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复国主义将会崩溃 加沙战争揭露以色列的部落复仇心态

分析人士:裂缝不再只是出现在犹太复国主义的墙壁上,而且也触及了以色列国家的根基 (盖帝图像)

一些思想家及研究人员表示,2023年10月7日的袭击事件代表着犹太复国主义墙壁上出现了新的裂缝——在此之前,以色列社会的根基上已经出现了几处裂缝。此外,加沙地带的战争揭露了以色列的“回避”心态,包括不遵守任何协议,并且利用军事威慑力量来掩盖其内部分裂。

以色列政府当前处理巴勒斯坦问题的立场证实了这种观点——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上周日表示,他并不准备建立巴勒斯坦国,也不会允许将加沙地带交给巴勒斯坦权力机构,而是希望与当地的巴勒斯坦人合作建立一个民政管理机构。

这些作者和研究人员将内塔尼亚胡的这一立场,视为以色列自1993年签署《奥斯陆协议》以来与巴勒斯坦人进行谈判期间的愿景概述。在《奥斯陆协议》达成后,巴勒斯坦人怀着建立巴勒斯坦国的梦想而与以色列进行了持续近30年的谈判,后来却眼睁睁地看着这个梦想在一系列正常化协议背后消失了,而内塔尼亚胡的政策也变得清晰起来——当前他对哈马斯(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在加沙地带的人质协议也持同样的立场。

右起:穆罕纳德·穆斯塔法、伊兰·帕佩、扎克·比坎普 (通讯社)

回避政策

在这样的背景下,以色列总理对于与哈马斯谈判的“回避”立场是可以理解的。在每一轮的谈判中,以色列人都热衷于泄露特拉维夫已经同意了该倡议条款并且正在等待来自哈马斯的回应——而哈马斯表示初步同意的回应让所有人都感到意外,在这样的情况下,内塔尼亚胡又开始像两天前那样用他的言论来破坏所有这些倡议。

对此,以色列事务学者兼研究员穆罕纳德·穆斯塔法表示,“内塔尼亚胡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就一直在使用这种回避方式——《奥斯陆协议》在1999年他的第一届政府任期结束时仍未成功。”

穆斯塔法在接受半岛电视台独家采访时补充称,内塔尼亚胡总是试图含糊其辞,向前迈出一步以赢得以色列民意并减轻国际压力,但随后他又会退回,并提出一些不可能被巴勒斯坦方面接受的条件,正如已经发生的情况那样。

对于哈马斯与以色列最新达成的协议,这位以色列事务专家指出,内塔尼亚胡并没有发布任何正式、明确的声明以表示他同意美国方面的提议,而只是依靠一些泄露的内容和不完整的语句来暗示这种立场。

学者穆罕纳德·穆斯塔法

军事打击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很容易看到以色列极右翼社会中的主导心态——其领导人倾向于利用“军事打击”理论来掩盖这种已经开始渗透至以色列境外的分裂感,甚至已经渗透至亲以色列的美国游说团体“美以公共事务委员会”(AIPAC)。

美国作者扎克·比坎普今年5月在“福克斯”网站上发表的一篇文章指出,“随着以色列政府越来越右倾并被反巴勒斯坦的定居者所俘获,美国境内的亲以色列运动也在随之行动,而给我这样的人只留下了极小的空间,今天,我在反对占领的左翼中耗费了很大一部分职业生涯来批评以色列。”

比坎普补充称,“在21世纪前10年末,我还在上大学,我曾担任我所在大学内的亲以色列团体的主席,但在不久之后,我在与该团体的一名成员发生公开争执后放弃了这一职位——他支持在约旦河西岸定居,而我一直认为这样的项目不道德,而且是一种政治上的失败。”

作者用几句话总结了美国游说团体对以色列的绝对支持:“以色列领导人是决定什么最符合其国家利益的人,而美以公共事务委员会及其活动人士只需要为这一议程提供支持。”

但是近几个月来,随着美国的一些大学开始声援加沙,部分高校使用“重铲”猛击了美国犹太游说团体的屋顶。声援加沙的大学的学生们举行静坐,宣称拒绝以色列当前的军事行动。自2023年10月7日以来,以色列对加沙地带发动的侵略已造成数以万计的巴勒斯坦人丧生。

以色列境内持续的示威以反对内塔尼亚胡及其政府的经济表现

部落心态与复仇思想

另一方面,学者穆罕纳德·穆斯塔法重新解释了以色列社会的结构性质,并指出,犹太社会总是基于复仇思想,尽管以色列拥有国家的政治制度并且建立了相应的民主社会,但它仍以寻求复仇的部落心态行事,因此,它产生了对巴勒斯坦人制造打击,并将威慑升级至潜在最高点的想法。

