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大选结果:“世俗”政党也让穆斯林失望了吗?

2024年5月25日,在普拉亚格拉杰举行的印度全国选举第六轮投票中,一名穆斯林选民展示了食指上面的墨水印迹 (美联社)

在印度选举结果显示现任总理纳伦德拉·莫迪领导的印度人民党(BJP)遭遇重大挫折之后,印度反对党领袖拉胡尔·甘地手举一本袖珍版的印度宪法并对记者们发表了讲话。

拉胡尔·甘地在本周二晚上表示,“这是一场拯救宪法的斗争。我要感谢所有参加这次选举的人。我为那些抵制针对这部宪法的猛烈攻击的人感到骄傲。”

“是贫穷和边缘化的人站出来拯救了这部宪法。工人、农民、达利特人、阿迪瓦西人(土著)以及落后者帮助拯救了这部宪法。”

“这部宪法是人民的声音。我们与你们站在一起,履行承诺。”

拉胡尔·甘地感谢的人员名单中并没有印度的2亿穆斯林人口——他们是该国最大的宗教少数群体。据信,穆斯林以压倒性优势投票支持拉胡尔·甘地领导的印度国家发展包容联盟(INDIA),从而使该联盟在印度人民院的选举中赢得了232个席位——尽管低于272个席位的半数席位,但仍远远高于出口民调的预测结果。莫迪领导的印度人民党赢得了240个席位,未能单独获得多数席位,因此,自2014年莫迪上台以来,该党首次需要依赖盟友以组建政府。

专家们表示,印度人民党以外的政党希望穆斯林成为他们的“选民,而非领导者”

拉胡尔·甘地在讲话中忽略穆斯林并非个例。分析人士、观察人士和许多印度穆斯林认为,这是一种模式中的固定做法——反对党似乎不愿提及穆斯林。

“他们知道,在以印度教徒为主的印度,中产阶级的很大一部分已经激进化,以至于以穆斯林之名可能会损害政党的命运”,新德里获奖记者穆罕默德·阿里在谈到拉胡尔·甘地的印度国民大会党及其他反对派团体时这样说道。

随着印度多阶段全国选举的结果公布,选举逐步落下帷幕,而这些对穆斯林越来越恶毒的竞选活动也将结束。批评人士认为,莫迪发表了一系列代表仇恨言论的讲话,他本人也因此面临选举委员会的警告。他将穆斯林称为“渗透者”和“生更多孩子的人”。他还提到了一系列已被广泛揭穿的仇视伊斯兰教的比喻。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穆斯林青年表示,这场选举就像是一场噩梦。他表示,“六周以来,反穆斯林的狗哨声不绝于耳。我们觉得自己不是这个过程的一部分。”

尽管如此,许多印度穆斯林表示,他们还对该国所谓的世俗反对党感到失望,其中许多人甚至拒绝提及他们的恐惧和担忧。这个问题反映在了议会的格局中——表面上看起来似乎矛盾重重。

秉持印度教多数主义意识形态的印度人民党失去了大量议会席位,而公开宣称世俗派的反对党则取得了进展。但是新一届议会内的穆斯林议员人数仍将是自该国独立以来的最低水平——22名。

印度大选:莫迪领导的印度人民党的得票率下降 (半岛电视台)

反对派避免提到“穆斯林”一词

反对派印度国家发展包容联盟的领导人的确批评莫迪将宗教带入竞选活动。分析人士和穆斯林社区的许多人指出,反对派在很大程度上避免引起穆斯林的担忧。

数十名穆斯林因被指控走私牛而被私刑处死,他们的食物选择和公开祷告受到了治安维持者的攻击。一些由印度人民党执政的邦政府已经颁布法律,禁止跨信仰婚姻,从而迎合了所谓的“爱情圣战”阴谋论——该理论认为,有证据表明穆斯林男子试图与非穆斯林女性结婚,以使他们皈依伊斯兰教。

