乍得的武装团体如何威胁到邻国的稳定?

乍得与邻国之间的政治冲突为部分国家收留乍得的叛乱人员敞开了大门 (路透社)

乍得国内持续的不稳定局势催生了一批武装运动与雇佣军组织,而且它们已经成为邻国许多热点地区内的活跃分子。

尽管这些团体包含了针对恩贾梅纳统治政权的政治实体,但这并未阻止其他从事非法经济活动的武装团体的出现——这些非法经济活动不仅威胁到乍得的稳定,其影响力还延伸到了其他的国家。

这些团体是如何出现的?

美国和平研究所的一篇论文将这些武装团体在乍得已故前总统伊德里斯·代比领导期间的出现,与该国石油收入管理不善、腐败以及乍得政府的集权、分裂和镇压性质等问题联系在一起。

乍得已故前总统代比

除此之外,为维护自身统治,代比通过偏向他所在的扎哈瓦族人而加剧了国内种族的两极分化,从而导致乍得社会的许多阶层都感到被边缘化,并且急于发动武装叛乱。

此外,国际报告中包含的数据也说明了乍得人面临的重大经济和社会挑战——其中约64.7%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近220万人营养不良,近370万人面临粮食不安全的风险。

而这又为武装团体创造了一片沃土,以利用人们对现有政权的不满,来招募更多的武装人员加入其队伍——对这些人员来说,加入这类团体可能是他们获得收入的唯一机会。

乍得与邻国之间的政治冲突也为双方爆发代理人战争的可能性打开了大门——部分邻国收留了乍得叛军,并且利用了边境两侧族群重叠的机会。

在这样的背景下,苏丹前总统奥马尔·巴希尔政权显然在2005年至2010年期间接收了乍得的反对派人士,以回应恩贾梅纳在2003年乍得西部爆发危机后支持苏丹达尔富尔的叛乱分子之举。

乍得近300万人需要援助

武器调查项目在2017年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描述了乍得的悲剧:在过去的50年内,乍得撒哈拉地区遭受的战争时期多于其和平时期,并造成了国家缺席和武装反对派运动控制国家的状态。

由于来自邻国和部落的干扰,乍得北部塔布部落的武装人员也成为了导致利比亚和尼日尔境内不稳定局势的活跃因素之一。

乍得一家叛乱组织的前任领导人穆罕默德·布尔迈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利比亚境内有数千名乍得人,与此同时,一项研究表明,很难确定这些非政府的武装组织内的武装人员数量,因为这项数据会受到持续的死亡、招募等诸多因素的影响。

然而,据2020年发布的研究结果显示,在利比亚和非洲撒哈拉地区,这些组织的成员人数约为7000人。

乍得反叛组织“变革与和解阵线”的武装人员在2021年的战斗中被俘

政治武装团体

根据国际危机组织的分析,乍得武装团体包括规模和愿景各不相同的多重势力,它们之间甚至存在相互竞争,与此同时,它们的武装分子从事各种形式的活动,有时甚至充当利比亚武装集团的雇佣军。

其中最重要的团体当属乍得“变革与和解阵线”(FACT),这是一个由2016年从乍得军队内叛逃的军官所建立的政治与军事组织,其目的是推翻伊德里斯·代比总统的政府,并主要由达萨的塔布族组成

除此之外,我们还发现了抵抗力量联盟(UFR)——该联盟成立于乍得内战(2005-2009年)结束之时,包含一组武装派别,并以扎哈瓦族人为主导。

2016年,“拯救共和国军事指挥委员会”(CCMSR)成立,这是一个旨在推翻乍得政府的武装叛乱组织,其活动集中在利比亚北部和南部的边境地区、尼日尔东部的边境地区以及苏丹西部的边境地区,并以塔布部落的成员为主。

与此同时,来自安卡扎的可兰人是“民主与发展力量联盟”(UFFD)的主要构成,而该联盟也由许多乍得武装团体组成,自2006年以来一直表现活跃。

乍得的武装反对派

武装人员与雇佣军

过去这类团体的特点是致力于反对恩贾梅纳统治政权的政治路线,但现在,乍得同样还存在一些带有武装分子的非政治团体——这些团体往往是由那些寻求经济利益的、从反叛组织内分裂出来的武装人员建立的,有的通过“租借的武器”开展工作,有的从事一些非法活动。

