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担心与大陆发生战争,台湾民众做好防灾准备

参加台中自训团((Taichung Self-Training Group))在台湾台中组织的灾难演习的人员 (半岛电视台)

一枚导弹袭击了台湾地区首府,对一个原本平静的公园造成了破坏。

早些时候,行人沿着铺好的街道漫步,街道两旁是砖石建筑,倾斜的瓦片屋顶点缀着这个丘陵地带。

现在,断肢散落在沾满鲜血的鹅卵石上,到处都是死者和伤者在地上翻滚,痛苦地尖叫着,呼救着。

很快,惊慌失措的急救人员开始提供援助,试图找到受灾最严重的人,止血并将人们送往安全地带。

它类似于战区,但又不是战区。

血液和肢体都是假的,受伤者是未受伤的演员,急救人员是学员。

该场景是民防组织隈研吾学院(Kuma Academy)在一月下旬组织的模拟场景。

演习持续了八个小时,还包括训练人员如何应对防空警报、如何利用周围地形作为掩护以及避免被敌军发现。

隈研院讲师陈英(Chen Ying)解释道,“今天的大型演练,我们模拟真实场景,让学员们亲身体验。”

参与者参加台中自训团组织的灾难演习,类似于台北隈研院举办的演习 (半岛电视台)

一百二十名参与者均完成了基本的急救和灾难应对培训。

一名参与者表示,他最初报名是为了了解发生灾难或战争情况时的情况。他说道,“如果发生类似的事情,那就意味着你应该做好准备。”

“你将能够在情感和精神上更好地应对它。”

隈研院近年来发展迅速,现在提供各种课程和练习,涵盖从网络攻击和虚假信息到心肺复苏(CPR)和伤害评估等主题。

该组织是台湾民防组织更广泛的草根运动的一部分,这些组织近年来在全岛兴起,并吸引了大量平民报名参加培训。

课程主要是关于非暴力形式的公民准备。

活动人士、隈研院联合创始人何政辉(Ho Cheng-Hui)在该组织的一次培训课程中告诉半岛电视台,“我们把战斗留给台湾军方。”

非暴力训练有多种形式。一些组织,例如隈研院,会安排一次超过100名参与者的真实大规模训练演习。较小的当地团体将民防工作变成了聚集人们在当地社区中心一起进行体能训练。

课程内容包括如何打结、进行急救、储存应急物资、打包随身携带的袋子以及制作止血带等。其他人则专注于虚拟领域的民防,教导参与者如何对抗在线操纵活动,并将基于事实的在线信息与错误和虚假信息区分开来。

台中自训团创始人游巧春(You Chiao-chun)在台中市的培训课程中演示基本的打结方法 (半岛电视台)

台北东吴大学政治学系助理教授陈方隅表示,所有民防准备工作都是出于对中国大陆的担忧。

他说道,“台湾人担心大陆对台湾采取挑衅措施。”

自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北京执政的中国共产党一直将台湾地区视为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2022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表示,中共不排除使用武力收复该岛屿。

皮尤研究中心去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66%的台湾民众认为北京的力量对台湾构成重大挑战。根据台湾中央研究院2023年的一项民意调查,近83%的人认为近年来来自中国的挑战有所增加。

他们的担忧似乎是有根据的。周四,中国在台湾周边海域和空域开始为期两天的陆军、海军、空军和火箭军联合军事演习。中国军方将联合演习定位为对台湾“分裂分子”和“外部势力”的威慑。

据新闻报道,美国情报机构称,习近平已指示军队做好2027年收复台湾的准备。

隈研吾学院联合创始人何先生表示,和他周围的其他人一样,他一直对中国未来收复台湾的行动深感担忧。

何在台北隈研吾学院的一门培训课程中告诉半岛电视台,“我发现,许多台湾平民和我有同样的担忧,但他们不知道该做什么或该去哪里?” 这就是他于2021年共同创立隈研吾学院的原因。

但像隈研院这样的民防团体的发展并没有得到台湾所有人的欢迎。一些人担心这些组织进一步对抗大陆,从而危及该岛。其他人则将新组织视为该地区政府控制的民防结构失败的症状,并指责政府在加强和扩大现有系统方面做得太少。

