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迪办公室游说美国粉丝影响投票,印度侨民出现分歧

2023年6月21日,支持者聚集在纽约联合国总部附近欢迎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 (美联社)

WhatsApp 消息附带一张彩色信息图,突出显示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十年统治期间取得的众多成就。它包括对莫迪领导的印度人民党(BJP)和现在在野国大党的上届政府时期的经济、教育、医疗保健、福利计划和基础设施发展统计数据的简洁比较。

这些信息图表显示,在每项指标上,印度在莫迪的领导下都做得更好。过去几个月,随着印度举行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选举,拥有近十亿选民,印度各政党向印度人发出了这样的信息。

但这条特定信息的接收者并不是印度选民:他们是美国及其他地区广大印度侨民的成员,他们被鼓励将这些信息转发给印度的亲友,以扩散莫迪的竞选主张。

此次侨民外展活动的核心是Non Resident Indians For Mission 2024(NRIM),这是一家总部位于佛罗里达州的公司,于2023年7月注册。

直到2024年4月该公司根据《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ARA)被美国司法部(DoJ)登记为外国代理人后,其工作范围以及与莫迪及其政党的关系才被公开。FARA是一项法律,要求代表外国政府、政党或其他外国委托人行事的个人和实体披露其关系和活动。

该公司在FARA文件中的外国委托人被列为莫迪总理办公室。根据FARA文件,其所有者高朗·瓦什纳夫(Gaurang Vaishnav)和吉里什·甘地(Girish Gandhi)被发现与莫迪总理办公室研究官员尼拉夫·沙阿(Nirav Shah)就包括信息图表在内的竞选材料进行了接触。瓦什纳夫和甘地都是美国世界印度教大会的高级领导人,该组织是印度极右翼组织世界印度教大会(Vishwa Hindu Parishad,简称“VHP”)在美国的分支。

这些强调莫迪成就的有说服力的信息图表旨在向美国18个州以及其他26个国家的NRIM志愿者分发。半岛电视台联系美国司法部,寻求有关该组织FARA注册情况的更多细节,但该部门拒绝发表评论。半岛电视台要求NRIM及其五名领导人做出回应。他们还没有回应。

除了NRIM之外,印度人民党在美国的另一家注册外国代理人——印度人民党海外之友(OFBJP)也站在了为莫迪连任动员支持的最前沿。该组织目前正在开展一项活动,向印度选民拨打250万个电话,敦促他们投票支持印度人民党,以获得前所未有的第三个任期。

社区成员表示,莫迪办公室和印度人民党直接参与对印度侨民的外展活动,体现了政府对社区的密切关注,并善于利用他们的影响力进行政治动员,以塑造国内的选举结果。

对于许多侨民来说,这种参与是一种自豪和希望的源泉,因为他们积极为莫迪的连任竞选。对于其他人来说,这是恐惧和忧虑的原因。

“我在自己家里感觉不安全”

在国内,莫迪长达十年的统治因针对该国2.3亿穆斯林和基督教少数群体的仇恨、暴力和歧视指控以及对记者、政治对手和批评人士的镇压而受到损害。莫迪和印度人民党否认基于宗教的歧视指控,并指责被捕的批评者和反对者因腐败或其他涉嫌犯罪而面临司法审判。

但在印度境外,批评印度政府政策的海外侨民中出现了新的恐惧。据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称,去年6月,加拿大锡克教领袖哈迪普·辛格·尼贾尔被据称代表印度政府特工的个人杀害。尼贾尔主张建立卡利斯坦,这是印度部分地区的一个独立的锡克教国家。

11月,在美国当局挫败了他们所说的在纽约暗杀另一名锡克教活动人士古尔帕特万特·辛格·潘努的企图后,一项更复杂的计划被揭露,该计划旨在刺杀北美的多名锡克教领导人。

印度否认与尼贾尔的杀戮有任何关系,但表示正在调查美国检察官提出的指控,即一名印度特工参与试图策划潘努的杀戮。

但锡克教社区的一些人担心莫迪可能的第三个任期可能会让他们更加脆弱。

帕万·辛格是一位居住在华盛顿特区的锡克教活动家,30多岁,与潘努相识多年。他越来越担心自己的安全。辛格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说道,“我在自己的家里感觉不安全。一次暗杀企图成功只是时间问题。纳贾尔成功了,潘努暂时没有。”