2020年,印度首都新德里发生骚乱,造成至少53人死亡,其中大多数是穆斯林。

印度国大党及其联盟伙伴、执政德里的印度平民党(AAP)在竞选期间对骚乱受害者的正义保持沉默——对于东德里的穆斯塔法巴德的居民尼萨尔·艾哈迈德这样的人来说,这是一个极大的痛处。

这位50岁的男子在骚乱发生前经营着一家生意兴隆的服装店,但是由于其印度教邻居的威胁,这家店被迫关闭,他被迫卖掉了他位于东德里的巴吉拉提维哈尔的房子——由于担心他在骚乱后的安全。

尼萨尔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在这场竞选活动中,没有人愿意谈论德里骚乱的受害者以及他们的正义。”

印度大选:莫迪的反穆斯林讲话

尼萨尔·艾哈迈德是德里骚乱相关案件的证人之一,他说他无法忘记邻居们被殴打、被剥光衣服并被杀害的情景。“对我来说,自从骚乱发生以来,一切都变了。我仍然觉得在自己的国家内并不安全。”

“没有人谈论穆斯林。政客们担心,如果他们在竞选中使用穆斯林这个词,那么这可能会损害他们的选票”,尼萨尔所指的是反对派不愿在竞选演讲中讨论那些对穆斯林来说非常重要的问题。“我已经投票了,仍然希望事情会有所改变。”

在南德里的另一个穆斯林社区贾米亚纳加尔,其他人员也表达了同样的看法。

“在之前的选举中,许多政客访问了该地区,我们会感觉到选举的氛围”,当地居民穆罕默德·沙基尔这样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但是这一次,他说,“没有人讨论我们的问题和当地的问题。

他补充称,“感觉好像每个人都在故意忽视穆斯林。”

拉胡尔·甘地感谢选民们的支持,但却没有提到穆斯林,而该国绝大多数穆斯林绝都支持他所领导的国大党

穆斯林被描绘为威胁

伊斯坦布尔伊本·哈尔顿大学人类学教授伊尔凡·艾哈迈德质疑印度大选经常被吹捧为全球最大的民主节日的说法。他说,“对于那些被剥夺正义和尊严的人来说,这看起来可能更像是全球最大的马戏表演。”

“自2014年以来,这场选举马戏一直热情地将穆斯林描绘为一种威胁,并要求人们投票反对他们”,伊尔凡这样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虽然印度人民党公开发出威胁,但非印度人民党的其他政党同样含蓄地这样做——保持沉默。”

他认为,没有一个政党“有勇气谈论针对穆斯林的暴力行为”。

半岛电视台采访了印度各地几位有着同样想法的穆斯林。

专家们表示,非印度人民党的其他政党甚至不愿意提到“穆斯林”这个词,因为印度人民党给人们留下了世俗政党偏袒少数民族的印象。

“你们辛苦赚来的钱应该交给那些渗透者吗?”——莫迪今年4月在拉贾斯坦邦向现场人群这样发问,而他所领导的政党毫无根据地指控反对派计划从没有种姓特权的印度教徒手中夺走财富,然后转交给穆斯林。

全印度穆斯林大会党(AIMIM)主席阿萨杜丁·奥瓦伊西在南部城市海得拉巴获胜,他也是最能言善辩的议员之一,但是印度国家发展包容联盟却选择将他排除在该反对派联盟之外

印度人民党发言人古鲁·普拉卡什·帕斯万却否认他的政党反对少数民族。相反,他还指责反对派在操纵“分裂政治”。

“就印度人民党而言,我们从不以宗教的名义进行区分或歧视。我们遵循宪法所保障的非歧视原则。就像我们的总理所说的那样,‘所有人的支持、所有人的发展、所有人的信任’是我们的动机”,他这样告诉半岛电视台。

但对于许多印度穆斯林来说,现实感觉却截然不同。而且他们指责的不仅仅是印度人民党。

穆斯林代表人数下降

印度国家发展包容联盟内的政党这次给穆斯林候选人的票数要比2019年少,而在当时,穆斯林在议会中的代表人数已经处于该国自1947年独立以来的最低水平。

非印度人民党的其他政党在2019年给了穆斯林115个代表位置,但是新成立的印度国家发展包容联盟今年却只给他们78个位置。值得一提的是,印度人民院共有543个席位。

