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里之争:莫迪领导的印度人民党能否通过印度选举的领头羊测试?

阿扎德是印度现任总理纳伦德拉·莫迪的支持者,他在5月25日印度新德里大选之前等待莫迪抵达该市以参加竞选集会 (半岛电视台)

在一个闷热的下午,数百名男女聚集在德里东北部亚穆纳河附近一片比足球场还大的空地上。

随着人群不断扩大,现场瞬间变得尘土飞扬。人们用棉毛巾和披肩遮住脸,穿过层层安全检查以走向临时帐篷。他们要去那里会见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后者正在当前的大选中寻求第三次连任,并且很快将会在一场公众集会上发表讲话。

一位自称名叫阿扎德的男性,正是在现场为莫迪欢呼的众多观众之一。当被问及支持莫迪的原因时,阿扎德提到了这位总理的受欢迎程度,并且很快补充了他的旗舰计划所带来的好处——为贫困家庭提供5公斤免费口粮、高达50万卢比(约合6000美元)的医疗保险,以及更容易获得的烹饪燃气连接服务。

阿扎德属于历史上处于不利地位的巴尔米基种姓——该种姓在印度复杂的种姓制度下主要从事环卫工作。但他也反思了在莫迪统治下的过去10年中,自己未能实现的愿望。

“我想买一辆摩托车并开一家小杂货店。但是由于财务限制,我无法做到这些”,他将这种失败归咎于失业和通货膨胀。阿扎德现在是德里市政公司的一名环卫工人。

然后,当莫迪的直升机出现在天空中时,阿扎德立即加入了现场人群,他们齐声欢呼“拉姆”(印度教大神),高呼与总理所在的印度人民党相关的口号,而这些失望似乎也被遗忘了。

随着德里将于5月25日进入印度选举倒数第二阶段的投票,像阿扎德这样的支持者的忠诚度将会受到考验。德里大学拉姆贾斯学院政治学副教授坦维尔·艾贾兹表示,虽然首都只有7个议会席位,但是作为“印度政治权力中心”,其重要性远远超出了表面数字。

对于印度人民党而言,这7个席位长期以来一直是其国家前景的风向标。甚至在该党在全国掌权之前,德里就已成为印度教多数派印度人民党的大本营。自1989年以来,该党仅在2004年和2009年两次未能赢得该市议会的多数席位。而在这两次选举中,该党在全国范围内也都以失利告终。

印度国大党领袖拉胡尔·甘地的支持者们等待他抵达印度新德里以参加竞选集会 (半岛电视台)

竞争对手

在同一个周六,即在阿扎德为莫迪的德里投票欢呼的前一周,另一群选民在距离16公里外的德里西北部阿肖克维哈尔的一个游乐场参加集会,并在排列整齐的椅子之间穿行。

那里的人们正在等候会见印度首任总理贾瓦哈拉尔·尼赫鲁的曾孙、印度主要反对党国大党的最高领导人拉胡尔·甘地。

30多岁的乌尔都语教师齐克尔·乌拉表示,他对该国日益严重的宗教两极分化感到震惊,并且批评莫迪和印度人民党助长了基于信仰的分歧,对此,他援引了总理最近发表的一些言论,而这似乎是在竞选期间攻击穆斯林社区。

乌拉在那个周六表示,“这一次,印度人民党不可能在德里赢得席位。人们对失业和通货膨胀感到非常愤怒。他们的生活在过去10年内没有任何改善。”

第二天一早,来自印度中部中央邦维迪沙区的农民阿尔琼·辛格·米纳抵达德里,并径直步行前往市中心附近的阿姆·阿德米党总部。阿姆·阿德米党是由国大党领导的印度全国反对派联盟的一部分,并且统治着德里城邦。

米纳表示,他对莫迪政府领导下的印度中央机构在选举前镇压反对派领导人感到不安。他还表示,“这不是一个国家应有的运行方式。每个人都应该拥有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

米纳将在那里支持德里首席部长和阿姆·阿德米党的最高领导人阿尔温德·凯杰里瓦尔,后者是一名由反腐败活动人士转型而成的政治家,也是最新一位被监禁的反对派领导人——在3月21日。

凯杰里瓦尔被印度最高联邦金融犯罪调查机构指控在与酒类政策相关的案件中犯下腐败罪行。他否认这些指控——阿姆·阿德米党和印度反对派联盟指责印度人民党对他们实施政治迫害。在5月10日,印度最高法院批准凯杰里瓦尔的临时保释,以便他能够参加本届选举。但他必须在6月2日返回监狱,即印度选举最后阶段的第二天。