何先生认为台湾的民防状况远非完美,但他表示,至少有更多的人正在学习如何从像他的组织这样的组织中拯救生命。

“我们想教导平民如何保护自己和彼此,这样,如果战争来临时,每个人都做好了准备。”

为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

台中自训团组织的灾难演习的参与者学习如何识别伤势并将人员运送至安全地带 (半岛电视台)

对于居住在新北市的41岁会计师亚历克斯·叶(Alex Yeh)来说,为中国大陆的进攻做准备始于不到五年前的香港事件。

2020年,香港当局成功压制了大规模的民主抗议活动,北京对香港实施了国家安全法,将中国法律置于香港法律之上,并允许香港的案件在中国审理。

一年前,习近平曾强调,北京治理香港的“一国两制”理念也适用于台湾。

一天傍晚,亚历克斯·叶在台北郊区的一个公园里与其他十几个人一起拆开健身器材时说道,“这一切让我对台湾的未来以及像我这样的台湾平民可能面临的危险感到担忧。”

于是她开始联系她关系网中的其他人,发现她并不是唯一一个担心的人。

他们中的一些人起初只是聊天,但最终他们决定需要做的不仅仅是说。

当一群孩子跑过公园中心的游乐场时,她解释道:“我们都想做点什么来提高我们自己的准备能力和安全性。” “也是为了保证他人的安全,”她补充道,向孩子们点点头。

“所以我们开始参加不同类型的急救和民防课程,并定期一起锻炼。”

如今,亚历克斯·叶的许多朋友每周都会和她一起去公园一次,进行力量和急救训练。

台北南部新店的教练TH Schee在公园进行力量训练 (半岛电视台)

虽然香港的事件让亚历克斯·叶感到担忧,但大约在同一时间台湾的事态发展让她感到更加安心。2020年选举期间,民进党总统蔡英文的竞选纲领是不允许台湾走向香港的下场。

尽管不到两年前民意支持率大幅下滑,蔡英文仍以压倒性优势赢得连任。

她说道,“我认为选举结果是一个明确的信号,表明台湾不想像香港那样。”

但随后在2022年8月,中国军方在台湾海峡发起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海军演习,并在台湾周边海域发射了弹道导弹。此次演习是在时任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访问台湾之后进行的。她的访问在北京引发愤怒。

中国军演期间,亚历克斯·叶开始储备物资。如今,她的食物和水足够一家人维持三个月的生活。她表示,“中国政府表明,它永远不会放弃收复台湾领土,而且他们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能力采取行动。”

她表示,军事演习很快就会演变成一场战争,莫斯科在2022年初就证明了这一点,当时其在乌克兰附近举行的所谓军事演习最终演变成一场袭击。

亚历克斯·叶在与公园里的其他人一起参加急救演习之前说道,“俄罗斯在乌克兰的行动向所有人表明,战争并非过去的幽灵。今天这种情况仍然可能发生。”

“我必须让我的家人离开台湾”

布莱恩·霍普金斯在台北表示,“坚实的民防基础设施对于确保社会在平民地区正常运转至关重要” (半岛电视台)

48岁的美国独立电影制片人布莱恩·霍普金斯来自俄亥俄州,去年在乌克兰待了8个月,他表示,乌克兰战争也证明了民防对于一个遭受攻击的国家至关重要。

霍普金斯在台北南部告诉半岛电视台,“我认为如果没有乌克兰人民的集体努力,乌克兰就无法生存。”

他解释道,“我看到当地人经营援助物资分发中心,祖母编织迷彩网,平民协助疏散。如果没有这样的努力,将会有更多的乌克兰人丧生。”

他说道,这次经历使他相信,台湾平民必须做好准备,以防中国发起行动收复台湾。“坚实的民防基础设施对于确保社会在平民地区正常运转至关重要。”

霍普金斯将他在乌克兰的所见变成了一系列教训,其中包括“为意外事件做好准备,即使意外事件是战争”,不要过度依赖技术,因为服务有可能在战争初期被淘汰,以及优先考虑心理健康。

在前往乌克兰之前,霍普金斯与台湾妻子和两个孩子在台湾过着舒适的生活十多年。但当俄罗斯袭击乌克兰时,他在台北的一位密友、乌克兰人尤里被困在乌克兰,无法回家。

霍普金斯说道,“我很快就想到了去乌克兰。”

