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原因、目标及地点

部署在叙利亚境内的俄罗斯军车 (通讯社)

俄罗斯自2011年叙利亚革命爆发以来就一直对其实施干预,此后还在与叙利亚武装反对派的对抗以及为解决叙利亚危机而举行的国际论坛上,一直支持叙利亚政权并且始终是叙利亚政权的盟友。

朱苏尔研究中心表示,俄罗斯的目标是通过其军事存在来“利用叙利亚俯瞰地中海的战略位置,以实现其地缘政治层面的利益”。

朱苏尔研究中心的一项研究显示,截至2023年中期,外国势力在叙利亚的军事设施数量达到了830个,其中105个分布在受俄罗斯控制的地区内,包括20个军事基地和85个军事据点。

俄罗斯军事干预的开端

自2011年爆发反对叙利亚政权的革命以来,俄罗斯在不进行军事干预的情况下,在后勤和改善军事体系方面支持叙利亚政权,并且使用否决权来反对所有谴责叙利亚政权的国际决议,并且一直否认其对这场危机的干涉,声称其存在只是政治性的,直到叙利亚反对派控制了该国三分之一的地区,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叙利亚政权要求俄罗斯实施干预。

在2015年9月底,俄罗斯对叙利亚危机实施军事干预,以阻止反对派连续取得军事胜利——这种胜利威胁着叙利亚政权在该国西北部地区的存在。

克里姆林宫方面表示,实施干预的主要原因是要“保护叙利亚的国家机构,以防止其沦为恐怖主义的温床”,俄罗斯还强调其干预是合法化的,因为是叙利亚政权要求它这样做的。

俄罗斯官员的声明揭示了俄罗斯希望进行这种军事干预的另一个层面的原因,即希望测试和推广自己的武器,并且实施干预以改变当地的力量平衡,迫使叙利亚反对派根据叙利亚政权的条款来接受政治解决方案。

驻叙利亚北部曼比季的俄罗斯部队

俄罗斯军事干预叙利亚的原因

俄罗斯在其第二份和第三份“海军学说”文件内,宣称了包括“地中海东部”在内的多个地区的重要性,并声称这是为了确保其国家安全,从而意味着叙利亚海岸的赫梅米姆空军基地和塔尔图斯海军基地将是俄罗斯实施其政治和军事计划的两大基本支柱。

对莫斯科而言,叙利亚是其中东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之一,占到俄罗斯-阿拉伯国家贸易总额的20%,在2010年还占到俄罗斯军贸总额的7%,此外,截至2013年,两国之间的军事交易总额达到了40亿美元。

俄罗斯认为叙利亚政权的存亡,关系到莫斯科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维系,这就是为什么它一直支持叙利亚政权反对革命和反对派,并为叙利亚政权动用了它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否决权,还在此后选择军事介入叙利亚局势。此前,北约部队在利比亚危机期间介入利比亚局势并对该国实施监护,从而影响并损害了俄罗斯在地中海地区的利益。

俄罗斯军事据点及其部署

截至2023年中期,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设施数量达到了105个,其中包括20个军事基地和85个军事据点——不包括检查站、军营和军事巡逻队。

这些据点分布在叙利亚各地,其中大部分集中在哈马(17个),其次是哈塞克市和拉塔基亚市(各14个)。

大马士革政权欢迎俄罗斯在叙利亚设立军事基地 (社交网站)

此外,俄罗斯还在阿勒颇市拥有11个据点,在拉卡拥有8个据点,在大马士革郊区拥有8个据点,在苏韦达拥有7个据点,然后在伊德利卜和代尔祖尔各有6个据点,在德拉拥有5个据点,在霍姆斯拥有4个据点,在大马士革和塔尔图斯各有两个基地,在库奈特拉也有一个基地。

当军事据点配备用于防御和攻击的军事与行动装备,并包含专门从事后勤保障的军事单位时,即使其装备和士兵数量很少,也可被称为“军事基地”。

俄罗斯军事基地的特点是遏制各种类型的武器,此外,还具有军事航空和侦察力量等优势,俄罗斯军队还与叙利亚政权部队以及受伊朗支持的武装组织开展合作。

有报道称,俄罗斯瓦格纳集团的部队已经驻扎在叙利亚,以加强其地面部队力量。

在巴塞尔阿萨德国际机场内,设有俄罗斯、大马士革政权和伊朗之间的联合行动中心,此外还有俄罗斯、伊拉克、叙利亚和伊朗之间的另一个情报中心。

俄罗斯军事基地

赫梅米姆空军基地:位于拉塔基亚,面积160万平方米,机场面积约2800平方米,拥有约35架战斗机和80架无人机,还有侦察机、攻击直升机和S-400导弹系统。此外,这里还设有隶属于俄罗斯第四军区的情报中心和地面部队,其任务是对叙利亚反对派开展军事行动。

阿萨德希望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能够持续 (半岛电视台)

塔尔图斯海军基地:该基地部署了S-300导弹系统,并由俄罗斯地中海特遣部队管理。该基地是俄罗斯在地中海水域唯一的部署区,这就意味着俄罗斯可以通过它来影响中东地区的力量平衡。俄罗斯还可以通过这个基地来监视北约部队的活动。