过去十年来,阿姆·阿德米党 一直是德里选举场上的主导力量。它在2013年的选举中赢得了70个邦议会席位中的28个,随后在2015年和2020年的邦选举中几乎横扫对手,每次都能赢得超过60个席位。然而在此期间,它却未能从德里赢得任何国家议会席位,相反,印度人民党凭借莫迪的受欢迎程度,而在2014年和2019年横扫了全部7个席位。

这种现象——印度选民选择不同对象来治理他们的邦和国家——并不是德里独有的。但到了2024年,阿姆·阿德米党和国大党都表示情况已与过去不同:在2014年和2019年,两党既相互对抗,又与印度人民党展开三角较量。

而这一次,两者将联合起来——阿姆·阿德米党将争夺德里的4个席位,而国大党则将争夺剩下的3个席位。

来自印度中部中央邦的农民阿尔琼·辛格·米纳,来到德里参加阿姆·阿德米党的竞选活动 (半岛电视台)

不一样的竞争

印度国大党发言人莎玛·穆罕默德表示,针对印度人民党的联合斗争意味着“反对派的选票将不再分裂”。

她还表示,“此外,我们可以看到印度各地都存在失业、通货膨胀和其他几个因素。德里也不例外”,她还补充道,“人们现在已经目睹了印度人民党如何扼杀民主”,她所指的是反对派指控执政党在镇压批评者的同时将独立机构颠覆为其治理的附属机构——印度人民党否认了这些指控。

德里拥有超过1472万选民,他们来自不同的背景。Defence Colony、Golf Links、Vasant Vihar等高档社区是城市精英人士的专属俱乐部。与此同时,这座城市还拥有1800多个未经许可的定居点和数千个大大小小的贫民窟,其中居住着德里三分之二的人口。

最后,还有城市的中心地区,这里有着维护良好的宽阔大道,绿树成荫,政治人士、官僚、法官和一些顶级实业家居住在殖民时代的平房内。

副教授艾贾兹表示,德里发生的事情在这座城市之外引起了巨大的反响。他还表示,“这不仅仅是一个象征性的事件。从德里选出的立法者可以与联合政府保持密切联系并与之建立政治联系。”

这座城市作为民族情绪风向标的影响力,还源于其作为全国人民大熔炉的地位。根据印度在2019年发布的2011年人口普查数据,德里是印度跨邦移民人口第二多的城市,仅次于马哈拉施特拉邦。德里居民人数在2011年的人口普查中达到了1600万,其中近40%(约630万人)是来自其他邦的移民,其中约200万人的登记情况是为了工作而移民。印度人民党和阿姆·阿德米党的领导人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之中的很大一部分人已经成为了德里的选民。

桑迪普·帕塔克是凯杰里瓦尔(印度上议院议员)的亲密助手,他与国大党发言人穆罕默德一样,对正在发生的变革持乐观态度。他还表示,凯杰里瓦尔的被捕和随后的被保释,激发了该政党与反对派联盟的积极性。

他还表示,该政党还在德里的竞选活动中强调了它的治理模式——该模式的重点是旨在改善政府开办的学校和公共医疗保健、为穷人提供免费电力和水,以及让妇女免费乘坐公共汽车的福利计划。该政党还统治着北部旁遮普邦。

帕塔克表示,“对于这个国家来说,没有比莫迪政府和印度人民党更大的危险了。我们的目标是在印度及其首都击败他们。我们必须戳破纳伦德拉·莫迪的整个谎言泡沫。我们还试图传播我们所信仰的政治的积极与建设性本质。”

但是印度人民党的领导人表示,他们相信德里将坚持选择他们的政党。在2019年,该党赢得了该市57%的选票。而在今年,印度人民党放弃了7名议员中的6名,从而为新生面孔提供了竞争机会,以避免出现任何反现任议员的情况。

在有关反对派联合起来的问题上,印度人民党国家发言人辛格指出,国大党内部与阿姆·阿德米党联手,暗示着印度反对派联盟之间存在内部裂痕和分歧。

“说到阿姆·阿德米党,我有这样一个问题:谁会投票给因诈骗而入狱并且获得保释的人?没人会这样做”,辛格还预测,这一次,印度人民党不仅会赢得该市的7个席位,而且还会在6月4日选举结果公布时赢得超过60%的选票。

如果结果的确如此,历史和遗产表明印度人民党也很可能会在全国范围内笑到最后。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