1997年至2000年,他曾在美军第82空降师担任伞兵军医,所以他最初考虑利用这段经历,去当一名志愿战士。然而,他收拾好相机装备,前往记录乌克兰前线的生活。

八个月后,当他回到台湾时,不仅给台湾带来了教训,也带来了个人的感悟:“我必须让我的家人离开台湾。”

在乌克兰,围绕国防和民防的团结让他震惊,这也让他看到台湾是多么脆弱。

他表示,“我爱台湾。我认为这是我的第二个家。但我担心台湾人缺乏建立基础广泛的防御所需的共识和士气,以阻止中国的进攻,并在必要时击退中国。”

两极分化和政治化

参加者在台中自训团组织的民防训练课程中学习打结 (半岛电视台)

“无论如何,我们不会赢得与中国的战争,”一名应征入伍者在2018年底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说道,当时他得知自己已被分配到海军服役四个月。

其他人也同样表示对台湾军队和当前正在进行的民防举措信心不足。其中一位是58岁的前小学老师朱迪·张(Judy Chang)。

朱迪·张在苗栗市郊区的两层楼家中告诉半岛电视台,“我有两个儿子都接受过军事训练,他们都告诉我这完全是浪费时间,与备战无关。”

她认为民防准备往好了说是毫无意义,往坏了说是对台湾构成挑战。她解释道:“恐怕这样的行为会激怒中国,使他们更加坚定武力收复台湾的决心。”

“与中国大陆的战争将是台湾的终结,并导致许多台湾人死亡,论他们中有多少人懂得心肺复苏术。”

她认为台湾应该集中精力通过与北京进行更多对话和削减台湾军队来降低战争风险。她指出,“这就是为什么我每次选举都投票支持中国国民党。”

该党也被称为国民党,朱迪·张说她是前领导人马英九的特别热情支持者,马英九在2008年至2016年期间担任台湾领导人。

马英九仍然评论政治,而且是在一月份全国大选前的几天里,他说:“无论你如何保卫自己,你永远无法与大陆(中国)打仗。你永远不可能赢。 他们(中国)太大了,比我们强大太多。”

马英九执政期间,台湾的防务开支从占岛内生产总值(GDP)的3%下降到2%,征兵期限从一年缩短到四个月的军事训练,基本上把台湾军队变成了志愿军。

47岁的TH Schee(右)在台北南部新店的体能训练中组织和培训民防人员 (半岛电视台)

民进党则强调台湾必须建立自己的“优势”并培养与西方列强的关系,以应对来自中国的挑战。

马英九的许多政策在蔡英文领导人任期(2016-2024)期间被取消。她领导的民进党政府在今年1月选举后史无前例地获得了第三个领导人任期,将征兵从四个月增加到一年,并将军费开支从占GDP的2%增加到2.5%。

5月20日上任的台湾现任领导人赖清德承诺继续执行这些政策。北京指责赖清德为“危险的分裂分子”,并拒绝与民进党政府沟通,尽管它确实与国民党代表接触。

于是,民进党指责国民党向北京磕头,国民党则指责民进党在台海挑起战争。

中国周围的这种政治化也蔓延到了民防组织领域。

国民党人士质疑像隈研院这样的组织是否能够在战争中发挥任何作用,而其他人甚至指责隈研院与有组织犯罪有关。

当隈研院的主要捐助者之一、芯片亿万富翁曹兴诚(Robert Tsao)宣布,他对台湾民防团体的部分捐款将用于培训“平民”中的30万名射击专家时,人们对隈研院培训的性质和意图提出了疑问 。

需要电话叫醒服务

参与者参加基于台中地震情景的灾难演习。 许多人不喜欢与战争相关的演习 (半岛电视台)

“帮我!帮我!我要死了!” 在台中公园举行的灾难演习中,一名参与者令人信服地喊叫,直到训练中的急救人员赶到救援他。

在他们身后,另外两名急救人员正在合力带走一名假装不省人事的参与者。

与隈研院一月份的训练类似,这次演习是台中自训团在四月初组织的。但在这种情况下,该组织将场景描述为地震灾难,而不是中国的袭击。

去年成立的台中自训团希望避免困扰其他民防组织的争议和政治化,因此其教官不再以中国为框架进行训练。

该组织的36岁创始人游巧春也是一名护士和狂热的登山者,在结束台中市的演习后告诉半岛电视台,“我们的社区外展重点关注地震等一般灾害,因为我们发现,如果以战争为前提,许多人不太愿意参加我们的课程。”

