的著名改革派候选人。他于2013年至2021年期间,在哈桑·鲁哈尼政府任内担任伊朗第一副总统。在此之前,贾汉吉里曾于1997年至2005年期间在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第一位改革派总统穆罕默德·哈塔米任内担任该国工业和矿业部长。他还曾是改革派人士侯赛因·穆萨维在2009年的总统竞选团队成员——这场活动以一场有争议的选举告终,并导致了绿色运动抗议。

贾汉吉里在其政治生涯中一直支持改革派或温和中间派的政治人士。尽管有些人希望他能够团结改革派人士,但他从未公开直接反对政治建制派。改革派目前仍然缺乏团结、全面的叙述来定义他们的立场,也没有强有力的人物来领导他们,而这让他们陷入了分裂。

贾汉吉里唯一的机会存在于伊朗的派系政治中。如果强硬保守派的赛义德·贾利利在投票中领先,那么改革派选民可能会动员起来支持贾汉吉里,以阻止贾利利赢得选举。

伊朗总统选举的投票结果在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投票率。高投票率传统上一直是伊朗政治建制派公众合法性的主要来源。但在过去两次选举中创纪录的低投票率,一直是该国统治精英迫切关注的问题。尽管国家在很大程度上能够平息自2022年开始的反政府抗议活动,但是许多伊朗人仍不愿意通过参加选举以赋予伊斯兰共和国这种合法性。

为了避免出现合法性危机,该国政权可能会尝试制造一场看似激烈的竞选,以便选票上的几位候选人获得公众支持并确保高位的投票率。

然而,获准参选的候选人将忠于伊斯兰共和国制度。事实上,在最高领袖没有变化、伊朗革命卫队仍然占主导地位的情况下,竞选结果和获胜者不可能显著改变该国的国内和国际政策。伊朗的政治制度根深蒂固——其内部人士也不愿放弃权力。

伊朗:机遇还是危机?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