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家兼思想家扬尼斯·瓦鲁法基斯 支持声援加沙并与欧洲趋势背道而驰

六月初,扬尼斯·瓦鲁法基斯在欧洲议会竞选期间在雅典向他的支持者发表讲话(盖蒂图像)

柏林警方扰乱了 4 月 12 日在柏林市中心举行的会议,该会议旨在强调德国在针对加沙的种族灭绝中所扮演的角色,并禁止会议主要发言人到来:希腊前部长扬尼斯·瓦鲁法基斯和巴勒斯坦外科医生加桑·阿布·西塔 (Ghassan Abu Sitta),柏林警方为这两个人赢得了他们并不想要的目标,前者成为欧洲良知声援巴勒斯坦的象征,后者成为加沙流血伤口的大使。

如果说阿布·西塔的地位源于他对去年 10 月 8 日以色列袭击加沙的恐怖事件的亲身经历,他先是在浸信会医院担任烧伤外科医生,后来又在希法医疗中心担任烧伤外科医生,而瓦鲁法基斯则以左翼经济思想家和殖民政策(特别是以色列)和欧元集团金融政策的顽固反对者而闻名,用他的话说,这些政策的目的是在希腊遭遇金融危机期间“羞辱希腊人”

在第一份文件中,瓦鲁法基斯的立场因其依赖于他作为研究员、大学教授和政治思想家的背景而得出的理性证据和准确信息而著称。例如,5月15日,他在雅典举行的欧洲左翼25民主党运动会议上发表讲话,他在讲话中表示,“我们的西方领导人必须认识到,如果他们支持只为犹太人建立一个国家的想法,他们就不可能是民主和自由的。”他问道:“如果我支持让希腊成为东正教希腊人的特殊国家,他们会怎么说?”他回答说:“我想他们会立即谴责我,并形容我是反自由和反民主的。” 他在会议期间表示,“我既不是犹太人,也不是巴勒斯坦人,但我很自豪能够成为犹太人和巴勒斯坦人中的一员,为和平和普遍人权大声疾呼。”

瓦鲁法基斯参加 2015 年在布鲁塞尔举行的欧盟金融会议(路透)

关于加沙事件的背景,瓦鲁法基斯在同次会议上表示,“76年前,80万人被​​驱逐出家园,流亡到黎巴嫩、约旦,或者被关进一个名为‘加沙’的露天拘留营” …76年后,在这个名为加沙的开放监狱里,他们的子孙每天都在被杀害。换句话说,这种情况自1948年以来一直在重演…不仅在加沙,而且在约旦河西岸。 ”

瓦鲁法基斯随后在其网站上发表声明,强化了自己的叙述,“早在 10 月 7 日之前,我的战友诺姆·乔姆斯基就说过:你们抢了我的水,拆了我的​​房子,让我失业,偷了我的田,囚禁了我的父亲,杀了我的母亲和兄弟,每天羞辱我……然后你就怪我,因为我向你扔了一块石头!”

瓦鲁法基斯2023 年 10 月被禁止在维也纳演讲(欧洲通讯社)

在跟踪加沙战争的事态发展及其后果时,瓦鲁法基斯从一开始就没有忽视战争的法律层面。在雅典最近的讲话中,瓦鲁法基斯根据作为国际刑事法院基础的《罗马公约》的规定,用法律论据证明加沙发生了种族灭绝。

在此之前,特别是在 10 月 16 日,他公布了自 2023 年 10 月 7 日加沙局势升级以来以色列占领加沙所犯下的“战争罪和相当于种族灭绝的罪行”清单,他表示,“毫无疑问,以色列正在犯下战争罪行,以实现对加沙的种族清洗,同时在约旦河西岸和被占领的耶路撒冷实行类似的策略。”

他指出,根据与种族灭绝相关的《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该规约第6条(c)款将种族灭绝定义为“故意使一个群体处于旨在对其全部或部分进行物理毁灭的生活条件下”。

去年10月13日,瓦鲁法基斯通过他在X平台上的账户宣布,他被禁止在奥地利首都IKA艺术与建筑学院进行原定于第二天进行的演讲,他解释说,由于他反对种族隔离和以色列占领,学院阻止他发表演讲,这是他的观点,他在不止一次的音频和视频广播以及多篇发表的文章中表达了这一观点,尽管该研究所没有明确表示这一点。

互联网上发布的视频记录了瓦鲁法基斯在最近的战争之前数年对巴勒斯坦问题和加沙围困的立场。 2018年7月28日,他在自己的网站上发布的一段视频中表示,“如果有人被锁住,就没有人能获得自由,更不用说整个民族了,现在结束对加沙的围困和对其人民的大规模虐待和屠杀,符合所有人的利益,包括犹太人、阿拉伯人、欧洲人、美国人、亚洲人和非洲人。”

而且,瓦鲁法基斯将巴勒斯坦问题与欧洲正在发生的令他反感的事态发展联系起来,其基础是有影响力的统治“寡头”阶级对政治和经济舞台的控制,这是其政治取向的核心思想,正如他在 2017 年向“Ultra Voice”网站发表的声明中所说,他对欧洲资本主义机构的战争类似于巴勒斯坦人对以色列占领当局的抵抗,他解释说,巴勒斯坦人“正面临着所有这些入侵,世界正在寻找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 这是不道德的,也不应该成为一种选择,必须关注巴勒斯坦正在发生的事情,不选择承认巴勒斯坦问题是一个危险的指标,表明世界不稳定,正处于危险危机的深渊。

