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美国对以色列态度的运动是什么?

2024年5月29日星期三,总统乔·拜登在费城吉拉德学院的竞选活动上发表讲话后做手势 (美联社)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前夕,一些担心唐纳德·特朗普崛起的主流共和党人发起了后来被称为“绝不支持特朗普”(Never Trump)运动。

从本质上说,他们明确表示,他们从根本上反对特朗普(一位房地产大亨转型为电视名人)的立场,他们永远不会投票给他。

现在,随着美国走向2024年大选,一场新的“绝不支持拜登”(NeverBiden)运动开始在美国爆发,而这场运动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总统乔·拜登对以色列对加沙战争的回应的影响。

在社交媒体上,它以标签的形式出现——#NeverBiden。但由于一些捐助者对拜登对加沙战争的态度表示不满,这场竞选活动可能会对现任总统竞选连任产生现实影响,而目前他在关键摇摆州已经落后于前总统特朗普。

那么“绝不支持拜登”运动背后是什么?与“绝不支持特朗普”运动有相似之处吗?接下来会怎样?

“绝不支持拜登”运动背后是什么?

“绝不支持拜登”运动最早出现在2020年左右,起源于民主党进步派,其中许多人是伯尼·桑德斯的支持者,他们在乔·拜登成为推定候选人时反对他参选。

但随着拜登赢得提名,桑德斯也支持他,这场竞选活动基本上消失了。

随后,以色列对加沙发动战争,拜登对此作出回应,这引起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支持者的批评。

“绝不支持拜登”标签的复兴最初是由拜登的威胁引发的,如果以色列入侵加沙最南端的城镇拉法,拜登将暂停对以色列的军事援助。在拉法,150万巴勒斯坦人因以色列无情的轰炸和地面攻击而被迫离开加沙地带的其他地区,目前他们一直在拉法躲避战争。

然而,拜登政府上周批准向以色列提供10亿美元的军事援助,联合国报告称,自5月6日以色列在该地区发动军事行动以来,约有80万人逃离拉法。这还不包括国会上个月底批准的对以色列的260亿美元军事援助。

而对以色列的持续支持反过来又招致了一些传统上支持拜登民主党的有影响力的捐助者的批评。

捐助者、通货膨胀也是“绝不支持”待遇的原因

拜登重演了2016年“绝不支持特朗普”的口号,现在也受到了“绝不支持”的待遇,但原因各不相同。

民主党主要捐助者和媒体大亨海姆·萨班于5月初向白宫助理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批评拜登政府停止向以色列运送一些武器,同时表示:“我们不要忘记,关心以色列的犹太选民比关心哈马斯的穆斯林选民还多。”

然而,在政治方面,民主党主要筹款人乔治·克鲁普上周告诉英国《金融时报》,“我绝对认为拜登需要出于人道主义和政治原因暂停武器运输。”

这不仅仅是捐助者的问题,也是对拜登连任竞选资金的影响。

在最近的《纽约时报》/锡耶纳民意调查(Siena Poll)中,特朗普在五个关键摇摆州——宾夕法尼亚州、乔治亚州、密歇根州、亚利桑那州和内华达州——处于领先地位,而拜登似乎正在失去年轻选民和非白人选民的支持。

上个月,白宫决定免除74亿美元的学生债务,但这并没有扭转大学校园里抗议以色列对加沙战争的年轻人对拜登支持率的下降。

根据最近的民意调查,支持以色列军事进攻的比例从11月盖洛普民意调查中的50%下降到3月底的36%。

除了对加沙的战争,拜登还面临着选民对其经济表现的压力。盖洛普最近进行的一项个人和家庭财务调查显示,41%的受访者将通货膨胀列为他们最大的财务问题。这一比例略高于一年前的35%和2022年的32%,当时拜登政府签署了《通胀削减法案》,这是总统立法成就的核心。2005年,只有10%的人将通货膨胀列为他们最关心的问题。

“绝不支持特朗普”运动的背后是什么?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前夕,特朗普最终以微弱优势击败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许多保守派共和党人认为特朗普不适合担任总统,因为他性情不可预测,缺乏政治经验,有些人认为他背离了既定的保守价值观。

政治战略家、《击败现任总统:赢得选举的有效战略和战术》(Beat the Incumbent: Proven Strategies and Tactics to Win Elections)一书的作者路易斯·佩隆(Louis Perron)告诉半岛电视台,“我认为‘绝不支持特朗普’在少数共和党人中确实有所体现,尽管他们是共和党人,而且永远都是共和党人,对此毫无疑问,但他们永远不会投票给特朗普这个人,因为他们认为他的性格不适合当美国总统。”

2016年1月,保守派政治杂志《国家评论》推出了“绝不支持特朗普”或“反对特朗普”运动,刊登了22篇主流保守派的文章,阐述了他们反对特朗普的观点,此后“反对特朗普”运动势头强劲。

随后,2016年3月,共和党国家安全领导人发表了一封公开信,有100多人签名,反对特朗普担任总统的前景。

作为共和党的领跑者,特朗普曾为俄罗斯弗拉基米尔·普京的领导地位辩护,同时对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与俄罗斯的外交努力发表贬损言论。

特朗普这样评价普京:“他是一位强有力的领导人。我能说什么呢?他是一位软弱的领导人?他把我们的总统打得落花流水。”

共和党人也对他对前美国参议员约翰·麦凯恩的贬损言论感到愤怒,麦凯恩于2018年8月去世。特朗普在2015年爱荷华州埃姆斯举行的家庭领袖峰会上表示:“他不是战争英雄。他之所以成为战争英雄,是因为他被捕了?我喜欢没有被捕的人。”

麦凯恩曾是一名海军飞行员,在北越当了五年半的战俘。其中两年他被单独监禁在臭名昭著的“河内希尔顿”监狱。

2016年3月,坚定的共和党保守派、前美国参议员米特·罗姆尼在一次措辞严厉的演讲中表示,“如果我们共和党人选择唐纳德·特朗普作为我们的候选人,那么安全繁荣的未来前景将大大减弱。”

“绝不支持拜登”运动是否会损害总统的利益?

佩隆表示,现在判断这场运动是否真的会发展壮大并影响拜登2024年的胜选机会还为时过早。

尽管2016年出现了“绝不支持特朗普”运动,但特朗普仍然获胜,而2020年的“绝不支持拜登”运动也没有阻止这位前副总统赢得党内提名,并最终赢得总统职位。

尽管有很多证据表明,从加沙战争到经济,人们对拜登的政策总体上感到不安,但尚不清楚传统民主党建制派内部是否有任何有组织的努力(而不是个人的尝试)将这种情绪具体化为一场反对总统的运动。

佩隆表示,从广义上讲,成功的政治竞选取决于他所谓的“四个M”:

  • 信息:一个好故事,告诉你你是谁,你的对手是谁。
  • 媒体:用真实的方式告诉人们你是谁。
  • 资金:为该政治运动提供资金。
  • 不要犯错:从时机不佳的竞选开始或有缺陷的策略到竞选研究不充分。

但佩隆认为,任何政治竞选的“致命弱点”往往不是口号,而是口号背后的人。

他说道,“我认为这里的关键是真实性。现在,你可以有一个很棒的口号,但传达信息的人很重要,当他使用口号时必须真实。”

其中一个例子就是“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该运动在2020年5月一名警察杀害乔治·弗洛伊德后在全球传播,引发了反对种族不公和警察暴力的抗议活动。

佩隆说道,“‘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完美地概括了这场运动所要传达的信息,在互联网上迅速走红,影响了世界各地的政客和政治话语。”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