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的世界观”:走入被变成死亡营的乌克兰村庄内部

学校地下室入口附近的纪念碑——在2022年3月,亚希德内村的大部分居民在被俄罗斯士兵绑架后在这里度过了27天的时间 (半岛电视台)

在乌克兰北部这个名叫亚希德内的村庄内,几乎所有人——年龄在90天至91岁之间——都被迫进入了一个地下炼狱,而且有些人未能从中活着出来。

据幸存者称,俄罗斯士兵偷来了酒并且在喝醉的状态下,肆意羞辱、殴打、强奸、折磨和谋杀村民——而且这些行为只是因为最轻微的反对或批评的目光,或者只是出于一种虐待狂的心血来潮。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本月早些时候表示,这种杀戮、掠夺和破坏财产的行为体现了克里姆林宫及其主人计划在整个乌克兰所做事情的“本质”。

泽连斯基在5月8日表示,“这只是一个村庄,但它反映了俄罗斯总统普京世界观的本质及其真正目标。”

2022年3月,俄罗斯士兵将368名村民(其中包括72名儿童)赶进他们小学的地下室内。村民们在潮湿、腐臭、喧闹的黑暗中度过了27天时间,这里没有电、没有暖气,食物很少,新鲜空气也很少,大多数人都处于严重缺氧的程度。

他们就呆在死者身边——已有17人在那里死亡,其中包括10名老年村民——但是俄罗斯士兵直到数日后才允许其他被绑架者将他们的尸体带出去埋葬。

67岁的米哈伊尔回到了他一度被俄罗斯占领的房子内 (半岛电视台)

死亡与酷刑

“亚希德内”的意思是“盛产浆果”。

这个村庄位于切尔尼戈夫地区北部,并且坐落在松树林和通往基辅的繁忙高速公路之间。

俄罗斯人于2022年3月3日对这里发动入侵。67岁的养老金领取者米哈伊尔在4月下旬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俄罗斯士兵开始偷窃从洗衣机到床单的所有物品,他们酗酒,杀死并吃掉所有的牛和家禽,甚至是狗。

他们让几名亲莫斯科的村民告发其他人员,并且强迫亲乌克兰的大多数人唱俄罗斯国歌、下跪或者脱掉衣服,并以此羞辱他们;还因为村民说乌克兰语或批评这场战争而殴打他们。

五十多岁的维克多·舍甫申科是三个孩子的父亲,他在自己家的菜园里被枪杀。他的父亲米哈伊洛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直到21天后他们才允许家人埋葬他的尸体。

俄罗斯人占领了他的房子,每天多次路过他的尸体,并在下面埋了地雷,然后逃离了村庄。

维克多的弟弟阿纳托利失踪了,家人们希望是俄罗斯人把他带走了。

七十多岁的、体弱多病的米哈伊洛站在距离维克多遇害地点仅几米远的地方说道,“阿纳托利的尸体从未被发现。”

地下炼狱

俄罗斯军官选择了这所学校——位于森林附近的一栋两层砖砌建筑——作为他们的总部。

村民们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考虑到乌克兰方面的反击,俄罗斯人决定利用村民作为人肉盾牌,并迫使他们进入地下室,其中包括多名残疾老年人——他们不得不被独轮手推车运进来。其中一位是91岁的德米特罗·穆齐卡——小时候曾在二战期间幸存下来的他,在这个地下室度过第一个夜晚后就再也没能醒来。

死者的尸体在地板上放了好几天,他们的名字和死亡日期被潦草地写在墙上,旁边是乌克兰的国歌和儿童的涂鸦。

村民们表示,当最终获准埋葬死者时,几位村民却被一群路过墓地的俄罗斯士兵开枪射击——他们不得不跳进新挖的坟墓内躲避。

唯一被释放的被绑架者是84岁的玛丽亚·齐姆巴柳克——她患有心脏病。

她爬出地下室,却看到自己的房子已经被夷为平地,她坐在废墟附近,直至她在三天后去世。

地下室内有好几个房间,但每人平均只有半平方米的空间。被绑架者们坐着睡觉,他们的腿部和脚部出现了溃疡。

养老金领取者米哈伊尔表示,一名俄罗斯士兵会告诉人群:“我想要一名女孩”,然后他挑选了一名女性,并表示如果她拒绝的话,“就将每五位村民射杀一人”。

几位老年妇女被允许在地下室外的大锅内做饭,这样每位被绑架者都可以得到一小部分粥、土豆或者通心粉。

俄罗斯人很少让其他被绑架者出去使用学校厕所,因此人们只能克服羞耻感,并当着别人在桶里大小便。

但是最可怕的时刻到来了——在今年3月底,俄罗斯人开始挖一个大坑,人们担心他们计划杀死并埋葬那里的所有人。

米哈伊尔表示,“我们以为就是这样。”他是一名糖尿病患者,差点因胰岛素休克而死亡,因为俄罗斯人不允许他们在地下室存放任何医疗药物。

乌克兰检察官和志愿者已经确认了一些入侵亚希德内的俄罗斯军人的身份。在今年3月初,切尔尼戈夫地区法院以战争罪为由,缺席判处其中15人12年监禁。

塔玛拉·克里姆丘克与已故丈夫建造的两层楼房屋被导弹击中后,她居住在临时房屋内 (半岛电视台)

生活陷入困境

当一枚导弹击中塔玛拉·克里姆丘克与其已故丈夫建造的两层楼房屋时,俄罗斯警卫并没有让她离开地下室。

这所房子连同其中中的数百本书和家庭照片被烧毁:所有其他贵重物品都已被洗劫一空。

66岁的克里姆丘克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我的记忆被烧毁了。”她身材微胖,穿着格子衬衫。

在2022年3月下旬,来自乌克兰军队的意外压力、补给线不畅和损失惨重等情况,迫使俄罗斯从乌克兰北部地区撤军。

他们在亚希德内及其周围的森林内埋下地雷后就离开了。同时留下的还有一门榴弹炮、数百发弹药和几名醉酒迷失方向的士兵——他们后来被乌克兰军方俘虏。

亚希德内村内近120所房屋被摧毁或者破坏。

自从俄罗斯人离开该村庄以来,包括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在内的无数外国政要访问了亚希德内,并承诺为其提供重建资金。拉脱维亚政府愿意提供资金以重建7座被烧毁的房屋,其中便包括克利姆丘克的房屋。

乌克兰当局还为亚希德内拨款,并承诺在该学校地下室修建统一的砖房和“占领博物馆”。

但是两年过去了——两个寒冷的冬季过去了,一些村民仍然无法搬进缺乏电力和暖气的房屋。

建筑工人为克利姆丘克的新房子建造墙壁并安装塑料窗户。但是拉脱维亚的资金到2022年秋季就已耗尽了,而且她没有资格让乌克兰承包商来进行修复。

如今,克利姆丘克生活在一个无人居住的地方——她的夏季小厨房内,旁边搭建了一个临时炉子,放置着成堆的东西,还有一只狗。

其他几位村民也向半岛电视台抱怨政府雇用的建筑公司的工作质量与速度,但却拒绝提供其名称或其他详细信息。

常驻基辅的分析师阿列克谢·库什表示,亚希德内村的修复工作是“人多误事”的一个典型案例。

库什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亚希德内没有足够的资金,因为当局把希望寄托在志愿者和赞助商身上,但是他们的能力并不够。”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