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女性被排除在总统选举之外的原因是什么?

改革派政治人士哈米德·扎尔阿巴迪被拒绝成为伊朗总统候选人 (伊朗媒体)

伊朗妇女因4名女性政治活动家提交提名文件以参加计划于今年6月28日举行的总统竞选而感到欢欣鼓舞,但她们实现总统职位权利的希望再次破灭——宪法监护委员会批准的最终候选人名单中没有其中任何一位女性的名字。

总统候选人名单上没有女性,这对舆论来说不足为奇,因为在过去的选举周期中,也有一些女性政治家曾申请过这项权利,但结果仍是一样的,而且该委员会一直是渴望担任总统的伊朗女性所面临的障碍。

伊朗宪法第115条规定,“总统将从神职人员和政界人士中的选举中产生”,而在此前,保守派活动人士、第8届和第11届议会女议员扎赫拉·伊拉希扬,以及第10届议会的前改革派女议员哈米德·扎尔阿巴迪此前曾提交过总统竞选申请。

保守派女议员扎赫拉·伊拉希扬提交了参与总统选举的候选文件,但是宪法监护委员会拒绝了她的资格申请

街头意见

第10届和第11届议会女议员哈贾尔·贾纳拉尼与第7届议会女议员里法特·巴亚特也竞选该国总统。

随着伊朗进入竞选期,半岛电视台在该国首都德黑兰东部“塔哈兰诺”街区调查了多名伊朗女性的意见。

玛丽亚姆(43岁)和弗罗赞(29岁)的观点并不相同,前者指责女性政客以牺牲妇女权利为代价去追随该国的男性观念,后者则对伊朗女性打破伊朗传统禁忌观念并履行自身权利的能力持乐观态度,例如进入议会。

而59岁的哈贾·马苏梅则认为,伊朗女性还没有准备好接受其使命,更不用说父权社会尚不接受这一点。她还补充称,没有法律阻止女性在该国担任高级职位。这一观点遭到了年轻女性阿瓦(19岁)的反对——她认为伊朗的法律“对女性不公平”。

为了解该国男性对由女性担任该国总统这个问题的看法,半岛电视台听取了其中3人的意见——他们一致认为,如果这位女性有能力管理伊朗事务并能够确保安全,那么他们会接受这种安排。

关于伊朗宪法是否禁止女性候选人当选该国总统,宪法监护委员会前发言人阿巴斯·卡德霍达伊此前曾在2021年的总统选举之前证实,“法律上没有禁止这种情况,但文化上仍有待观察。”他还表示,他们可能会在某个时代看到由女性担任总统的情况,就像发生在前总统内贾德任期内的情况那样——当时首次有女性担任该国的部长职务。

伊朗选举:宣布最终的候选人名单

解释上的分歧

波斯语媒体援引库姆市神学院调查员和教师学院成员、著名神职人员法德尔·梅布迪的话称,“宪法监护委员会中的一些人员基于传统观点,认为女性不能出任国家总统,就像不允许女性担任司法和宗教权威的职位那样。”

在法律的允许范围和宗教机构的监督范围之间,德黑兰的观察人士将过去拒绝所有妇女参与总统选举的真正原因,归咎于法律界和宗教界之间对伊朗宪法第115条提到的“政治人士”这一术语的解释所存在的争议。

其中一些人认为这一术语指代的是男性,而其他人则认为这一术语包含“男女两性当中的恰当人选”,鉴于这种分歧的存在,半岛电视台记者向国际律师、法律专家阿卜杜-萨马德·霍拉姆沙希请教了这一术语的预期含义。

霍拉姆沙希指出,该国对这一术语缺乏明确的法律和法理解释,并补充称,考虑到总统职位仅次于最高领袖,部分神职人员基于该职位的极端敏感性而反对由女性担任这一职位。

他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时解释称,尽管对“人士”一词及其含义存在不同的解读,但是仍有一部分人只相信其表面含义,而不相信其引申含义。他补充称,伊朗宪法视男性与女性处于等同地位,但其第115条的含义似乎却是表面含义,即以“人士”指代男性而非女性。

伊朗女性:无法参与总统选举
受教育比例:82%;接受高等教育占比:50% (半岛电视台)

宗教界的观点

至于宗教界的观点,库姆市宗教神学院教授谢赫马赫迪·马萨伊里表示,尽管有一部分保守派神职人员反对女性担任总统,但他们认为没有理由大声疾呼,只要他们认为宪法监护委员会拒绝女性候选人参选资格的行为是适当的。

马萨伊里在向半岛网发表的声明中指出,伊朗宗教界对女性竞选国家总统的看法持保留态度,因为他们更倾向于在处理敏感问题时发表一些言论。他还补充称,如果宪法监护委员会批准了一些女性候选人的参选资格,那么该国将会看到来自宗教界部分人士的明确反对。

他还指出,保守派的宗教界“在幕后施加压力,不允许批准妇女参与竞选共和国总统”。谢赫马萨伊里解释称,有一些不成文的法律在官方机构中得到了严格执行而无需披露、批准或证明其立法理由——女性参与竞选总统的问题就可能被包含其中。

另一方面,改革活动人士阿菲法·阿贝迪认为,宪法监护委员会对宪法第115条中“政治人士”一词的解释属于“男性主义”。她还强调,该委员会拒绝妇女申请国家总统提名文件资格的决定,并不能“阻碍伊朗妇女争取权利的斗争”。

阿贝迪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时指出,一些女性活动人士提交选举登记文件正是伊朗妇女争取自身权利、政治和社会地位的斗争之一,她还解释称,伊朗妇女打算继续参选,直到改变当前对“政治人士”这一术语的解释为止。

阿贝迪指出,包括西方社会在内的父权社会,并不信任由女性担任战略职务。她还认为,伊朗女性即将获得公众舆论的信任,她们有资格在解决内部挑战和管理国家外交政策的过程中发挥具有影响力的作用。

在今年3月举行的议会选举中,在获得宪法监护委员会参选资格的1700名女性候选人中,只有14人进入了共有290个席位的国家议会,从而让伊朗街头对女性的信心以及改变法律以提高女性地位并授权其战略职务的可能性产生了极大的疑问。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