辛格担心,如果莫迪重新掌权,针对锡克教领导人的域外攻击将变得更加复杂。他指出,“莫迪3.0会更有底气。锡克教社区很恐惧。我们的社交聚会现在主要是围绕跨国镇压的对话。这是对美国主权和民主的严重威胁。”

一些居住在美国的克什米尔人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一名因担心成为攻击目标而不愿透露姓名的克什米尔学者对半岛电视台表示,印度和国外的克什米尔人已被彻底压制。这位学者表示:“如果莫迪再次上台,将彻底终结克什米尔人民表达异议和抵制抹杀的能力。”

“印度穆斯林的噩梦”

萨比哈·拉赫曼是一位来自德克萨斯州奥斯汀的社区组织者,在新德里出生和长大。她的祖父希夫祖尔·拉赫曼·苏哈维是一位著名的政治家和自由斗士,曾与圣雄甘地一起为印度摆脱英国统治而独立而奋斗,并因此被判入狱近八年。独立后,他连续两届担任印度议会议员。

拉赫曼告诉半岛电视台,“过去十年一切都发生了变化。有这么多的仇恨。今天,少数族裔社区中没有一个成员是安全的。印度人民党潜在的第三个任期将是极其可怕的。对于印度穆斯林来说,这就像一场噩梦。我为我的大家庭感到害怕,他们仍然住在印度。这不再是我祖父为之献出生命的那种国家。”

67岁的德文德拉·马卡于1996年12月离开印度,也就是1992年历史悠久的巴布里清真寺被拆除四年后,当时一群印度教民族主义者徒手和原始工具将圣殿夷为平地。今年一月,莫迪在清真寺废墟上修建了一座寺庙,并为其落成典礼。

马卡回忆道,“在那次刑事拆除之后,印度一切都变了。我已经下定决心不再留在印度。” 二十八年后,马卡坐在新泽西州爱迪生的家中,喝着茶,相信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没有人愿意在这样一个国家变老,那里的领导人让人们彼此仇恨,并在此过程中谋杀了宪法和民主。莫迪再执政五年将击碎印度的灵魂。”

然而,许多印度侨民并不同意这种观点。

“莫迪有远见”

莫迪在印度裔美国人侨民中享有广泛的支持。2014年竞选期间,他的支持者发起了“NaMo for PM”(纳伦德拉·莫迪竞选总理)和“Global Indians For Bharat Vikas” (全球印第安人支持巴拉特维卡斯)等倡议,组织电话银行说服选民,而其他人则前往印度参加草根竞选活动。

十年后,他的海外支持者仍然忠诚、积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乐观。4月28日,约300名来自美国、英国、加拿大、欧洲和非洲的非定居印度人(NRI)聚集在古吉拉特邦艾哈迈达巴德的萨巴尔马蒂河畔。他们乘坐100多辆汽车抵达,汽车上装饰着各自的国旗、印度人民党选举标志贴纸和莫迪的照片。

随后,这些汽车开始了从艾哈迈达巴德到苏拉特市的270公里(168英里)集会,以表达对莫迪及其政党连任的支持。其中包括来自纽约的OFBJP创始成员、印度人民党的终身支持者贾格迪什·塞瓦尼。

四月的第三周,他下班休息,收拾行李飞往印度为人民党竞选。塞瓦尼说道,“人们告诉我,从美国远道而来为印度人民党竞选表明我们对印度有多么热情。这是一次奇妙的经历。莫迪将赢得重大胜利。”

“他过去十年的所作所为改变了印度的面貌。基础设施、电力、水、煤气、穷人住房和免费医疗保险都有。莫迪有远见。他将印度提升到了一个新的水平。”

纽约市警察局IT管理员斯鲁贾·帕里克(Srujal Parikh)于2014年首次见到莫迪,他同意塞瓦尼的观点,并认为莫迪的第三个任期对印度有利。

帕里克告诉半岛电视台,“印度侨民对莫迪充满爱、怀有感情和钦佩。他们希望看到国家发展、安全并得到良好的管理,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参与确保他的胜利。他做得非常出色。”

他停顿了一下后补充道,“印度只需要像他这样的领导人。”

半岛电视台联系了印度人民党外交部长维贾伊·乔泰瓦勒(Vijay Chauthaiwale),以了解海外支持者参与正在进行的选举的更多细节,但他拒绝发表评论。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