在拥有1000万穆斯林人口的马哈拉施特拉邦,非人民党的其他政党没有给穆斯林提供哪怕一个席位;而在拥有4000万穆斯林人口的北方邦,该邦的主要反对党社会党(SP)也只派出了4名穆斯林。长期以来,社会党一直将穆斯林视为其核心选民。

亲达利特人的政党Bahujan Samaj Party在印度各地派出了35名穆斯林代表,其中17名来自北方邦。

在比哈尔邦,作为印度国家发展包容联盟的一部分,全国人民党(Rashtriya Janata Dal)派出了两位穆斯林代表。该邦共有2000万穆斯林人口,而喀拉拉邦每20名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候选人中就有4名是穆斯林。该邦四分之一的人口都是穆斯林。

由阿基莱什·亚达夫领导的印度社会党在北方邦表现出色。但该党派被指责给支持该党的穆斯林较少的席位

统治印度东部西孟加拉邦的Trinamool国大党派出了6名穆斯林代表,其中5名来自西孟加拉邦。该邦人口中近三分之一都是穆斯林。

大多数穆斯林会在穆斯林人口众多的选区获胜。

从历史上来看,穆斯林在印度立法机构中的代表人数一直很低,而且自上世纪90年代印度人民党崛起以来,这一比例还一直在下降。在即将离任的议会中,有27名穆斯林议员。

“在这个拥有全球最大的亿万富翁群体的国家之一、同时还是全球贫困人口最多的国家,解决代表权的问题非常复杂”,新德里贾米亚·米利亚伊斯兰大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政治学教授这样说道。

“经济和社会边缘群体争夺有限的资源,因此,向一个群体做出任何让步都会面临来自其他弱势社会群体的抵制”,他这样告诉半岛电视台。

“正是这种恐惧,印度人民党正是利用了这种恐惧,并不断散布这样的信息:国大党计划从无特权种姓的印度教徒手中夺取保留席位,并将其转交给穆斯林。”

防止印度教选民的团结

今年,印度人民党只派出了一名穆斯林候选人,而即将离任的议会302名成员中没有一位是穆斯林。

印度人民党发言人帕斯万为其政党辩护称,该党为所有社区的利益服务。

他告诉半岛电视台,印度人民党在过去10年内“为少数民族社区做出了无与伦比的福利工作”。他还表示,该党已经提名穆斯林进入议会上院。

专家们表示,非印度人民党的政党避免向穆斯林提供大量选票,以避免印度教的选民团结在印度人民党身后。伊尔凡教授表示,所有这些都凸显了所谓的世俗政党看待穆斯林的更深层次的问题:它们只把穆斯林视为选民,而非领导者。

青年领袖坎海亚·库马尔被指责对德里选区穆斯林面临的问题保持沉默——他在该选区的竞选遭遇了失败

尽管印度国家发展包容联盟对穆斯林政党态度冷淡,例如位于南部城市海得拉巴的全印度穆斯林大会党,以及位于东北部阿萨姆邦的全印度统一民主阵线,但它仍毫不犹豫地吸纳了纯粹的印度教政党。

总部位于马哈拉施特拉邦的湿婆神军党(Shiv Sena),由Balasaheb Thackeray的儿子领导,而前者被指控在上世纪90年代初煽动孟买的反穆斯林暴力事件,尽管其从未正式受到指控。如今,该党也是印度全国发展包容联盟的一部分,尽管它仍然设有印度教多数主义议程。

国大党发言人沙玛·穆罕默德为该党对少数民族的立场进行了辩护。

“我们将确保少数民族在教育、医疗保健、公共就业、公共工程合同、技能发展、体育和文化活动方面获得公平的机会,而不会受到歧视。”

“我们将尊重和维护信奉宗教的基本权利,以及宪法赋予宗教少数群体的权利。”

宣言中未提及“穆斯林”一词

对所有的主要反对党——印度国民大会党、印度社会党、印度人民党、草根国大党、达罗毗荼进步联盟以及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的宣言进行分析后发现,其中绝大多数都没有提及“穆斯林”一词,并回避了该社区面临的问题。

