袭击和言论:以色列和真主党可能使黎巴嫩陷入战争

黎巴嫩真主党领导人哈桑·纳斯鲁拉一再威胁以色列,如果以色列继续袭击黎巴嫩,袭击将升级 (路透)

真主党领导人哈桑·纳斯鲁拉威胁袭击塞浦路斯,这进一步加剧了地中海东部地区的紧张局势,因为黎巴嫩什叶派团体与以色列的冲突仍有可能演变成一场全面战争。

纳斯鲁拉周三表示,真主党不希望战争扩大,但它已准备好与其地区盟友一起对抗以色列日益加剧的侵略。纳斯鲁拉称,对塞浦路斯的威胁是由于以色列在东地中海岛屿上部署基地。

纳斯鲁拉说道,“必须警告塞浦路斯政府,向以色列敌人开放塞浦路斯机场和基地,让其攻击黎巴嫩,这意味着塞浦路斯政府已成为战争的一部分,而抵抗力量(真主党)将把这作为战争的一部分来应对。”

尽管英国在塞浦路斯拥有两个基地,但以色列官方并未承认其使用塞浦路斯的土地或空军基地。以色列过去曾利用塞浦路斯领空进行演习。

纳斯鲁拉的言辞愈演愈烈,就在前一天,真主党公布了一段据称是其无人机在以色列海法市上空拍摄的视频。纳斯鲁拉称,这段视频只是拍摄到的一小部分,似乎是在警告以色列当局,如果以色列继续威胁扩大对黎巴嫩的袭击,真主党的势力范围将扩大。

以色列周二宣布,对北方邻国发动军事进攻的行动计划已“获得批准和确认”。自10月8日以色列与哈马斯在加沙地带爆发冲突的第二天,即与真主党开始敌对以来,已有9万多名以色列人逃离了该国北部的家园。由于以色列的袭击,至少有9万人逃离了黎巴嫩南部的家园。

真主党的纳斯鲁拉表示,如果爆发全面战争,以色列任何地方都将无一幸免

“没有越过红线”

以色列暗杀了多名真主党指挥官,最近一次是上周被击毙的高级指挥官塔勒布·阿卜杜拉。真主党对袭击作出回应,发射了200多枚火箭弹——这是自10月以来,该党在一天内向以色列发射的火箭弹数量最多的一次。此后,以色列继续对黎巴嫩南部地区发动空袭,包括提尔市(Tyr)。

但尽管如此,尽管双方都有各自的言论,观察人士认为,双方仍然在很大程度上遵守交战规则,局势正在逐步升级。

中东研究所的埃亚尔·卢里-帕雷德斯说道:“敌对行动的强度有所增加,但性质没有改变。没有越过红线。例如,对海法发动火箭弹袭击将表明以色列的能力增强,因此几乎构成了一条红线。”

“真主党表示,只要加沙停火,他们就会停止攻击。以色列只需要处理北部流离失所的民众。双方都离冲突只有一步之遥。”

外交努力仍在继续。美国特使阿莫斯·霍克斯坦曾帮助调解黎巴嫩和以色列之间的海上协议,最近他来到贝鲁特,试图缓解边境紧张局势,这可能会吸引其他地区参与者。

黎巴嫩美国大学政治学副教授伊马德·萨拉米表示:“(霍克斯坦的)使命受到需要达成一项涉及哈马斯和真主党的全面协议的限制。美国和以色列双方都没有充分认识到或解决这一必要性,这限制了霍克斯坦为实现持久和平与稳定所做的努力的有效性。”

真主党无人机拍摄的视频声称显示对以色列的监视

黎巴嫩的焦虑

尽管真主党和以色列之间的全面冲突仍有可能避免,但许多黎巴嫩人越来越担心。

萨拉米表示,“黎巴嫩的情绪越来越担心和焦虑,担心可能爆发全面战争。以色列军方批准的战争计划受到黎巴嫩人民的重视,导致人们对升级的担忧加剧。这一批准严重破坏了该国的旅游和投资计划,因为潜在的游客和投资者正在重新考虑他们的决定,因为冲突的威胁加剧。”

