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希和阿卜杜拉希扬的缺席对伊朗政坛有何影响?

伊朗总统易卜拉欣·莱希(左)和外交部长侯赛因·阿米尔-阿卜杜拉希扬 (盖帝图像)

经过漫长而紧张的一夜之后,最终伊朗总统易卜拉欣·莱希和外交部长侯赛因·阿米尔-阿卜杜拉希扬在总统直升机坠毁事件中丧生,伊朗专家和观察家对该国下一阶段的政治局势给出了不同的解读。

由于伊朗宪法为解决政治真空绘制了清晰的地图,官方当局在数小时内就急忙解决总统真空问题,但莱希和阿卜杜拉希扬的缺席引发了人们对他们突然缺席对该国政治舞台的影响的质疑。

两位逝者被认为是过去三年伊斯兰共和国政府中最杰出的官员之一,伊朗圈子分为两派,一派认为他们的缺席将直接影响国内和外交政策,另一派则低估了个人在制定国家最高政策中的重要性。

政治研究员称伊朗是一个“机构国家”

机构国家

在回答有关德黑兰正在经历的阶段的影响及其对制定该国内部和外部政策的影响的问题时,与革命卫队关系密切的专家、德黑兰大学政治学教授穆罕默德·萨迪克·科什基(Muhammad Sadiq Koshki)淡化了个人本身在处理国家热点问题时的重要性,因为它们是机构的工作。

科什基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认为,伊斯兰共和国在革命进入第46个年头后已趋于成熟,并指出这个年轻的国家在成立的最初几年就已经经历了一场真正的危机,共和国总统、总理和司法部长相继去世,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其他一些部长和议会成员在两起恐怖爆炸事件中丧生,但它康复并克服了磨难。

这位保守派政治研究员将他的国家描述为一个“机构国家”,它不像当局依赖决策中心制定的政策那样依赖人民,并强调外交政策是由伊朗最高领袖办公室制定的。

他解释称,伊朗宪法保障所有政治成分参与选举和国家管理,并强调下一阶段将出现政治运动争夺伊朗共和国总统职位。

他继续说道,在下一届政府任期内,热点问题和外交政策——包括对巴勒斯坦事业的支持和对美国政策的立场——不会发生变化,因为国家的高层政策并不主要取决于总统本人的愿景。

他认为,伊朗权力金字塔的顶端是最高领袖,而不是排在第二位的总统。

科什基认为,改革派和保守派运动在赢得总统职位后都不遗余力地改善生活状况,这证实了下一阶段内部政策的延续,因为政府需要执行议会立法。

伊朗总统易卜拉欣·莱希

机构影响力

另一方面,资深外交官、君主制时期伊朗前驻华盛顿领事费雷敦·马杰莱西(Fereydoun Majlesi)认为,不能排除总统本人对制定国家外交政策的影响是基于一些伊朗总统之前采取的做法,这与前一个时代的普遍做法相反。

马杰莱西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解释称,“总统候选人可能会热情地开始宣传活动,真诚地承诺改善生活状况或制定新的外交政策,但主权机构在赢得选举后对他们进行指导,并将当选总统置于国家最高​​政策的形象中,以便他反过来指导他的部长会议,并与事先制定的最高政策相协调。”

这位前外交官在谈到监护委员会排除某些候选人并剥夺他们之前的选举战的政策时声称,无论总统多么强大、多么受欢迎,他都不能超越既定政策的框架,特别是在外交政策方面。

同时,他强调,目前的权力统一,即保守派对议会和司法部门的控制,将限制下一任总统脱离群体的自由。

伊朗外交部长侯赛因·阿米尔-阿卜杜拉希扬

问号

马杰莱西预计,定于明年6月28日举行的总统选举将与以往的选举类似,但不太可能出现政治派别之间的激烈竞争。

尽管伊朗各界一致认为国家并非仅由总统管理,但也有人认为,总统直升机坠毁事件已经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这个问题的答案将或多或少地影响下一阶段的政治格局。

在此背景下,政治研究员博里亚·阿斯塔基(Boria Astarki)认为,下一阶段并非没有挑战,特别是考虑到伊朗街头质疑为何在恶劣的天气条件下使用直升机运送总统和外交部长,或者他们出席以色列军事存在所在边境的一座水坝​​落成典礼的理由。

阿斯塔基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预计,该国的安全部门正在努力调查或听取与总统访问边境有关的各方的意见,以及是否存在宽大处理或故意行为导致了这一事件。

这位伊朗政治研究员得出的结论是,鉴于目前社交媒体平台上流传的阴谋论,事件真相的曝光可能会影响该国下一阶段的政治格局。

来源 : 半岛电视台