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为何担心特朗普重返总统宝座?

鉴于特朗普重返白宫的可能性,欧洲处于观望之中(路透)

欧洲议会选举已经结束,但对于欧盟大多数执政党和联盟来说,极右翼的噩梦尚未结束,鉴于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重返白宫的可能性,人们普遍对美国总统选举的结果充满期待。

观察人士认为,匈牙利民族主义总理欧尔班·维克托在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时选择“让欧洲再次伟大”的口号,证实了欧洲的担忧,特别是因为这个口号与特朗普在任期间选择的口号很相似。

与美国共和党候选人欧尔班和意大利总理兼右翼“意大利兄弟”党领袖乔治亚·梅洛尼之间众所周知的政治和解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大多数欧盟国家与特朗普及其团队的关系都陷入僵局。

特朗普2016年就任总统是对当时欧洲极右势力崛起的呼应,但他提出的“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构成了他与旧大陆保持距离的政策的基石。

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维克托(法国媒体)

接近“美国优先”

特朗普不止一次喊出这样的口号,其中最突出的是确保新冠疫苗库存充足,并禁止向国外出口,因此,在应对这一流行病方面,无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内部的团结原则。

此前,特朗普在2017年强硬地亮出了口号,宣布美国退出 2015 年关于不可逆转地减轻气候变化影响的《巴黎协定》,理由是该协定给美国经济带来巨大的经济成本,再加上他已经质疑温室气体排放与气候变化之间科学联系的有效性。

如果特朗普在 11 月 5 日获胜,他与欧盟的经济关系可能会更加复杂,特别是考虑到美国对欧盟的贸易逆差仍然很高,这是一位欧洲外交官在向法国《世界报》发表评论时暗示的内容,“与特朗普的关系将会更加激烈”。

特朗普已经承诺对包括欧洲商品在内的进口商品征收10%的关税,并对来自中国的商品征收60%的关税,这对欧盟构成了双重威胁,因为中国制造商将产品直接出口到欧洲港口。

除了商业和经济风险外,自从因乌克兰战争而暂停从俄罗斯进口能源以来,欧盟在天然气供应方面与美国有着紧密的联系,因此,面临着双重困境,此外,欧洲大陆需要美国军火交易来支持基辅。

欧洲雅克·德洛尔研究所负责贸易政策的研究员埃尔维尔·法布里评论道,“我们在安全和对乌克兰的支持方面仍然依赖美国。”

特朗普发布对中国出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决定

“第五章”阴影

特朗普一月份在爱荷华州赢得共和党选票后,比利时首相亚历山大·德克罗表示,“如果这位美国前总统重新掌权,欧洲将发现自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孤独。”

他的回归将考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内部的合作,而这位共和党候选人此前曾在其上一任期内就其对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第五章的承诺程度引发了一场争议,该章节强制盟国之间进行军事合作,这与对北约成员国财政资金配额的审查有关。

欧洲国际关系委员会专家卡米尔·格兰德指出了欧盟内部的两种反应:第一种是完全否认危机的状态,并声称在2016年至2018年期间与特朗普政府打交道取得了成功;第二种经常表达深切关注,呼吁立即为美国可能脱离接触做好准备。

格兰德补充道,“特朗普代表了这种可能性的最极端替代方案,但在国内,每个人都相信欧洲必须自己做更多事情。”

事实上,自2012年巴拉克·奥巴马时代以来,美国就开始重新审视其资源分配的优先顺序,当时,他开始将华盛顿的军事利益越来越多地转向亚洲,特别是台湾。

特朗普的口号“让美国再次伟大”构成了他与旧大陆疏远政策的基石(路透)

布鲁塞尔埃格蒙特研究所研究员斯文·比斯库普指出,“特朗普后来从2016年开始所做的就是将这条道路加倍,因此,欧洲人知道,面对美国的撤军,他们必须更多地合作。”

