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问题升级:伊朗可能从原子能机构理事会议中等到的结果

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格罗西在本月初举行的国际核科学与技术会议上发表讲话 (法国媒体)

自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拉斐尔·格罗西在德黑兰进行“重要且积极”的谈判以来,仅过了3周,该联合国机构就宣布伊朗的浓缩铀库存已经超过了允许限度的30倍,并且它目前已拥有丰度高达60%的142.1公斤浓缩铀。

另一方面,伊朗外交部发言人纳赛尔·卡纳尼表示,伊朗与国际原子能机构之间的合作“在过去和现在都是建设性的”,并且呼吁国际原子能机构“专业地开展工作,并避免在技术层面将核问题政治化”,他还强调,来自某些方面的政治压力不会对伊朗与该机构之间的关系产生帮助。

此前,由于伊朗总统莱希在直升机失事中丧生,伊朗暂停了原定与国际原子能机构举行的会谈,而这就在计划于下周举行的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第二季度会议的前几天。

伊朗已经处于制造核武器的边缘

没有新鲜内容

伊朗观察人士将当前德黑兰与国际原子能机构之间的核升级归因于该国最近暂停谈判的决定。西方国家指望通过谈判来结束双方在许多问题上的僵局,并使伊朗根据达成的协议来采取具体措施,而不是缔结新的协议。

前伊朗驻挪威、斯里兰卡和匈牙利大使阿卜杜勒·礼萨·法尔吉拉德认为,国际原子能机构的秘密报告没有带来任何新的内容,这是因为伊朗所有的核活动都受到该机构的监控,而其高浓缩铀库存增加的事实并不令人意外,因为只要离心机继续旋转,该库存就会增加。

法尔吉拉德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时指出,伊朗并不否认继续进行浓缩铀或者增加其浓缩铀库存的事实,而是谴责针对其核计划背离和平性质并接近制造核武器的指控,对此,他解释称,伊朗即将提前举行总统选举,因此必须考虑即将上任的新政府在核问题上的立场,及其计划与国际原子能机构举行的谈判。

这位伊朗前外交官认为,国际原子能机构关于伊朗核计划的秘密报告,揭示了该机构与欧洲三驾马车(英国、法国和德国)之间存在协调,以迫使伊朗推进与该机构之间的谈判,他还强调,伊朗不会屈服于这种压力,也不会害怕旨在通过下一场原子能机构理事会会议出台反对伊朗决定的行动。

他还排除了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计划在今年6月初举行的会议上发表谴责伊朗的决议的可能性,他还强调,美国正处于总统选举的边缘,它并不想削弱在阿曼苏丹国与伊朗谈判的机会,也不想与伊朗制造新的危机,因为它已经深受俄罗斯对乌克兰战争和遏制中国影响力这两大危机的困扰,更不用提以色列当前对加沙的持续战争。

在伊朗外交部长阿卜杜拉希扬去世后,伊朗首席谈判代表阿里·巴盖里被任命为该国代理外交部长

战略威慑

德黑兰大学国际关系教授、伊朗核问题专家穆赫辛·贾利伦德认为,伊朗核问题已经变成了一个充满许多未知数的方程式,他还强调,只有在仔细研究伊朗的最新立场的基础上,才能考虑这个问题的进展。

贾利伦德解释称,伊朗近期不止一次确认其有能力制造核武器,但它并不打算这样做,同时它还警告称,在受到存在威胁的情况下,它也可能会改变其核学说。

贾利伦德认为,伊朗的立场表明它已经达到了“战略威慑”的阶段,而且不能再容忍“西方的勒索”,他还补充称,西方媒体正在报道美国和欧洲的立场分歧——关于是否要在下一次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会议上谴责伊朗的问题,而这表明西方已经意识到了伊朗发出的信息的危险性。

美国《华尔街日报》在本周一报道称,美国总统乔·拜登所领导的政府已经向其欧洲盟友施压,要求对方放弃“谴责”伊朗在核计划上取得进展的计划。

伊朗最高领袖宣布该国有可能发展核武器

领导权利

在提到伊朗和美国最近在马斯喀特进行的有关地区问题的间接谈判时,伊朗学者贾利伦德将美国(与其欧洲盟友相比)在伊朗问题上的立场差异归因于两国之间的角色分工,他还强调,美国将扮演“好警察”的角色,以在它与伊朗方面的谈判中取得特权。

贾利伦德指出,泄密出来的消息谈到将由伊朗最高领袖政治顾问、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前秘书阿里·沙姆哈尼海军上将负责该国核问题,这些消息表明伊朗有意在核问题上变得更加强硬,他还强调,负责在该问题上表现出灵活性的是伊朗外交部,而后者发挥的这种作用与安全机构截然不同。

与法尔吉拉德一样,贾利伦德排除了在国际原子能机构在下次理事会会议期间发布谴责伊朗的决议的可能性,因为这将把伊朗核问题移送给联合国安理会并“自动启动触发机制”,从而可能消除所有旨在遏制该问题的政治行动。

他得出的结论是,尽管欧洲方面有意向伊朗施压,而伊朗方面也有意在核问题上变得强硬,但他预计,即使是在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之后,该问题的进展也将处于推拉状态,他还表示无法排除事情走向失控的可能性。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