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和移民问题:面对俄罗斯在非洲的影响力,右翼势力崛起

2023年,西非地区流入欧洲的非正常移民数量增幅最高 (Shutterstock)

移民问题是欧盟政治辩论的焦点,随着针对非正常移民的新宪章通过,人们越来越担心俄罗斯控制移民路线的可能性,右翼政党正准备利用这个问题在欧洲这个炎热的选举之夏夺取权力。

经过10年的反复,欧洲机构终于在5月14日通过了统一移民宪章,欧洲理事会在声明中认为这是一项历史性成就。

据欧洲理事会网站称,该宪章包括一系列严格的措施,主要旨在减少入境人数、收紧进入欧盟国家的条件、将大部分庇护程序转移到外部边境、加速被拒绝的难民的返回,并在成员国之间分担难民接收业务的负担。

也就是说,根据欧盟法律,移民可以被送往欧盟以外的国家,只要他们与该国家有足够的联系,他们就可以在那里申请庇护,但这并不适用于英国与卢旺达达成的向这个非洲国家派遣外籍人士的协议。

根据该宪章,这些移民将根据一个名为“Eurodac”的欧洲统一数据库接受仔细调查,该数据库使他们能够发现移民的申请是否曾被某个成员国拒绝,在这种情况下,他将被自动驱逐出境。

这些检查的目的是加快将被拒绝的移民直接从难民营驱逐出境,以防止他们像过去一样流入欧洲国家。

欧盟正在采取一系列严格措施,旨在减少入境人数并收紧入境条件 (路透)

强制性团结

在此类措施中,该宪章首次规定了所谓的“强制性团结”,即向意大利、希腊和西班牙等面临大量移民涌入的成员国提供支持,并要求其他国家承担接待费用,无论是支付现金、提供边境警卫、帮助准备接待中心,还是为运输活动或其他后勤支持行动提供捐助。

新宪章的规定总结为以下几条:

  • 寻求庇护者必须在抵达后7天内在Eurodac生物识别数据库中注册。
  • 在希腊、意大利、马耳他、西班牙、克罗地亚和塞浦路斯设立非正规移民拘留营。
  •  移民在这些边境营地最多被关押12周。
  • 直接从外部边境驱逐被拒绝的寻求庇护者。
  • 接收国有权将部分已被接受或有很大机会获得庇护的移民转移至其他欧盟国家。
  • 匈牙利等拒绝接收难民的国家有义务向接收国支付大量资金或向其提供设备或人员援助。
  • 未来将更快地将人员驱逐到欧盟以外的国家,这些国家要么是移民的原籍国,要么是其他国家。

据法新社报道,该宪章引发了关心移民权利的协会的广泛批评,国际特赦组织认为,强制驱逐的增加将导致更多人遭受苦难,还会损害欧盟的庇护权,并导致未来真正需要保护的人遭到拒绝。

报道称,虽然人权组织批评该宪章过于严厉,但一些具有民族主义倾向的欧洲政府却批评该宪章过于宽大,认为其不够充分。

欧洲的担忧日益加剧:欧洲正在加紧努力阻止移民进入欧洲 (半岛电视台)

渡口国家

新欧洲宪章规定了与非成员国,特别是那些在原籍地和过境地构成移民路线的国家在移民问题上进行合作的必要性,因此签署了多项协议,包括最近几个月与突尼斯、毛里塔尼亚和埃及签订的协议。

据半岛电视台此前报道,这些协议并未受到这些国家政治和民间政党的欢迎,例如,毛里塔尼亚有人担心该协议将为数万名西非国家移民的融入和定居铺平道路,从而将该国变成移民的另一个家园。

人权观察组织批评这些协议以阻止移民流动换取忽视侵犯人权的行为。在同一背景下,《华盛顿邮报》发表的一项调查认为,在欧洲的资助下,4个阿拉伯国家已成为移民的“人类垃圾场”。

调查证实,欧盟支持并资助北非各国政府开展的行动,其中包括拘留数万名移民,将他们安置在偏远地区(通常是贫瘠的沙漠),并在没有食物和水的情况下抛弃他们,同时面临酷刑致死等其他风险。

但调查还包括突尼斯、摩洛哥和毛里塔尼亚的高级官员否认将移民倾倒在偏远地区,并强调尊重移民的权利。

俄罗斯及其主要移民路线

观察人士认为欧盟通过其内部宪章并与移民入境的国家缔结协议,认为为移民问题制定了有效的解决方案,但它没有充分考虑到的是,欧洲边境警卫局发出警告称,来自非洲移民的南翼一夜之间变成了老对手俄罗斯的新家园,使欧盟打击移民潮的努力面临严峻考验。

近几个月来,俄罗斯在这个被认为是前往欧洲最重要的移民路径和路线之一的地区的影响力显着增加,这与萨赫勒和撒哈拉地区有关。新军事统治者从马里、布基纳法索和尼日尔撤走俄罗斯军队,形成了西方、法国和美国军队的替代品,乍得新闻机构几天前也报道说,塞内加尔新总理,奥斯曼·松科呼吁关闭法国在该国的军事基地。

因此,观察人士认为,萨赫勒地区已经从西方列强(尤其是法国)的后院转变为俄罗斯扩大影响力的舞台,利用民众对西方势力日益增长的不满情绪和新政权(政变和民选政权)的需要)寻找支持者,以补偿策划该地区的西方盟友。