印度社会党为这场运动创造了一个新的口号:落后者、达利特人和少数民族,以试图摆脱其亲穆斯林的形象。

该党的宣言及其最高领导人阿基莱什·亚达夫的讲话,都避开了与穆斯林相关的话题,例如法外处决以及使用推土机拆除穆斯林房屋和企业的问题。

在邻近的比哈尔邦,地区性的全国人民党(Rashtriya Janata Dal)也试图改变其亲穆斯林形象。为此,它创造了一个新的口号,以扩大穆斯林和没有特权种姓的印度教群体以外的选民基础。该党的主要领导人特贾斯维·亚达夫试图淡化与穆斯林之间的联系,并且指出,他的政党代表着印度最贫穷的邦之一的所有年轻人。青年就业将是他最大的选举重点。

印度大选

领导印度国家发展包容联盟的国大党也避免在其宣言中提到“穆斯林”一词。其选举重点是社会公平,以及在工作和其他政府机构中为弱势种姓的印度教徒提供代表资格。

2018年,该党前领导人索尼娅·甘地表示,国大党需要摆脱亲穆斯林政党的观念。

在其宣言中,该党也没有提到印度政府在莫迪领导下于2019年废除印控克什米尔半自治地位的事情,并对针对穆斯林的袭击保持沉默。

与此同时,印度平民党还在选举前推出了一个网站“AAPKaRamRajya.com”来展示其工作——这实际上反映了印度人民党长期以来的承诺,即将印度这个正式的世俗国家变成罗摩神的王国。

在西孟加拉邦,执政的草根国大党在其宣言中承诺废除2019年颁布的一项公民身份法——许多批评人士认为该法律歧视穆斯林。草根国大党还承诺不实施统一的民法典,而这是印度人民党推动的一项政策,旨在废除允许穆斯林和其他社区在婚姻继承以及其他民事事务方面遵循其传统习俗和做法的法律。同样,该党的宣言也没有提到“穆斯林”一词。

分析人士表示,印度人民党对印度教多数主义的推动,已经使穆斯林问题从公众讨论中消失。

东部城市加尔各答阿利亚大学的助理教授穆罕默德·雷亚兹表示,所谓的世俗政党对穆斯林的沉默虽然令人失望,但却并不令人意外——部分原因是他们知道穆斯林社区无论如何都不会投票给印度人民党。

穆罕默德·雷亚兹表示,“尽管被边缘化,穆斯林仍会投票给世俗政党。因为他们别无选择。”

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提出了穆斯林所面临的问题

并非所有政党都保持沉默

可以肯定的是,并非所有政党都对此保持沉默。

统治南部泰米尔纳德邦的达罗毗荼进步联盟(DMK)和自2016年以来在邻近的喀拉拉邦执政的印度共产党(CPM)就在其宣言中提到了穆斯林。

达罗毗荼进步联盟承诺废除富有争议的公民法案,并为穆斯林提供保留工作的权利。该党还批评了撤销克什米尔特殊地位的做法。该党领导人表示,该党还致力于恢复克什米尔的特殊地位。

达罗毗荼进步联盟的宣言特别谈到了针对穆斯林的袭击,并承诺将禁止这类治安团体。该党派还谈到了对根据包括反恐法在内的一系列法律而对那些被错误监禁的穆斯林提供赔偿的问题。

但是其他政党呢?

伊尔凡同时也是“The Algebra of Warfare-Welfare”一书的作者,该书分析了印度2014年的选举。他指出,归根结底,许多政党使用的语言与印度人民党类似。

“国大党所谓的世俗领袖拉胡尔·甘地雄辩地谈论达利特人、阿迪瓦西人等等,但他却缺乏哪怕是提到穆斯林一词的勇气,就更不用说强调许多研究和报告中显示的穆斯林困境了。”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拉胡尔·甘地和莫迪之间的区别只是技术上的。两人都支持充满种族民粹主义的民主,尽管他们各自的风格不尽相同。”

半岛电视台记者自印度新德里发回报道。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