当被问及这次针对加沙的侵略升级的重要性时,穆斯塔法解释称,内塔尼亚胡想让巴勒斯坦人因去年10月7日的袭击付出比他们预期更大的代价,这也代表着一条旨在阻止以色列的敌人考虑攻击它的信息。

对于以色列所取得的成果,这位以色列事务专家指出,内塔尼亚胡未能实现这些目标,无论是在巴勒斯坦前线还是在黎巴嫩前线,他不但没有重新考虑其所奉行的军事威慑政策,反而坚持升级军事行动并且要将之坚持到底。

犹太复国主义的崩溃

另一方面,以色列作家伊兰·帕佩认为,内塔尼亚胡针对巴勒斯坦人的升级程度清楚地表明,裂缝不再只是出现在犹太复国主义的墙壁上,而且也触及了以色列国家的根基,而这可能导致公共机构的崩溃,并且无法再为其公民提供服务。

为了证明他的想法,伊兰·帕佩表示,“这个崩溃的过程在一开始很缓慢,然后速度就会加快,而且在很短的时间内,这个看似坚固、富有凝聚力的结构就会倒塌了。”

帕佩在上周五发布的博客文章中,列举了促使他对犹太复国主义现状作此判断的原因,其中包括:

  • 第一:以色列犹太社会分为两大阵营:
  1. 由代表中产阶级的自由派犹太人组成的阵营——该阵营自1948年以色列建国以来一直拥有国家的政治霸权。
  2. 在被占西岸的定居者当中兴起的“犹太”阵营——该阵营目前代表着一个庞大的选举基础,并为内塔尼亚胡在最近选举中的获胜做出了贡献。
  • 第二:以色列社会的经济危机

作者认为,在以色列军队发动的战争中,统治阶级并没有制定有效的计划来避免国家陷入经济危机,这导致总体经济下降了20%,而更危险的是,自去年10月7日之后,一些经济和金融精英开始将资金转移到以色列境外。

  • 第三:日益加剧的国际孤立

发生在加沙的种族灭绝使以色列成为了一个“贱民国家”,这一点从国际法院采取前所未有的立场、全球各地的民间社会对以色列的批评升级,以及以色列领导人因战争罪而被申请逮捕令等情况中可见一斑。

支持巴勒斯坦的抗议活动在美国各地的高校内蔓延 (半岛电视台)
  • 第四:与以色列断开联系

年轻犹太人的观点发生了重大变化。在过去的9个月内,他们当中的许多人似乎准备放弃与以色列和犹太复国主义之间的联系,并且不反对加入声援巴勒斯坦的团结运动,就像发生在美国许多高校内的示威活动那样。

  • 第五:以色列军队的虚弱

尽管以色列军队拥有该地区最为现代化的武器和实力,但是许多以色列人仍然认为,去年10月7日发生的事件是幸运的,因为黎巴嫩真主党没有与哈马斯发起协同进攻,否则以色列军队的虚弱状态就会显现出来,而它根本无法为犹太居民提供保护。

  • 第六:巴勒斯坦的年轻一代

年轻的巴勒斯坦人代表了更加团结和更加紧密的一代——与巴勒斯坦的政治精英相比,他们的前景是明确的。这一代人将对解放巴勒斯坦的斗争进程产生重大影响,特别是在谈论建立真正的民主组织来替代现有机构的情况下。

加沙战争期间

关键阶段

学者穆罕纳德·穆斯塔法认为,以色列的核心弱点是缺乏一个平衡的政治领导层——该领导层需要拥有明确的战略并考虑以色列在当地和国际层面上的利益,而这就需要像以色列前总理梅纳赫姆·贝京那样的历史人物才能实现——后者在当初放弃了西奈半岛以换取以色列的战略利益,即与埃及建立和平。

在这位研究员看来,其第二个弱点在于以色列社会的内部分裂,这也是犹太遗产及其意识中长期存在的历史分裂,并曾在古代导致犹太王国的崩溃。当前的加沙战争进一步加剧了以色列社会的内部冲突。

这位以色列事务研究员在结束对半岛电视台的发言时表示,以色列社会已经错过了让国家阵营与宗教阵营达成共识的阶段,现在,它正处于导致社会解体、从内部削弱以色列的关键阶段,因为问题的解决意味着一支队伍的胜利和另一支队伍的离开。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 电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