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和美国大选结果出来后,伊朗核计划将面临什么?

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拉斐尔·格罗西表示,希望尽快与伊朗就一揽子措施达成协议 (盖帝图像)

美国政府退出2015年德黑兰与英国、法国、德国、中国、俄罗斯和美国组成的六国集团达成的核协议五年多以及德黑兰减少协议中的义务后,通过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的决定,德黑兰核问题重新回到人们的关注焦点。

距离伊朗重申其在核协议上的立场并威胁称如果理事会通过决议谴责它就会做出回应,仅过了10天,因为伊朗“正处于减少核协议义务的阶段”,直到联合国机构宣布伊朗已加快安装新的铀浓缩离心机。

国际原子能机构的秘密报告发布后,美国及其欧洲伙伴做出了强烈的公开反应,甚至威胁要继续在国际舞台上追究伊朗的责任,并对其施加越来越大的压力,这引发了人们对未来等待文件的内容的疑问。

欧洲共同体向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提交决议草案,谴责伊朗缺乏合作 (半岛电视台)
  • 是什么原因让德黑兰核问题再次重回风口并再度热闹起来?

随着2018年美国退出核协议,局势升级达到顶峰,伊朗和美国民主党政府与地区和欧洲调解进行了一系列间接谈判,以挽救该协议。多年来,伊核问题各方的推拉不断​​,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多次发布决议,批评伊朗与国际原子能机构合作不足。

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拉斐尔·格罗西上个月访问首都德黑兰时,进行了被描述为“重要且积极”的讨论,旨在结束双方之间悬而未决问题的僵局,这位联合国客人随后表示希望“尽快”就一揽子措施达成协议。

在伊朗总统易卜拉欣·莱希在直升机失事中丧生的背景下,德黑兰暂停了与国际原子能机构的谈判,随后在本月举行的第二季度会议上,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呼吁伊朗加强与该机构的合作,并撤销伊朗最近对检查人员进入其核设施实施的禁令。

就在伊朗理事会于6月5日做出针对伊朗的决定的一天前,伊朗威胁称,如果针对伊朗做出决定,就会做出回应,并通过伊朗原子能组织负责人穆罕默德·伊斯拉米强调,“如果其他各方不履行承诺,伊朗有权相互削减承诺,目前该国正处于削减承诺的过程中。”

  • 伊朗重申其“正在减少核协议义务”的目的何在?

政治研究员迈赫迪·阿齐兹表示,我们必须回顾伊朗减少核承诺的政策,以应对其核计划的“西方压力”,就像前改革派总统穆罕默德·哈塔米时代德黑兰与欧洲三驾马车之间的第一轮核谈判一样。

阿齐兹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回顾了2003年伊朗与欧洲方面进行的谈判,根据谈判,德黑兰自愿冻结其所有核设施中的铀浓缩活动,并在《核不扩散条约》附加议定书签署后不久就批准了该协议。

他继续说道,第二年,该协议失败,国际原子能机构要求伊斯兰共和国回答所有悬而未决的问题,为立即进入其想要的所有地点提供便利,并将所有与铀浓缩有关的活动冻结到能够生产核燃料和裂变装药,这导致德黑兰做出回应,恢复铀浓缩活动。

这位研究人员解释称,2007年1月3日,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在评论这一经历时表示,“我此前曾强调必须停止核活动的衰退步伐,而应转变为发展进步的过程”,因此伊朗领导层的立场变成了一种固定政策,国家以升级的步骤回应西方的压力,而这并不考虑伊朗的自愿合作。

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退出核协议并对德黑兰实施一系列制裁一年后,后者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作为回应,在此期间逐渐退出履行协议规定的义务,并威胁称,如果其核计划文件因其削减措施而被提交给安理会,则将退出《核不扩散条约》。

伊朗即将拥有核弹:伊朗将如何制造核弹? (半岛电视台)
  • 德黑兰对理事会最近的决定有何反应?

伊朗尚未正式宣布针对该决议已经或将要采取的措施,但国际原子能机构在分发给其成员的一份机密报告中表示,伊朗告知其,它将在未来三到四个星期内,在福尔道燃料浓缩厂的第一单元安装8组,每组包括174台IR-6型离心机。

报告指出,该机构于6月11日证实,伊朗已完成该站第一单元两个离心机级联的安装,此前该类型设备已在其他4个级联中安装。

另一方面,波斯语报纸《呼罗珊》报道称,伊斯兰共和国针对理事会决定采取的措施已经在纳坦兹和福尔道设施开始实施,并将在未来几天继续实施。

  • 伊朗各界如何看待该国针对理事会决定所采取的措施?

政治研究员迈赫迪·阿齐兹认为,根据德黑兰与国际原子能机构和西方在其核问题中的长期经验,这一步骤是必要的,并且这符合德黑兰减少对核协议承诺的阶段,而这又是对美国退出该协议以及西方方面未能履行其承诺的回应。

该研究人员认为,伊朗已就这一措施的后果向西方和国际原子能机构发出警告,该措施没有考虑伊朗与国际原子能机构和美国的谈判,因为这些谈判因该国总统空缺而被冻结。

他得出结论称,西方方面试图在其声明和决定中暗示德黑兰即将制造核武器,而伊朗官员多次证实,他们的国家已经达到了核阈值,但考虑到宗教当局禁止生产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追杀令,他们并不打算这样做。

德国、法国和英国提交了一份草案,谴责伊朗不与国际原子能机构合作 (半岛电视台)
  • 伊朗如何解读美国和欧洲对国际原子能机构关于德黑兰正在扩大核计划的报告的反应?

政治研究员、前议员、伊朗伊斯兰议会国家安全与外交政策委员会成员诺扎尔·沙菲伊(Nozar Shafi’i)指责欧洲国家对伊朗核武器采取双重标准政策,通过国际机构根据其政治议程没收伊朗核武器。

沙菲伊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认为,在伊朗总统空缺期间提出德黑兰核问题是“政治化的行为,旨在干涉伊朗内政”,并指责西方向伊朗选民发出隐晦的信息,敦促他们在即将举行的总统选举中投票支持特定政治运动。

同一研究人员解释称,以欧洲三驾马车和美国的声明为代表的西方反应告诉伊朗选民,伊朗核问题恶化的原因是强硬派政治运动对权力的控制,而他们所要做的就是对竞争运动的投票,因为这些国家认为他们可以轻松应对。

  • 伊朗定于本月28日举行总统选举后,有什么等待着德黑兰核问题?

沙菲伊认为,伊朗的外交政策是根据包括外交部在内的官方机构的国家常量和基本原则制定的,政府只能在那些不属于政治运动的机构预先规定的框架内进行操作。

据前议员沙菲伊称,无论哪一个政治运动赢得即将举行的伊朗选举,如果新政府得出欧洲方面施加压力以在核问题中获得更大特权的结论,都可能暂停核谈判,他不排除西方方面将在新时代的头几个月表现出灵活性,敦促新政府进行谈判以解决棘手问题。

他预计,如果民主党人乔·拜登赢得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伊朗与美国的关系将恢复平静,就像他的民主党前任巴拉克·奥巴马时代一样。

沙菲伊得出的结论是:如果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赢得即将到来的美国总统选举,无论政府类型如何,他都将准备与伊朗进行谈判,但他也将同样远离可能导致华盛顿与德黑兰关系紧张的政策。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