黎巴嫩经历了本世纪最严重的经济危机之一,自2022年10月以来一直陷入没有总统的政治僵局。该国近年来缺乏政治和经济稳定,甚至在战争之前也是如此。基础设施紧张,战争扩大可能会对这个本已陷入困境的国家造成毁灭性的影响。

萨拉米说道,“黎巴嫩无法有效应对以色列的入侵或对其基础设施的更大规模空战。冲突的任何重大扩大都将是毁灭性的,因为基础设施的破坏将很难修复或更换。黎巴嫩政府缺乏重建资源,而且很少有国际捐助者愿意提供必要的支持,这与2006年战争的后果不同。”

萨拉米表示,黎巴嫩国家的进一步解体也可能对该地区产生严重影响,并补充说这“可能会加剧黎巴嫩境内现有的政治和社会紧张局势,使复苏更加困难”。

他指出,“黎巴嫩的毁灭将导致武装团体涌入其领土,从而造成更加不稳定的局势(对以色列人来说也是如此)。”

分析:以色列对真主党和哈马斯的军事优势已不复存在

以色列人想要答案

然而,如果以色列决定进一步与黎巴嫩接触,其军事和民用基础设施也可能遭受严重破坏。真主党比哈马斯强大得多,装备也更好,该组织最近推出了新武器,包括首次将以色列军用飞机赶出黎巴嫩领空的防空导弹。

贝鲁特圣约瑟夫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卡里姆·埃米尔·比塔尔告诉半岛电视台,“尤其令人担忧和重要的是,以色列人似乎没有从过去在黎巴嫩的经历中吸取任何教训。他们18日宣布将发动一场将消灭真主党的全面战争,这在最好的情况下是极其天真的,在最坏的情况下是业余的。”

他补充道,“真主党可能对以色列造成严重、重大甚至前所未有的破坏。”

以色列于1978年和1982年入侵黎巴嫩,围攻贝鲁特西部,驱逐亚西尔·阿拉法特领导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PLO)。以色列从1985年起占领黎巴嫩南部,直至2000年。

虽然以色列军方似乎意识到了真主党的实力,但以色列的许多人,包括伊塔马尔·本-格维尔和比撒列·斯莫特里赫等极右翼部长,都在推动军事解决方案,而不是外交手段。尤其是斯莫特里赫,甚至提出了重新占领黎巴嫩南部的想法,尽管卢里-帕尔埃德斯表示,“只有极右翼或激进分子才会想征服黎巴嫩”。

人们普遍认为,以色列需要在加沙停火,才能将注意力全部转向黎巴嫩,但卢里-帕尔埃德斯表示,在两个战线上采取行动并非不可能。

他说道,“以色列可以应对另一条战线。人力和财力成本将是巨大的,但他们可以做到。”

在以色列国内,随着新学年的临近以及北部居民希望返回家园,政治家面临的政治压力越来越大。以色列边境方面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只要真主党在附近活动,他们就无法安全生活。

卢里-帕尔埃德斯表示,“公众希望两全其美。他们希望在北方感到安全,并且希望看到军事行动来实现这一点。”

“人们希望看到答案。然而,他们也明白真主党比哈马斯更强大,拥有更复杂的武器。”

显而易见的是,战争扩大化将不会有赢家。过去八个月,以色列一直在努力实现其消灭哈马斯的既定目标,而真主党的能力远超巴勒斯坦组织。尽管以色列可能对黎巴嫩造成严重破坏,但也可能导致无法预见的长期影响,就像过去发生过的那样。

比塔尔说道,“1982年,以色列人想要废除巴解组织并成功了,但这导致了真主党的诞生——一个比法塔赫更激进、更有组织的运动。同样的情况可能会再次发生。”

以色列撤离者向政府施压,要求立即采取安全措施并明确住房问题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