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格纳及其同行:私人安保公司是军队的替代品吗?

瓦格纳是私人安保公司最著名的例子之一 (欧洲通讯社)

作为全球化和信息革命在新世界影响的表现之一,国家边界及其活动空间的传统观念发生了重大转变,各国政府超越了垄断军事力量和主导武器生产和使用的原则,转而求助于私人军队来协助其进行内战和对外战争并确保基础设施项目的安全。

鉴于战争和军备的经济和政治联系,军事雇佣军现象通过跨国安全公司卷土重来,这些公司从事战争承包业务,获得的利润超过了正规军。

消失后的样子

政治唯利是图的现象可以追溯到中世纪,当时社会四分五裂,政府软弱,无法自力更生。

1648年,签署了《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结束了欧洲国家之间长达30年战争的两项和平条约),其结果之一是禁止军事雇佣军工作,战争被认为是国家和政府的事务,私人团体在这件事上没有任何作用。

瓦格纳负责人叶夫根尼·普里戈任领导2023年8月去世

《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确立了绝对国家的概念,确立了现代国际体系的规则,各国对其领土享有排他性主权。

从那时起,国家及其政府,无论是民主还是专制、君主制还是共和,都获得了对武力使用的垄断,这鼓励他们建立正规的、专业的、常备的军队,从而结束了长期依赖雇佣军的历史。

尽管国家垄断军事力量的观念一直存在,但许多国家的国家主权的软弱和政治真空的出现,导致职业雇佣兵(现在被称为承包商)再次大量出现。

这些雇佣兵受跨国公司雇佣,作为执行特定任务的常规军队的支援部队,当他们被终止时,他们的服务也就结束了。

这些服务包括提供外部和内部安全、作战行动、确保地方领导和油井和矿山等重要基础设施、训练地方军队,从这个意义上说,他们被认为是雇用他们服务的武装部队的延伸。

进入20世纪以来,美国参与的战场上私人承包商的存在大幅增加。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有200万正规军参战,58000名承包商(私人军队)随军参战,比例为每24名正规军就有1名承包商。

二战期间,有540万正规军参战,74.3万名承包商参战,比例为每7名正规军就有1名承包商。

私人安保公司在21世纪其数量开始急剧增加

越南战争和朝鲜战争中私人军队的参与率有所增加,有35.9万名正规士兵参加了朝鲜战争,非正规士兵为156000人,这相当于每3名正式士兵就有1名承包商。而在越南战争中,正规军人数达到35.9万名,而参加的承包商有7万名,每5名正规军就有1名承包商。

第一次海湾战争有54.1万名正规士兵参战,另有5200名非官方士兵参加,相当于每100名正规士兵就有1名承包商。

在巴尔干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中,有2万名正规士兵参加,而同样数量的承包商也有2万名参加,比例为每名正规士兵一名承包商。

至于阿富汗战争,有79100名正规士兵参加,而112100名承包商参加,承包商数量在美国战争中首次超过正规军人。

总的来说,在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私人安保公司在战争参与中所占的比例很小,但在21世纪其数量开始急剧增加。

公司和民兵

美国是私人安保公司数量最多的国家之一,其中最著名的公司之一是“黑水”,其最著名的公司之一是“黑水”,该公司在参与伊拉克战争期间受到犯罪和丑闻的困扰,迫使其更名为“Academi”。

从事跨境战争、安全和军事服务领域的美国公司包括Triple Canopy、Titan Corporation和DynCorp。

这一场景并不局限于大型私人公司,还包括武装组织和民兵的战士

俄罗斯有瓦格纳集团、反恐奥廖尔(anti-terror orel)、RUS军团(Rus-Corp)、莫兰集团、斯拉夫军团等众多军事公司。

这些公司不仅在俄罗斯开展业务,还将业务扩展到中东和非洲。

近年来,由叶夫根尼·普里戈任领导直至2023年8月去世的俄罗斯瓦格纳集团引起了全球关注。

瓦格纳除了在针对乌克兰的战争中发挥强大作用外,还与俄罗斯武装部队一起参加了在叙利亚的非常规军事行动,此外还在非洲各地执行了许多任务,特别是在利比亚和萨赫勒地区。

私人军事公司遭受了许多人员伤亡,2001年10月至2021年8月期间,有2402名美国士兵在阿富汗丧生,而美国私人安保公司的承包商至少有3500人丧生,而这些人员伤亡并未受到公众舆论的关注。

但这一场景并不局限于大型私人公司,还包括属于国家失去武力垄断能力的国家的武装组织和民兵的战士。

在这些国家中,新的行动者出现了,就像中世纪的情况一样,他们用武力和暴力控制了国家放弃的东西,并成为一支独立的政治力量。

这种现象在索马里、利比亚、黎巴嫩和也门等国家很明显,这些国家政府软弱,民兵行动缺乏威慑力。有时,就像黎巴嫩真主党的情况一样,这些团体执行各种任务,甚至为公民提供基本服务。

在保护政权方面

从本地和外国民兵和私人安保公司的增加可以看出,其背后的动机是追求利润,而政府致力于确保和提供利润。

2007年,伊拉克战争期间,一名陆军中士每天的收入在140至190美元之间,而黑水公司或DynCorp的一名战士每天的收入超过1200美元。

2004年,黑水公司从美国国务院获得了价值数亿美元的合同,为其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提供服务。

私人安保公司增加背后的动机是追求利润

如果考虑到企业官员和政府成员之间的关系和亲密程度,政府和政治当局之间的关系就显得更加清晰,因为事实证明,埃里克·普林斯是黑水公司的创始人,是特朗普总统政府教育部长贝齐·德沃斯的兄弟,也是特朗普的心腹之一。

唐纳德·特朗普总统2020年离开白宫时,他签署了一份总统赦免书,赦免所有因2007年巴格达尼苏尔大屠杀而被定罪的黑水公司人员,他们于2015年被美国司法部门判处最高25年徒刑。

美国公司的情况与俄罗斯同行没有什么不同,瓦格纳集团前掌门人的名字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特殊而密切的关系联系在一起,这使得该公司获得了许多利润,特别是通过对非洲和萨赫勒地区的干预。

扩张和缺乏法律

尽管通过建立监管措施和法律来监管私人安保公司做出了努力,但这些文本仍然是国家性的,并未上升到国际法和条约的水平,俄罗斯1996年法律第357条规定,禁止平民接受报酬以换取出国作战,这从法律上禁止了军事雇佣军的活动。

私人安保公司继续扩张,但缺乏法律监管

在同一背景下,美国《统一军事司法法典》限制国家承包商在海外的活动。

但这些法律只是纸上谈兵,在俄罗斯有很多从事军事雇佣军工作的公司,美国也有因战争罪而受到美国军法惩罚的公司。

预计私人安保公司将在冲突增多和多极化的世界中继续扩张,特别是当代战争已经从传统的正规军之间的战争演变为传统上难以分类和处理的复杂混合冲突,这一点在人工智能和其他新兴技术在物理和网络战争中的使用中得到了明显体现。

这种情况预示着一个混乱且缺乏统一国际参考的未来。简而言之,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独力主导国际政治规则,这将导致全球格局更加碎片化和不可预测。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