“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的全球网络倡议”发布的一项研究表明,与前一类相比,这种类别对新招募的人员更具吸引力,因为其武装人员享有分享战利品和享受更好生活条件的权利。

此外,这些团体还提供所谓的临时工作,可允许这些武装分子带着其战利品返回家园,而这与反对派团体对逃跑者处以死刑的情况截然不同。

在同样的背景下,与这类团体合作是利比亚冲突中部分力量的首要选择,以避免激怒恩贾梅纳——反叛的武装力量正投资于与利比亚部队之间的合作,以积累武装和训练其攻击乍得的能力。

正如2021年乍得“变革与和解阵线”从利比亚南部发起的著名袭击事件一样——该袭击事件导致乍得前总统伊德里斯·代比遇刺身亡。

乍得的雇佣兵可以单独加入利比亚的部分团体,例如与利比亚阿拉伯武装部队结盟的第116旅和第128旅,以换取近600美元的月薪。这项选择是基于他们的战斗经验,及其利比亚雇佣者不必在其阵亡的情况下向其家人支付巨额赔偿。

这也就是说,这些团体继续其活动的能力,与之获得足够的财政资源的能力相关。

乍得:持续多年的武装冲突

与利比亚各方并肩作战

至于在政治结构内组织起来的武装部队,苏丹则是它们的避风港,在2010年,喀土穆与恩贾梅纳签署和平协议,组建联合边境部队以消灭叛乱分子,从而导致其他许多武装团体迁往利比亚南部——当时恰逢利比亚在2011年2月爆发革命,随之产生的混乱状态和激烈战事都为这些团体提供了适合的“工作环境”。

许多消息人士都谈到了利比亚各派系利用其中一些武装团体的情况。“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的全球网络倡议”发布的一项研究证实,乍得武装人员在参与2014年之后的利比亚战争过程中的重要性日益增加——部分冲突力量认为它们是有助于赢得战斗的主要战争资产,而这应当导致这些武装人员的收入增加。

虽然联合国在2019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指出了乍得武装分子在冲突双方并肩作战期间所发挥的作用,但是“武器调查项目”的一项研究引用的数据证实了其中一些武装分子的忠诚度变动——其中一个群体在2016年夏天从哈利法·哈夫塔尔将军的部队那里获得了40辆汽车,而在此之后,它又从哈夫塔尔的对手那里获得了更大的奖励,从而促使它把位于石油新月区的部分地区交给了他们。

除了反对乍得政权的一些团体之外,该国还存在其他一些非政治化的武装团体

非法经济活动

根据“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的全球网络倡议”进行的一项研究,乍得武装团体参与了非法经济活动,其中包括招募战斗人员、贩毒、走私武器、车辆和人口,以及非法开采黄金,无论它们是直接从事这类活动,或是通过利用在连接乍得、利比亚和尼日尔的边界三角地区开展这类活动的不同势力。

上述研究还将2020年10月签署的利比亚停火协议,与尼日尔和乍得北部安全事件数量的增加联系起来,并且认为这些团体的非法活动的增加是因为战争趋于平静,认为这种犯罪模式升级(这种升级为这些群体提供了持续存在的空间)的可能性,助长了该地区非法市场的发展,并对萨赫勒地区的长期稳定构成了威胁。

苏丹会是下一个目的地吗?

伦敦大学安全与犯罪学系助理讲师亚历山大·贝什在2023年5月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苏丹的这场战争将成为乍得武装团体通过参与战争经济而从尼罗河地区持续不断的冲突中受益的新机遇。

贝什表示,可能会发生这种情况,特别是鉴于利比亚在2020年签署的协议减少了雇佣军的工作机会,而他们在当地的存在似乎受到了要求所有外国战斗人员撤离利比亚的威胁。

在社交媒体平台上流传的许多视频片段声称,有乍得武装分子参与了苏丹的战争。

苏丹军队于2024年4月宣布在首都喀土穆以西的恩图曼市,从快速支援部队中逮捕了来自乍得和南苏丹的“雇佣军”,此外,苏丹军方还指责乍得为这些武装分子进入苏丹提供便利,而恩贾梅纳却对此予以强烈否认。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 电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