她说道,“许多台湾人还没有接受可能发生战争的可能性。”

游巧春表示,幸运的是,通过针对一种灾难的培训获得的技能通常可以在发生另一种灾难时使用,这可以间接帮助公众做好战争准备。

她解释道,“因此,如果一个社区遭受攻击,其恢复力已经通过其他类型的培训和准备得到增强。”

“这样人们就能更好地支持前线,并且不太可能因为恐慌而迫使政府做出仓促的决定。”

47岁的TH Schee说道,“民防训练的动机和环境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们这样做了。”

他是民防和民防方面的组织者和讲师,曾与台湾各地的社区合作。和游巧春一样,他也避免直接谈论战争。

“我把注意力集中在实际的事情上,即如何进行心肺复苏、如何使用止血带、如何安全地运送人员,” 他在台北南部的一个社区中心解释说,他正准备在那里与邻里团体进行体能训练。

TH Schee(右)在台北南部新店的体能训练中 (半岛电视台)

在中国袭击的挑战成为人们日益关注的问题之前,TH Schee就一直参与台湾的民防工作。他表示,“对我来说,一切都是从集集大地震开始的。”

1999年9月21日,台湾近代史上从未发生过的7.7级地震震撼了台湾的山区中心。超过2400人死亡,11300人受伤。

TH Schee的家乡距离震中仅几公里。当时他在海军服役,下班后迅速开始组织从台北前往灾区的救援工作。

他解释道,“该地区的大部分道路都被毁坏了,所以我和其他几个人骑着越野车穿越山区,协助后勤和物资运送。”

此后,他开始将越来越多的时间投入到灾难应对和危机恢复能力上。但当时组织新的团体要困难得多。戒严令12年前才被解除,民间社会组织才刚刚开始摆脱近四十年一党统治的阴影。

他说道,“现在情况非常不同了。现在你会看到新的团体不断涌现。”

但根据他的经验,全岛不同团体、不同社区的培训和准备质量差异很大。他表示,“而且大多数这些新团体彼此之间并没有组织或协调。”

从法律上讲,台湾政府应该负责组织和协调民防,但先锋公务员对这项任务的培训不足和准备不足表示担忧。与此同时,立法者和军事专家批评政府没有更加紧迫地解决民防问题。

与此同时,指定用于民防的公共资金中只有一小部分最终用于培训民防志愿者。

为了适应加强民防准备的呼声,军方于2022年发布了民防手册,旨在作为战争场景的指南。但这本书的不同版本因包含失效的互联网链接和取消热线的电话号码以及对军事装备的不准确描述而受到批评。

TH Schee说道:“我认为,如果现有的民防系统能够胜任这项任务,我们就不会看到所有这些新的民防组织成立。”

他认为人们必须从集集大地震后的变化中汲取灵感。最初的反应因缓慢和不协调而受到强烈批评,但在随后的几年中,实施了改革以改善应急反应,并修订了建筑法规。

今年4月初,台湾发生1999年以来最强烈的7.2级地震,这次的伤亡要少得多,有18人死亡、约1000人受伤。

TH Schee表示,台湾需要像1999年地震防备那样为民防敲响警钟。“而且我们很快就需要它,因为如果现在爆发重大军事冲突,将会出现全面混乱。”

准备站起来并战斗

杰克·姚(Jack Yao)建立了供应站,提供食物、水和设备,以便在战争爆发时他和一群家人和亲密朋友可以维持几个月的生活 (半岛电视台)

30岁的杰克·姚表示,台湾人民不应等待集体努力或政府修复民防系统。

他说道,“你现在需要自己做更多的准备。”

他与家人和一些亲密的朋友建立了食品、水和设备供应站,以备军事危机爆发时维持数月之用。

“如果你等到战争发生后才得到这些东西,那就太晚了,”他说,在一间光线明亮的房间里,他身体前倾,靠在一张白色的大桌子上,他用这个房间来存放一些设备。“你也不想在战争开始时毫无准备,因为战争很糟糕。”

