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法国:反西方阵营与欧洲利益捍卫者之间的会晤

法国总统马克龙(左)希望中国能在乌克兰战争中向俄罗斯施加压力 (路透社)

法国人的热情好客与爱丽舍宫吊灯的闪闪发亮,似乎未能掩盖中法两国领导人本周一在巴黎举行会晤的背后的紧张氛围。

西方国家政府声称,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正在协助俄罗斯总统普京发动对乌克兰的战争并为其军队提供装备,在这样的背景下,欧盟发现自身正处于与中方陷入全面贸易战的边缘。

在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出席的情况下,中国国家主席对法国东道主进行的国事访问强调了全球经济领域经历的范式转变阶段,尽管马克龙坚持“同等对待”的概念并捍卫了“再工业化”的主张。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右)出席中法两国领导人的会晤 (法国媒体)

程序失误

尽管针对国家元首的特定礼宾程序有着极为严格的要求,但是法国邀请冯德莱恩出席此次会议,及其在爱丽舍宫而不是凡尔赛宫著名的镜厅接待来访的中国领导人的做法仍然受到了批评。

在这样的背景下,政治学教授托马斯·吉诺利认为,派法国总理加布里埃尔·阿塔尔前往机场迎接中国国家主席并不是非常严重的错误,“但这种做法仍然令人尴尬”,尤其是鉴于中国与其他遭受过殖民时期屈辱的国家一样,敏感且总是希望受到尊重。

吉诺利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时补充道,“此事可能并不构成与另一个国家之间的真正问题,但是当对方是曾经遭受殖民主义的国家,而你本身又是前殖民国家时,那么就有必要更加关注这些严肃的问题并避免出现失误。”

另一方面,法国外交部前顾问马纳夫·基拉尼对此辩护称,马克龙和他的顾问们“都很年轻且缺乏经验,并相信中国触手可及”,但他补充道,他们忘记了中国并不是来接受什么说教的,而且他们自身在礼节上犯下了错误,即指派总理去接待这位世界主要经济体的负责人。

此外,基拉尼还批评了马克龙邀请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参与会晤的做法,因为“冯德莱恩最终被视为隶属美国组织的人物”,对此,基拉尼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时质问道:“我们真的能够从中感受到法国的影响力吗?”

但是吉诺利认为,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的出席是一项“明智之举”,因为欧盟成员国组建了一个一体化的贸易集团,而且每当进行重大谈判时(例如世界贸易组织谈判等等),欧盟委员会就将整体代表欧盟的所有国家以参与谈判。

吉诺利还表示,将负责法国参加的所有主要自由贸易条约谈判的机构纳入这场会议是合乎逻辑的,因此他认为,法国部分政治人物对此提出的批评是“令人遗憾的”。

中欧贸易关系背后的紧张局势

大胆的赌注

精通外交艺术的中国人决定向欧洲传递一个明确的信息,因此,中国国家领导人将在访问法国之后前往塞尔维亚,然后再前往匈牙利以会见其总理欧尔班,因为塞尔维亚和匈牙利这两个中欧国家都同情俄罗斯,同时也给西方——尤其是布鲁塞尔——构成一定的困扰。需要指出的是,中国国家领导人的此次欧洲之行根本不包含布鲁塞尔。

政治分析家伊夫·森特莫尔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时指出,马克龙坚持认为中国有必要向俄罗斯施压,但同时,他又表示法国准备向乌克兰派遣军队,从而加剧了国际范围内的紧张局势,并且这不被认为是推动乌克兰和俄罗斯之间达成和解的最佳途径。

森特莫尔并不认同仅靠法国就能改变中国路线的观点,对此,他解释称,法国最终仍只是一股“中等力量”,此事还需要更加强大的参与者,他还表示,“欧洲相信中国有能力缓解俄罗斯的核威胁,因为冲突失控根本不符合中方利益,而任何旨在缓和紧张局势的举措都将受到欢迎。”

另一方面,国际关系领域内的研究员、政治分析家杰拉德·奥利维尔指出,马克龙并不相信中国是俄罗斯的盟友,并解释称,中国是乌克兰战争中的受益者之一,它能够以非常便宜的价格购买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而俄罗斯也需要出售这些资源来购买武器零部件以继续其战争,“因此在这两种情况下,中国都是赢家。”

奥利维尔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时表示,欧洲由于其内部冲突和分歧而日渐衰弱,但这并不会对中国构成任何困扰,他还认为,在这趟法国之行中最引人注目之处在于,中国领导人将在会见欧盟委员会主席后前往非欧盟成员国塞尔维亚,然后再前往与欧盟内部存在分歧的欧盟成员国匈牙利。

在这样的背景下,政治学教授吉诺利认为,让中方在乌克兰战争中充当调停者不会产生任何结果,并声称要求中国发挥这一作用的想法是“荒谬的”,因为这种调解意味着诉诸一个并未向俄罗斯或乌克兰提供任何支持、谴责或援助的大国。

马克龙:欧洲应当限制与美国之间的联系

中国优势

法国总统马克龙不仅仅支持乌克兰去反对俄罗斯,而且还认为有必要坚定应对中国对欧洲工业构成的贸易威胁,并且忽视了这样做的后果。

近来,法国鼓励欧盟委员会对中国在包括电动汽车在内的绿色技术领域内的主导地位采取更为强硬的立场,从而为欧洲在去年10月启动针对中国电动汽车补贴问题的调查铺平了道路。

对此,中国的反击是收紧欧洲的酒精饮料出口——尤其是法国的酒精饮料出口,而这占到中国酒精进口总量的90%以上。

杰拉德·奥利维尔分析称,中国企业的目标并不是获取利润,而是在牺牲外国企业利益的基础上来争取市场份额,因此,马克龙必须采取更具对抗性的立场,就像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曾对中国发动关税战那样,以迫使中方接受多项不平等的条件。

另一方面,这位法国外交部前顾问还提出了另外一种观点——他认为中国并不需要被其视为第七大贸易伙伴的法国,因为“它可以轻松将其从伙伴地图上抹去并以其他国家为替代,因为当前的力量平衡已经不再是20世纪90年代甚至是21世纪前10年那样了,当今世界的主导力量是中国,而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国家都有兴趣与之建立关系”。

基拉尼则补充称,“美国和欧洲已经不再制造任何东西,现在运往以色列或乌克兰的所有武器部件都来自中国,因此,这种国际关系的重要层面已经向中国方面倾斜,而且法国也不再对其军事和政治决策拥有任何主权。”

此次访问的细节中仍然存在美国的影子,而马克龙则继续将自身塑造为欧洲的捍卫者并透露出成为欧洲领导人的野心,也许他并未意识到,中国已经是一个与欧盟规模相当的国家,而且它具有完全不同于欧洲的文化和历史属性。

在这样背景下,奥利维尔断言双方无法达成一致,因为马克龙认为民族已经属于过去,如果想要在全球化的世界中共存,那么每个人就必须尊重他认为普世的欧洲价值观,“但是他想错了,因为他根本不明白,中国所拥有的主权意味着它完全不必听取别者所谓的道德说教”。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