唐纳德·特朗普重返白宫引发了关于欧洲集体安全未来的讨论,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提出了自主战略的想法,这一想法得到了波兰和波罗的海国家等国的接受,它们是最致力于北约的欧洲国家之一,这一想法的基础是即使美国可能逐渐退出,也要保持联盟的强大。

为了激活这一战略,法国与德国和波兰于六月宣​​布达成一项共同开发远程武器以增强欧洲防御能力的协议。

德国国防部长鲍里斯·皮斯托里乌斯表示,这三个国家的目标是在 2024 年 7 月于华盛顿特区举行的北约峰会之前,将“一批同意在中长期内弥合这一差距的欧洲国家聚集在一起”。

对抗俄罗斯..北约与欧盟签署伙伴关系与合作协议

乌克兰是首个考验

据《世界报》公布的数据,欧洲每年的军费开支达到3000亿欧元,但专家估计仍然不足。

尽管欧盟内部呼吁加强欧洲国防工业——正如法国总统在 2022 年 6 月所呼吁的那样——但欧盟仍然需要美国的军事和情报支持。

法国“复兴党”政治家扎伊德·阿兹姆对半岛电视台表示,“最危险的事情将是呼吁审查欧盟在北约资金中的份额,这与特朗普过去针对俄罗斯在北约资金违约情况下的影响力的恐吓活动形成鲜明对比,减少对乌克兰支持的呼吁加剧了人们对莫斯科下一步行动的担忧。”

欧洲国际关系委员会专家卡米尔·格兰德提出了一些有意义的问题,涉及在没有美国核保护伞的情况下,欧洲安全的未来、英国和法国是否能够填补这一空白,以及北约如何在美国存在减少的情况下运作等重大问题。

格兰德指出,美国突然退出大西洋承诺的可能性不大,但如果特朗普上台,这些考验无疑会加速,而这些考验中的第一个肯定与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战争有关。

泽连斯基为何担心特朗普赢得总统宝座?

比利时首相认为,美国和其他盟国向乌克兰提供的支持是一个战略问题,具有地缘政治重要性,但对欧洲人来说这是一个存在问题。

由于美国总统乔·拜登在说服国会投票通过价值600亿美元的金额支持乌克兰方面面临困难,欧洲专家估计,无论下一个获胜候选人是谁,欧盟都必须准备好在未来独自承担这笔费用。

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欧盟机构之一——的专家此前在 2024 年初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警告称,唐纳德·特朗普有可能重返总统宝座,这意味着欧盟将有义务与在全球层面上的承诺和参与度较低的美国政府打交道。

拜登的极简主义授权

尽管与前任总统相比,拜登总统第一个任期内大西洋两岸关系在外交上表现平静,但欧洲专家对双方关系结果的总体评估并未超过最低限度。

诚然,在针对俄罗斯的持续战争中,拜登公开站在欧盟和乌克兰一边——无论是通过注入资金还是在北约框架内雇佣军事专家——但他的任期确立了美国利益的优先地位,特别是在经济方面。

《2022年通胀削减法案》为美国制造的绿色技术提供巨额财政补贴,由于由此产生的制造业转移引起了欧洲人的担忧。

美国总统拜登对中国电动汽车采取行动

美国总统还宣布将于 2024 年 5 月对汽车和电子设备等中国商品征收额外关税,据一位欧盟官员向法国《世界报》表示,这意味着“欧洲可能成为中国出口业务的替代品,而这将导致在大西洋彼岸引发贸易战。”

尽管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押注于与拜登政府实现政治和解,但上届政府以来悬而未决的问题仍未得到解决,例如铝和钢铁的关税危机以及飞机制造公司“波音”和“空客”之间的冲突。

欧盟内部市场专员特里·布里认为,欧盟绝不能保持天真,必须与美国建立牢固的关系,并补充说,白宫无论在拜登还是特朗普面前,都使用同样的口号,“美国优先”。

亚历山大·德克罗说:“作为欧洲人,我们不应该担心‘美国优先’口号回归的可能性,而是应该接受它,将欧洲置于更坚实、强大、主权和独立的基础上。”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