巴勒斯坦人两个月前在伯利恒附近庆祝土地日(路透)

瓦鲁法基斯 1961 年出生于雅典,受到 1967 年希腊军事政变影响后,他的“叛乱”开始于希腊。他表示,“他们让我感受到不自由意味着什么,并坚信进步是没有极限的。”1978年,他前往英国留学,并在“我得出结论,经济学是政治话语的共同语言”后加入了埃塞克斯大学经济系。但他很快就认为这是一个“沉闷的专业”,因此,他转到了数学学院,然后在伯明翰大学获得了数理统计硕士学位,他曾在埃塞克斯大学、东安格利亚大学和剑桥大学任教,并于 1988 年至 2000 年间移居悉尼(澳大利亚)。2000年,他回到希腊,开始在雅典大学教授政治经济学。他曾任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林登·约翰逊公共事务研究生院客座教授,他还曾担任前总理乔治·帕潘德里欧的顾问,并在自己的网站上将自己描述为“多年来,我一直默默地撰写不为人知的学术文章,直到由于欧洲对不可避免的危机做出的微不足道的反应而进入公共舞台。 ”

宪法精神

瓦鲁法基斯在 2015 年议会会议上与齐普拉斯总理交谈(盖蒂图像)

瓦鲁法基斯提到了他在齐普拉斯政府中担任希腊财政部长的时期,2015 年 1 月大选后,他成为代表左翼激进左翼联盟的希腊议会议员,但只在该部任职约6个月,并于7月6日就债权人向希腊政府提出的紧缩提案进行公投的第二天就辞职了。关于他如何进入财政部,他在以《房间里的成年人》为题出版的回忆录中说,他提到了 2011 年 6 月 11 日发生的宪法广场事件,当时 5000 名全副武装的安全人员冲进了宪法广场,强行结束以“占领雅典”口号持续数月的全民静坐,35%的公民实际参与,走上街头和公共广场,呼吁对过去几十年统治希腊的精英腐败政权进行“革命”,该政权通过走私黑手党和寡头政治之间的系统性联盟耗尽了国家和社会的资源。根据瓦鲁法基斯的描述,它使国家变得富裕而人民变得贫穷,“宪法精神,”他解释道,“变成了一场势不可挡的政治运动。”

瓦鲁法基斯在 2015 年欧盟财政会议后在布鲁塞尔向媒体发表讲话(美联社)

事实上,这几个月从根本上重塑了希腊人的政治倾向,在 2015 年大选中将投票给左翼激进左翼联盟的选民比例提高到 36%,而之前的选举中这一比例还不到 5%。当时,由于希腊停止纳税,欧洲央行和以德国为首的欧洲主要合作伙伴不再向希腊提供贷款,公共预算陷入破产,该党提出了一项雄心勃勃的重组国家经济的计划。

在担任部长期间,瓦鲁法基斯惹恼了一些欧元集团成员,他们不愿意让他参加旨在解决希腊经济危机的会议,而在此期间,他从未放弃他的黑色摩托车作为交通工具,尤其是去参加政府会议,这引发了一些人的嘲笑。随着危机与欧洲伙伴陷入僵局,政府决定就欧洲紧缩救援计划举行公投,但于2015年7月5日拒绝了该计划。在举行公投之前,瓦鲁法基斯告诉西班牙《世界报》说,“三驾马车”(欧盟委员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洲央行)债权人希望推动公民投票赞成,这样就可以“羞辱希腊人”。

他认为,贷款人想要向希腊人民灌输恐惧,他表示,如果希腊人对贷款人的条件投赞成票,他将辞职。尽管公投的结果是61%的人拒绝了债权人的条款,但瓦鲁法基斯还是宣布辞职,他在博客中写道,“公投结果公布后不久,我获悉一些欧元集团成员和合作伙伴……希望我缺席会议,总理认为这一想法可能有助于达成协议,这就是我离开财政部的原因。”

瓦鲁法基斯有多种政治和经济理论,包括与深层政府相关的理论,他将深层政府描述为民主的最大敌人。在这种背景下,他说,“深层政府的特点是模糊性,因为它的事务发生在暗室中,因此,这样就没有人能看到谁在做出决定并在理论框架内谈论这一点,深层国家明显表现为权力垄断、有效行使暴力的权力和运用正义的权力。该理论确定了构成深层政府的四个层次:以可口可乐、埃克森美孚、Facebook和谷歌等大公司为代表的价格制造者;以公关公司和营销专家为代表的欲望制造者;正如乔姆斯基所说,它是控制市场的制造者;最后是共识的制造者。

瓦鲁法基斯在 2023 年 5 月雅典选举会议上发表讲话(法国媒体)

2019年,希腊著名左翼导演科斯塔·加夫拉斯执导了一部讲述瓦鲁法基斯担任财政部长经历的电影。影评人称,这部电影强烈批评了“另一个被剥削的、不民主的欧洲”。

瓦鲁法基斯以自己的立场和理论坚持逆欧洲和西方政治经济潮流而行,而他对加沙的支持距离这种逆流只有一段距离,这就是他被排除在柏林巴勒斯坦会议之外后所做的事情,他当天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视频中表示,“我想问我在德国的朋友们,他们倾向于将加沙正在发生的事情描述为种族灭绝:直到什么时候你们才会允许大屠杀的罪名成为武装针对巴勒斯坦人的种族灭绝的肇事者的合法理由?需要多少巴勒斯坦人的血流成河,你们才会觉得自己已经摆脱了大屠杀?”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