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惧死亡”:肯尼亚税收抗议激发了更广泛的变革诉求

2024 年 6 月 25 日,肯尼亚内罗毕市中心的抗议者在反对财政法案中拟议的增税措施时,被肯尼亚警方喷射的水炮驱散 (美联社)

“你们无法杀了我们所有人”,一名抗议者在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向他冲过来时这样大喊。

他站在原地,手里拿着水瓶,偶尔往脸上泼水,他的眼睛明显被空气中漂浮的催泪瓦斯烟雾刺激到了——警察和抗议者都在这些烟雾中窒息。

一群抗议者向他推进。他们高呼:“我们是和平的,我们是和平的”。一些人举起双手,另一些人跪下,意图向警方展示其抗议活动的非暴力性质。

突然,警报声响起。然后,粉色的液体驱散了人群,水炮阻止示威者们向议会大厦前进。

在过去一周内,这样的场景在肯尼亚一再上演,愤怒的年轻人走上街头,以抗议一项具有争议的税收法案。许多人认为,该法案会使基本商品更加昂贵。支持该法案的肯尼亚总统鲁托在本周三晚间撤回了该法案,就在此前一天,抗议者们冲进了议会大厦。

但是他的决定并未平息人们对政府的愤怒——在本周四,有数百名抗议者重返内罗毕和全国各地的街头,其中许多人要求鲁托辞职。

这场已经持续一周的抗议活动始于该国首都内罗毕,但很快就蔓延到整个肯尼亚。据当地媒体报道,在肯尼亚的47个郡内有35个都发生了抗议活动,其中包括总统鲁托的家乡乌辛吉舒郡,在近两年前他上台时,该郡曾以压倒性的优势投票支持他。

但是肯尼亚年轻人领导的抗议运动已经让全国各地的家庭付出了代价。

“你如何解释这种损失?”

当保罗·塔塔周二离开家去上班时,他并不知道这会是他最后一次看到他20岁的儿子伊曼纽尔·塔塔。

保罗回忆道,“我只是祝他有愉快的一天,然后就离开家去我的摩托车修理店工作了”。就在7个小时后,他的儿子死了。他在参加反对税收法案的抗议活动中遇害。这位年轻人的叔叔丹尼尔·恩扎姆巴表示,他在抵达医院时被宣布死亡。伊曼纽尔因吸入过多催泪瓦斯而窒息。

恩扎姆巴表示,“你如何解释这种损失?美好的未来就这样瞬间消失了,因为当我们的孩子说我们走错了路时,我们根本听不进去他们的话。”

人权组织称,至少有23人在抗议活动周围发生的暴力和冲突中丧生。另有300人已经接受治疗并出院。

在沿海城市蒙巴萨,一名殡仪工向半岛电视台记者展示了3名男子的尸体——他们的头部和躯干有多处枪伤。

“我们必须挺身而出”

这些抗议活动最初始于网上,主要由精通科技的肯尼亚年轻人在社交媒体平台Instagram、TikTok和X上发起。其目的是反对鲁托政府提出的2024年财政法案——该法案旨在额外增加29亿美元的税收。

肯尼亚政府表示,需要用这笔钱来履行偿还外债的义务,同时执行由基础设施建设推动的雄心勃勃的发展计划。

但抗议者认为他们已经被过度征税。该法案的原始草案增加了对燃料、移动汇款、网上银行、卫生巾和尿布等基本商品的征税。

鲁托在周三向全国发表讲话,并同意撤回该法案。

鲁托表示,“认真听取肯尼亚人民的意见,他们表示不想与2024年财政法案有任何关系,我承认这一点,因此,我不会签署2024年财政法案。”

但是许多肯尼亚人仍然不相信——并要求鲁托辞职,在他们眼中,鲁托的信誉已经荡然无存。

周四从内罗毕郊区步行18公里以参加抗议活动的安德鲁·奥科表示,“我不怕死,很多人在我们之前就已经死去了”,“还会有更多的人死去,但我们必须为我们这一代人挺身而出——我们这一代人被政客们当成傻子了。”

政治分析家赫尔曼·马尼奥拉警告称,政府别无选择,只能听取Z世代抗议者们提出的意见。

马尼奥拉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过去几天发生的事件——尤其是冲击议会大厦以及总统随后撤回具有争议的法案——凸显了这样一个事实:政府面临着严重的合法性挑战”,“这种程度的怨恨不可能就此消失。”

他还补充称,“国家应该利用这种全新的精神,组织一场全国对话,以迎接一个新的肯尼亚。希望这将解决国家的政治问题,并为国家的经济发展奠定基础。”

鲁托承诺采取许多紧缩措施,包括削减其办公室的招待和旅行预算。他已要求地方政府和联邦政府结构内的其他部门效仿。

但经济学家警告称,肯尼亚政府现在正在走钢丝。肯尼亚的国际债务总额接近800亿美元。商业分析师朱利安斯·安博科表示,在没有该法案预期带来的额外税收收入的情况下,履行这些义务“对肯尼亚来说将是一项极其艰巨的任务,除非我们在下一财年看到预算的大幅削减”。

安德鲁·奥科周四在内罗毕展开了一面肯尼亚国旗,并用它包裹住自己的脸。

他高喊道:“我们不会屈服,我们不会退缩。我们的孩子不会在谎言和糟糕的治理下长大。”

再回到蒙巴萨,塔塔的家人们回想起了总统鲁托在本周三的讲话——他承诺将帮助在抗议活动中丧生的人员的家属。

塔塔的叔叔恩扎姆巴表示,“再多的钱也无法让我们的孩子复活。如果他在一周前、一个月前撤回这项法案,伊曼纽尔现在还会在这里。现在,我们只能哀悼无辜的年轻人的生命。”

“Z世代已经成年。他们正在做我们一直懒得做的事情。我感到很悲伤,但我知道,我们孩子的死没有白费。我们把他当作英雄埋葬。”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