卡米什利机场基地:位于叙利亚东北部的卡米什利市,驻有100多名俄罗斯士兵,其中包括专家、情报官员和顾问,此外还设有监听站。

沙伊拉特机场基地:位于霍姆斯郊区,其战略位置可为该国中部地区以及俄罗斯在叙利亚最大的天然气厂提供空中防御覆盖,此外还有国内具有争议的天然气田,其中还驻有作战直升机。

库韦雷斯机场:部署了地面部队和先进的雷达站,可以探测远处的空中目标,并用作来自叙利亚东部的俄罗斯飞机的备用着陆跑道。

扎因阿比丁山基地:其中部署了专门从事干扰和窃听的电子战部队,还部署了导弹发射器。

此外还有一些其他的据点,包括哈马军用机场、位于赫梅米姆北部的伊斯托空军基地、位于霍姆斯东部的T4机场,以及位于霍姆斯东部郊区的帕尔米拉基地。

协议允许俄罗斯军队在叙利亚境内长期部署 (半岛电视台)

发展节点

叙利亚政权在2015年重新控制了拉塔基亚北部及东部郊区以及阿勒颇南部和东部郊区的部分地区,在这样的情况下,俄罗斯试图利用这种军事胜利来推动重启日内瓦谈判,与此同时,美国则向达成军事休战的方向施加压力以巩固新的军事现实,而俄罗斯接受了这种安排。

在2015年至2018年期间,有超过63000名俄罗斯士兵参加了军事战斗,俄罗斯空军出动了39000架次飞机,摧毁了121466个俄罗斯所谓的“恐怖主义目标”,并杀死了超过86000人,其中还不包括平民死亡人数。

在第一次军事休战之后,新一轮日内瓦谈判的准备阶段启动,但是叙利亚政权却拒绝任何政治解决方案,在这样的情况下,两国关系开始变得紧张,为了向大马士革政权施压,俄罗斯于2016年3月——日内瓦谈判举行的同一天,从叙利亚撤出了其部分军队。

另一方面,俄罗斯无法与美国就日内瓦谈判的方案达成一致,谈判因此破裂,而俄罗斯也决定恢复其军事行动,特别是在土耳其等其他各方军事进入叙利亚之后,例如土耳其在2016年发起“幼发拉底河之盾”行动之后。

俄罗斯开始对阿勒颇发动密集炮击,并打击所有反对派,此后爆发了阿勒颇战役,而在各方之间的停战协议无法达成的情况下,俄罗斯完成了它的军事行动,并将其扩展至整个叙利亚。

2016年12月20日,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举行会议,三国当时的外交部长——俄罗斯的拉夫罗夫、土耳其的恰武什奥卢和伊朗的扎里夫——出席了这场会议,以专门讨论叙利亚问题,而叙利亚反对派和叙利亚政权皆缺席了这场会议。

俄罗斯在叙利亚境内的基地遭到了无人机袭击

俄罗斯于2016年底与土耳其、伊朗发布了《莫斯科宣言》,并提出了在摆脱“日内瓦一号”协议的基础上解决叙利亚危机的愿景,并避免谈及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命运,并强调当务之急是打击“恐怖主义”,而不是推翻阿萨德的统治。

联合国为解决叙利亚危机而举行的谈判受到了阻碍,在此期间,俄罗斯增强了在该国的军事影响力——其驻该国的空军规模约含100架战斗机、军用飞机和直升机,并且有空军情报团的存在。

地面部队则包括步兵营、装甲运兵车、作战坦克、地对空导弹、火炮、电子战系统和地面部队。

俄罗斯总统普京宣布,在2016年,俄罗斯对叙利亚军事行动的官方费用支出高达4.78亿美元。

叙利亚人权网络记录称,截至2018年,俄罗斯军队造成了超过6000位平民死亡,其中包括近2000名儿童。俄罗斯军队还在平民场所造成了至少321起屠杀和954起袭击事件。

俄罗斯军事存在的下降

在2022年至2023年期间,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基地数量从132个下降至105个,而俄罗斯在叙利亚各地重新部署兵力,是造成这一下降的最突出原因。在2020年初叙利亚停战之后,俄罗斯将在叙利亚获得了实战经验的部队派往乌克兰,以便从其经验中受益并集中力量打赢那里的战争。

另一方面,俄罗斯在控制叙利亚的战略要地、阻止伊朗军队在该地区——特别是在拉塔基亚——部署之后,减少了它在该地区的驻军数量,并且削减了它在库奈特拉和德拉的影响力,与此同时,伊朗在这两个地区的基地得到了加强,这是由于俄罗斯削减了对以色列的承诺——因为后者为乌克兰提供支持和武装。

在2022年至2023年期间公布的新编队中,俄罗斯主要将兵力集中在叙利亚海岸至地中海地区,并在叙利亚东北部国际联军的驻扎地,以及叙利亚天然气和石油分布区保持其军事存在。

2023年10月7日,加沙地带爆发了“阿克萨洪水”战役,再加上真主党在黎巴嫩南部与以色列的冲突出现升级,此后,俄罗斯在叙利亚南部靠近德拉和库奈特拉的地区重新建立了军事存在,而这两个地区都很接近被以色列占领的戈兰高地。

来源 : 电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