杰克·姚是在他进入乌克兰当志愿军医的那天得知的这一点。

那是2022年4月,他刚刚从波兰越过边境,一枚俄罗斯导弹袭击了他附近,导致他在华沙着陆后与他合作的许多人丧生。他告诉半岛电视台,“这就是我的‘欢迎来到乌克兰’。”

在导弹袭击之前,他花了很多时间接受波兰当局和乌克兰当局的审讯。他称,“我第一次抵达波兰,他们都想知道我为什么从台湾千里迢迢来到乌克兰。他们认为我疯了。”

但由于他自己在台湾军队接受过军医培训,当他看到俄罗斯坦克开进乌克兰的照片时,他就开始计划自己的旅程。他说道,“乌克兰与俄罗斯的情况与台湾与中国的情况非常相似,所以我想去帮忙。”

随后,他除了担任医务人员外,还在国际保卫乌克兰军团服役,负责补给和组织来自台湾的捐款。

杰克·姚和他的设备在台北 (半岛电视台)

三个月后返回台湾时,他加入了预备役部队,相信像他一样的武装部队正在从乌克兰吸取教训。

但他对后备部队和现有民防部队缺乏适当的训练感到失望。

他说,“当我向上级提出对此的担忧时,他们让我闭嘴,因为无论如何都不会与中国发生战争,所以没关系。”

“现有体系中有些人太守旧,没有认真对待警告。”

杰克·姚希望赖清德就任领导人后情况会有所改变。因为他认为,如果不这样做,这将损害台湾获得国际支持的机会,而这是与中国发生冲突的一个重要因素。

他表示,“没有哪个国家会派自己的儿子或丈夫去为一个不打算为自己而战的小岛而战。我也不想这样做。”

发生战争时需要国际援助也在他自己在乌克兰的服役中发挥了作用。“我去乌克兰是因为他们需要帮助,所以希望有一天台湾需要帮助时,外面的人也能帮助我们。”

61岁的托比·奥彭肖坐在车里,手里拿着随身携带的包,准备应对灾难 (半岛电视台)

61岁的南非纪录片制作人和摄影师托比·奥彭肖是一名打算在战争发生时留下来提供帮助的人,他在台湾生活了25年,并把台湾视为自己的家。

奥彭肖在俯瞰台北的山上开车时告诉半岛电视台:“我将在台湾坚持下去,并尽我所能支持和帮助,因为这个地方对我来说比我的祖国更好。”

他拥有数十年的应急准备经验,可以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在南非服役两年时,他经常就台湾的话题发表演讲。

他已经制定了应急计划,以防台湾遭受袭击。首先,他总是准备好一个旅行包,里面装满了基本必需品,例如电池、食物、水、收音机和急救箱。

“我可以快速抓住它,然后立即前往安全地点,”奥彭肖一边说,一边把手放在旁边的背包上。

他住在台北,如果导弹开始落在这座城市上,他会前往政府指定为防空洞的众多停车场或地下室之一。一旦最初的轰炸或空袭结束,他打算前往台北郊外山上的一间小屋。它的所有者是一位他计划与之合作的朋友,不太可能成为攻击的目标。

奥彭肖对战争努力的贡献将取决于潜在战争局势的演变。据他介绍,除了作为一名积极的战斗人员之外,还有很多方式可以做出贡献。

他解释道,“您可以通过急救、运输、物流甚至只是讲述故事、将故事传播出去来提供帮助。”

无论故事如何发展,奥彭肖确信台湾不会轻易颠覆。他称,“我现在看到连年轻的台湾女孩都在学习成为EMT(紧急医疗技术人员),用担架抬人、戴止血带。”

他坚信台湾人民会站起来战斗。

他说,“这将是一条街接着一条街,一个村庄接着一个村庄。”

“因此,任何来到这里的敌人都必须考虑到,他们不仅仅要面对军队。他们将与台湾人民对抗。”

托比·奥彭肖在俯瞰台北的山上通过广播发表讲话,“任何来到这里的敌人都必须考虑到,他们不仅仅要面对军队。他们将与台湾人民对抗” (半岛电视台)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