了解欧洲与俄罗斯在非洲的竞争 (半岛电视台)

俄罗斯移民部队

德国电台3月8日报道称,根据西方情报文件,俄罗斯在非洲的特工正计划建立一支“由1.5万名成员组成的强大边防警察部队”,其中包括利比亚前民兵,以管理和便利移民流动。

报道补充说,除了在萨赫勒国家的存在外,俄罗斯还在中非共和国和利比亚拥有强大的军事存在,它还寻求加强在突尼斯的存在,从而使其能够管理从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到利比亚和突尼斯的移民潮。然后到欧盟。

俄罗斯在萨赫勒地区的影响力不断增加,对移民问题的影响显而易见,去年12月,尼日利亚军事委员会在开始与俄罗斯沟通后立即废除了欧盟支持的移民法。

尼日尔正在军事上接近俄罗斯并要求美军离开其领土 (半岛电视台)

美国战争研究所5月9日发布的一项研究显示,取消该协议的决定导致流向北非和欧洲的移民增加。

根据同一项研究,移民便利化活动是尼日尔当地的主要经济活动之一,那里的俄罗斯军队可以鼓励移民偷运活动,为其“雇佣军”创造利润,并鼓励移民流向欧洲。

研究认为,俄罗斯军队通过加强与民事和军事权力掮客的关系,展现了他们在其他国家融入非正规非洲经济方面的独创性,预计他们将在尼日尔进行同样的活动。

边防人员拉响警报

欧盟边境警卫局3月发表了一份报告,对俄罗斯对欧洲移民路线日益加强的控制发出了警告。

该机构解释称,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正试图引发更多来自非洲的难民潮,以破坏欧洲稳定、影响选举并削弱对乌克兰的支持。

它认为,俄罗斯人的策略不仅限于鼓励移民流动,还致力于在他们活跃的地区(例如叙利亚、乌克兰和现在的萨赫勒地区)长期创造和维持不稳定状态,这造成了长期的难民危机。

普京正试图引发更多来自非洲的难民潮,以破坏欧洲稳定并削弱对乌克兰的支持 (法国媒体)

欧洲边境警卫局补充道:俄罗斯人和其下属的网络致力于通过基于虚假承诺前往与欧洲接壤的城市来吸引来自中东和非洲的难民,然后将他们留在边境地区未知的地方。

该机构的报告解释道,所谓的萨赫勒地区俄罗斯雇佣军实际上导致了穿越撒哈拉沙漠前往欧洲的移民数量增加,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

它透露,2023年非正常移民过境进入欧洲的人数是自2016年以来最多的一次,去年有38万名移民过境,比2022年记录的人数增加了17%,表明过去三年呈稳步上升趋势年。

该报告证明,通过地中海及其中部地区偷运移民活动的增加是导致这种显着增加的原因,因为去年仅来自该地区的游客就占41%,而只有16%来自地中海东部。

报告称,欧洲极右翼目前提出的建议之一是将新抵达的移民送回自己的国家,即使他们已经获得了欧洲公民身份,并以他们未能融入新社会为理由来证明这一点。

2023年,从西非经地中海中部抵达的人数增加 (法国媒体)

最大的移民来源地

令欧洲人更加担忧的是,俄罗斯正在扩张的西非地区去年非正规移民涌入欧洲的增幅最高,欧洲机构统计数据证实,2023年来自西非国家经地中海中部抵达的游客数量约为16万人,比2022年增加了50%。

东地中海航线也延续上升趋势,根据欧洲机构的统计数据,这一年约有6万名移民,其中大多数是叙利亚人,这意味着俄罗斯人也在那里发挥了作用。

极右势力的崛起

另一方面,欧洲正在为炎热的选举之夏做准备,除了英国、法国等部分国家的选举外,明年6月初还将举行欧洲选举,选举欧洲议会议员,极右翼政党在近期取得选举胜利后,正谋求主导欧洲舞台。在意大利和荷兰。

这些政党利用移民问题,提出捍卫欧洲身份、恐惧移民和穆斯林的口号,以赢得选民选票。

据《中东报》(Asharq Al-Awsat)报道,为了确认其做法,极右翼政党上周呼吁在西班牙首都召开一次会议,专门就欧洲面临的持续移民问题敲响警钟。

为什么移民问题成为许多欧洲国家极右政党的平台? (半岛电视台)

会议期间,意大利总理焦尔吉娅·梅洛尼警告不要“抹去欧洲的基督教根源”,而民意调查正准备取得前所未有的结果的法国“国民联盟”党主席玛丽娜·勒庞则表示:法国整个地区都被移民入侵,正如她所说,不再受国家管辖。

葡萄牙Chiga党主席安德烈·文图拉则呼吁加强欧盟的外部边界,以打击他所说的伊斯兰移民。

关注移民问题的人士认为,欧盟限制非正规移民流动的努力似乎在可预见的将来不会取得成果,欧洲宪章需要两年时间才能生效,并面临着国内外广泛的反对和批评。其外部国家的情况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甚至还因为侵犯人权的传闻而成为欧洲头疼的问题。

如果所有这些加上俄罗斯在构成欧洲移民路线的地区不断增长的影响力,分析人士预计移民问题的未来将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复杂。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 电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